|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七十章 尴尬

第四百七十章 尴尬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13更新  字数:2845

几个丫鬟都懵了。

没想到她们折腾大半天的荷包,里面装的竟然是一缕青丝。

杏儿猜这青丝是自家姑爷亲娘的。

但喜鹊她们不这么想。

王爷是不可能会来清秋苑的。

所以这荷包铁定不是王爷的。

荷包挂在清秋苑的树上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放在那里污蔑她们家池夫人与人有染,给王爷戴绿帽子的。

要么是挂在那里咒池夫人的。

都是经过府里婆子熏陶的丫鬟,一致觉得是第二种可能。

然而就开始破口大骂。

“这人心肠也太歹毒了吧,我家夫人都说不了话,还咒我家夫人死,”喜鹊气道。

彩菊和绿翘帮着喜鹊一起骂。

杏儿也被她们带歪了。

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记错了?

这荷包不是王爷的?

池夫人从屋子里出来,就见丫鬟围在树下。

她抬脚走过来。

“夫人来了,”彩菊道。

喜鹊把荷包往背后一藏。

她藏东西的动作没有瞒过池夫人。

池夫人看着她。

喜鹊懂池夫人的意思,她把荷包拿出来,哽咽道,“不知道是谁咒夫人您。”

池夫人双眸紧紧的盯着荷包。

泪水渐渐涌出来,将视线模糊。

没有人比她更熟悉那荷包了。

那是她这辈子做的第一个荷包。

她羞于拿出手。

他却珍藏至今。

那年。

十里凉亭。

她送他离开。

她说等再见,她会送他一个世上最漂亮的荷包。

他说礼丑情意重。

只要是她送的,便是世间最美,值得藏一辈子。

他果真还留着。

留了十九年。

池夫人鼻子酸涩,眼泪再也忍不住从脸颊滑落。

这破荷包把她家夫人气哭了。

喜鹊气鼓了腮帮子。

“我这就拿去烧了,”她抬脚就跑。

池夫人抬手将她拦下。

喜鹊望着她。

池夫人比划了下。

喜鹊眼珠子越睁越大。

这……这荷包……

彩菊推了喜鹊一把,“夫人说什么?”

“夫人说荷包是王爷的,”喜鹊小声道。

杏儿小脸上带着惊讶。

喜鹊手里只拿了一个破荷包。

精致的那只在绿翘手中。

池夫人居然认得这只破荷包是王爷的?

她怎么会认识呢?

她不是极少出清秋苑,很少见王爷吗?

杏儿觉得有问题。

因为池夫人知道的太多了。

池夫人比划问喜鹊荷包是从哪里捡到的。

喜鹊抬手指了指树。

池夫人看着树,眉头拧了起来。

怎么会是在树上捡到的?

丫鬟告诉她王爷丢了玉佩和荷包,让下人找了一夜。

难道那天她捡到的玉佩也是王爷遗落在清秋苑的?

喜鹊把荷包恢复原状,然后望着杏儿。

喜鹊胆小,可不敢把荷包给王爷送去。

要论胆量,整个镇北王府的丫鬟婆子的胆子找不到比杏儿大的。

“我给王爷送去,”杏儿接过荷包道。

杏儿福身告辞,喜鹊送她出去。

半道上,杏儿问道,“池夫人没吃药吗,怎么还说不了话啊?”

喜鹊,“……。”

她正想问杏儿这事呢,结果被杏儿抢了先。

给池夫人治病的是世子妃,她应该很清楚啊。

喜鹊摇摇头。

杏儿和她聊了几句,就走了。

花园里还有丫鬟找东西,但人比早上少了很多。

天太热了,碰过运气后,丫鬟没觉得没希望了就不再找了。

杏儿揣着荷包朝外院走。

她刚走到外面书房前,王爷下朝回来。

小厮将她拦下。

“有事吗?”小厮问道。

“我找王爷,”杏儿道。

小厮望着走过来的王爷,“王爷,世子妃的丫鬟找您。”

杏儿,“……。”

她回头,就看到王爷走过来。

李总管跟在身后。

王爷进了书房,李总管道,“进来吧。”

杏儿跟进去。

等王爷坐下,才问杏儿找他何事。

杏儿从怀里把荷包掏出来,道,“这荷包是王爷您的吗?”

王爷眉头一皱。

他望向李总管。

李总管觉得自己脸疼。

他昨晚带人找了一夜,也没找到的荷包,怎么在世子妃的丫鬟手里头啊。

“你是在哪里找到的荷包?”李总管问道。

“荷包挂在清秋苑的树上,”杏儿回道。

“清秋苑的丫鬟发现的,不过是我爬上去取下来的。”

李总管,“……。”

真的。

李总管真想给自己来一拳。

他为什么要多问这一句。

这丫鬟也太太太实诚了点吧?

她怎么就不知道说的委婉一点呢?!

即便没看王爷,他也能感觉到王爷的尴尬。

堂堂王爷,跑妾室的院子里树上待着,还被人发现了,有损王爷的威严啊。

没人说话,书房安静的有点可怕。

杏儿看看王爷,又看看李总管。

她一点都没觉察到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人家问她,她当然要说实话啊。

骗王爷也是要挨板子的。

杏儿把荷包放在书桌上,然后脸上挂着期盼的神情。

李总管一眼就看出来那是讨赏的眼神。

这丫鬟——

怎么那么的想赏赐她板子呢。

李总管拽着杏儿的胳膊将她拎了出去。

杏儿,“……。”

杏儿有点懵了。

“不是有重赏吗?”杏儿问道。

“……。”

这要是别的丫鬟,李总管真打了。

世子妃的丫鬟,他惹不起。

代替王爷赏了杏儿十两银子,杏儿特意要了碎银子,她怕喜鹊她们不好分。

李总管问杏儿,“荷包你的东西,你们都见过?”

杏儿轻点了下头。

李总管虽然好奇荷包里装的是什么,却也没问。

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

“不得泄密,否则严惩不贷。”

杏儿连连点头。

杏儿拿了赏钱高兴的出门,谁也没注意到门口一道身影闪过。

等杏儿走后,丫鬟悄悄跟上去,见杏儿进了清秋苑,她转身朝牡丹院走去。

牡丹院。

南漳郡主歪在贵妃榻上,有些心不在焉。

她在想办法救谢锦瑜出来。

女儿关了这么多天,惩罚足够了。

再不放她出来,还不知道怎么埋怨她这个做娘的。

一丫鬟走进来,道,“郡主,王爷丢的东西好像找到了。”

“找到了?”南漳郡主眉头拧紧。

“在什么地方找到的?”她问道。

“是世子妃的丫鬟送去给王爷的,好像是清秋苑的丫鬟找到的,”丫鬟回道。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