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七十一章 小心

第四百七十一章 小心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3182

南漳郡主脸色微冷。

想到昨晚清秋苑的丫鬟找池夫人,捡到王爷丢的荷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东西早被她们捡走了,李总管再带人把花园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

“去打听下,王爷丢的到底是什么,”南漳郡主吩咐道。

清秋苑。

杏儿把得的赏钱分给喜鹊她们,再把李总管的叮嘱转告喜鹊她们知道。

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王爷的荷包是在清秋苑的树上找到的。

堂堂镇北王偷窥妾室,颜面无存的事。

叮嘱完,杏儿就打道回沉香轩了。

路过花园的时候,还有两小丫鬟在找,太阳晒的人发晕。

远处一丫鬟跑过来道,“不用找了,王爷丢的东西找到了。”

“啊,找到了?”小丫鬟吃惊道。

“李总管带人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是谁运气那么好找到了?”小丫鬟羡慕道。

“是世子妃的丫鬟找到的,”丫鬟回道。

正好杏儿走过去。

几个丫鬟围上来,问道,“真的是你找到了王爷丢的东西吗?”

杏儿轻点了下头。

“王爷丢的是什么啊?”丫鬟问道。

杏儿看了丫鬟一眼,“不是都知道王爷丢的是玉佩和荷包吗?”

“连丢的什么都不知道,在花园里找星星啊?”

丫鬟嗓子一噎。

杏儿没理她,迈步走了。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

想从世子妃的丫鬟嘴里套话谈何容易啊。

但南漳郡主交代的事,完不成是要挨罚的。

杏儿不好欺负,但清秋苑里还有别的丫鬟呢。

丫鬟把绿翘叫出来,逼问她。

绿翘不肯说,丫鬟道,“本来天热,不想你跑一趟,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去牡丹院,让郡主当面问话吧。”

南漳郡主传话,绿翘不敢不去。

南漳郡主倒也没怪丫鬟没问出来,把人带到她面前来。

一个小丫鬟,她还没放在眼里。

赵妈妈看着绿翘道,“王爷的荷包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不老实交代,你今儿休想走出牡丹院半步。”

“你虽是王爷派去伺候池夫人的,但郡主还是当家主母,杖毙你一个丫鬟,王爷还能拿郡主怎么样吗?”

“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你也该懂的。”

绿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她一个丫鬟,南漳郡主要想她死,有千百种方法。

可杏儿说荷包在清秋苑树上找到的事不能说给别人听。

真说了,逃过了南漳郡主这一劫,也躲不过李总管那一劫啊。

“说还是不说?!”赵妈妈没有耐心道。

两婆子过来拖绿翘。

绿翘吓白了脸,急道,“我说,我说。”

两婆子松手,绿翘摔在地上,磕的膝盖生疼。

“荷包是在花园里找到了,”绿翘回道。

“荷包里装的是什么?”赵妈妈问道。

绿翘见没人怀疑她的话是假的,她道,“荷包里装的是块玉佩。”

南漳郡主冷冷一笑,“当真是胆子不小,竟敢忽悠我。”

“若荷包里是块玉佩,李总管为何叮嘱杏儿不能往外说?”

“什么时候玉佩也成了见不得人的东西了?!”

绿翘被逮了个现行,无法反驳。

赵妈妈叫人把绿翘拖出去,打了二十大板。

绿翘实在扛不住了,虚弱无力道,“招,我招。”

婆子又将绿翘拖回屋内。

绿翘趴在地上,脸色惨白。

“荷包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南漳郡主冷道。

“是……是一缕青丝。”

绿翘的声音软绵无力。

南漳郡主脸色一僵。

赵妈妈望着南漳郡主,她摆摆手,让丫鬟把绿翘拖回清秋苑。

她若是知道王爷丢的荷包里装的是一缕青丝,她就不追问了。

这样的结果问出来,除了扎郡主的心,有什么用?

那青丝也不用问了,肯定是世子爷的生母的。

一缕青丝,竟然被王爷珍藏至今。

传扬出去,这是把南漳郡主的脸放在地上供人践踏。

当年要死要活非要嫁给王爷,十八年过去了,他的心底依旧没有她。

这就是一个笑话!

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南漳郡主疯了似的乱砸一通。

噼里啪啦声吓的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都心惊肉跳。

绿翘被两丫鬟拖回清秋苑,扔在门口,两丫鬟就走了。

彩菊发现了她,吓了一跳,“这,这是出什么事了?”

她喊喜鹊,将绿翘扶进院子。

池夫人走过来,绿翘哭着认罪道,“李总管叮嘱不许说荷包的事,南漳郡主逼问奴婢……。”

“奴婢招了。”

池夫人看着绿翘身上的伤,让丫鬟扶她进屋上药。

她没有怪绿翘什么。

荷包里面藏着青丝的事,她没觉得有什么不能说的。

反倒是荷包是在树上找到的,有损王爷威名。

李总管不让丫鬟说,是为了维护王爷威名,也是怕传到南漳郡主耳朵里,引起她妒忌。

沉香轩,内院。

竹屋。

杏儿一去大半天。

见她回来,苏锦道,“怎么送绣线一去这么久?”

杏儿藏不住事,把荷包的事竹筒倒豆子似的一股脑的全告诉了苏锦。

包括池夫人一眼就认出了那破荷包的事。

和杏儿一样,苏锦也觉得池夫人认得那是王爷的荷包很不寻常。

更奇怪的是,王爷居然躲在清秋苑的树上。

她能说王爷在她心中的形象塌了一半吗?

而且这还不是形象坍塌的事。

王爷既然对谢景宸生母那么深情,对池夫人不屑一顾。

那王爷为什么大半夜的跑清秋苑去?

苏锦在走神。

杏儿伸手在她眼前乱晃。

“姑娘,你可要小心了,”杏儿面色凝重道。

“小心什么?”苏锦不解道。

“小心姑爷啊,小少爷说的,有其父必有其子,”杏儿道。

“王爷喜欢偷窥别人,谁知道姑爷会不会啊。”

“咱们要把姑爷盯紧了。”

苏锦,“……。”

谢景宸,“……。”

可怜谢姑爷刚走上台阶,就听到杏儿说这话。

他还无法反驳。

他比苏锦更难接受王爷去清秋苑偷窥池夫人的事。

这怎么可能是父王做的出来的事?

咳咳!

暗卫咳了一声,把屋子里的谈话打断。

谢景宸走进去。

杏儿直接躲苏锦背后了。

虽然她说的是真心话,但她也算是在背后说姑爷的坏话了。

杏儿心虚。

谢景宸望着苏锦。

苏锦的眸光从他的脸扫到脚,那样子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谢景宸脸黑了几分。

他抓着苏锦的手,磨牙道,“你这女人,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

“我想的可都是正经事,”苏锦理直气壮道。

“正经事?”谢景宸气笑了。

他稍稍一用力,苏锦就撞他怀里去了。

杏儿悄悄从一旁溜了。

苏锦撞到谢景宸的胸膛,满脸飞霞。

有时候胸太丰满了也不是件好事。

苏锦望着谢景宸,开口打破尴尬,“你有没有觉得你和赵大少爷眉间有几分神似?”

谢景宸眉头打结。

苏锦继续道,“池夫人认得的玉佩,王爷恰好也认得。”

“王爷荷包里藏着荷包,里面是青丝,我想你这个做儿子的都未必知道,池夫人却知道,王爷还偷偷去看池夫人,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苏锦反问。

“玉佩的事的确奇怪,”谢景宸道。

“但偷窥的事,以我对父王的了解,他应该是怀疑池夫人对王府有不轨之心,私下查探,仅此而已。”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