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下药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下药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802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牡丹院,内屋。

吃了晚饭后,南漳郡主就坐在梳妆台前看着手里的药瓶发呆。

赵妈妈站在一旁,看的都心疼。

珠帘外,一丫鬟站在那里道,“郡主,王爷来了。”

南漳郡主把手里的药瓶递给赵妈妈。

赵妈妈伸手接过,藏在袖子里。

等给王爷见礼后,南漳郡主便吩咐赵妈妈道,“去给王爷奉茶。”

赵妈妈退下。

王爷从军营回来就知道南漳郡主找他。

他把明日要呈报的奏折写好,方才过来。

屋子里的丫鬟都被打发了。

王爷和南漳郡主在里间说话。

赵妈妈在外间沏茶。

她把袖子里的药倒在茶里。

塞回袖子时,想了想,又掏出来往茶里倒了一点。

把药藏好,赵妈妈端着茶进里间。

“王爷请喝茶,”赵妈妈把茶放到王爷跟前。

南漳郡主找王爷来就是说谢锦瑜的事的。

谢锦瑜被罚跪佛堂,还没够时间。

太后传召,再加上谢锦瑜受惊了,南漳郡主承认自己心疼女儿,才没有征求王爷同意,就把谢锦瑜送进宫了。

太后知道谢锦瑜被罚抄家规,有些不快,她便让谢锦瑜抄佛经,替太后祈福。

王爷还以为找他来何事,他知道谢锦瑜是替南漳郡主顶罪的,既然都进宫了,说什么也没用了。

再加上南漳郡主认错的态度极好,王爷也不好和一个女人太过计较。

有些口渴了,王爷端茶喝起来。

见王爷喝了茶,赵妈妈便悄悄退下。

南漳郡主寻着话和王爷聊,语气越来越温柔,王爷神情恍惚,眼前的人像是南漳郡主,又像是他心心念念的人。

南漳郡主握着他的手,王爷再抑制不住心底的思念,将她抱了起来。

将南漳郡主放到床上,王爷摸着她的脸,唤了一声,“恒儿。”

南漳郡主脸色一僵。

一股怒意涌上心头。

手一抬,朝王爷的脸扇了过去。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声传开。

脸颊吃疼,王爷迷离的脑袋瞬间清醒了不少。

看清楚身下的人是南漳郡主,王爷脸色变了一变,连忙从床上下来。

王爷转身离开。

“你给我站住!”南漳郡主语气冰冷。

王爷脚步顿住。

南漳郡主从床上下来,她走到王爷跟前,她道,“王爷用侧妃之位羞辱我还不够,还要将我错认成别人,王爷是想逼死我吗?!”

王爷不想和南漳郡主争辩什么,他脑袋晕沉沉的。

他一把将南漳郡主推开,迈步走了。

赵妈妈就守在屋外,见王爷走出来,赵妈妈愣住了。

哪怕夜色朦胧,王爷脸上的巴掌也清晰可见。

屋子里只有南漳郡主和王爷,王爷脸上的巴掌谁给的不言而喻。

见王爷大步流星的离开,赵妈妈连忙回屋。

南漳郡主坐在那里喝茶,心情似乎挺好。

赵妈妈快步走过去,急道,“我的好郡主,你怎么打了王爷,还让他走了?”

“他走的时候还少吗?”南漳郡主脸色淡漠。

她受够了被当成另外一个女人。

恒儿?

叫的还真是亲切!

这一巴掌她早就想给了。

如今得偿所愿,只觉得浑身都痛快。

他不是怀疑她给他下药吗?

这一巴掌,够打消他疑虑了吧?!

南漳郡主的话堵的赵妈妈接不上话。

以前下药,不敢分量太重,怕王爷喝茶的时候尝出味道来。

王爷意志力强,不少次都自己清醒了。

她怕这一次也一样,下了足足以前三倍的量。

这不是一巴掌就能清醒的事啊。

赵妈妈的心都在颤抖。

她想到了三太太,三老爷服了cuīqíngyào,宠幸了两个丫鬟,其中一个还怀了身孕。

这王府内院,别的不多,丫鬟是最多的。

若是王爷要宠幸谁,会有丫鬟拒绝吗?

赵妈妈不敢和南漳郡主说实话,让心腹丫鬟追去看看。

丫鬟提灯追出去,很快又回来了。

“没见着王爷,”丫鬟道。

赵妈妈在心底祈祷别出事,不然郡主还不得活剐了她。

再说王爷出了牡丹院,就准备回外院了。

只是回去的路上,隐约有几缕琴声飘入耳来。

这琴声有点熟悉。

那日在南院门口,他听到的正是这琴声。

但此处距离南院太远,不可能是南院传来的。

王爷循着琴声走到了清秋苑门前。

凉亭内。

池夫人在抚琴。

喜鹊和彩菊站在那里听着,如痴如醉。

“没想到夫人的琴弹的这么好听,”彩菊道。

“可惜夫人不常弹琴,今儿弹了,下回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喜鹊道。

两丫鬟说的小声,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喜鹊吓了一跳。

清秋苑人少,多一个脚步声都叫人害怕。

见是王爷,喜鹊愣了下,赶紧下台阶给王爷请安。

王爷摆了摆手。

喜鹊和彩菊福身退下。

池夫人在抚琴,并不知道王爷来了。

王爷就站在凉亭外听着。

琴音不绝于耳。

王爷神情恍惚起来。

那年误入梅花林里。

女子折梅浅笑。

漫天飘舞的雪花,她不禁在飘雪中起舞。

她脸上带着世间最美的笑容。

她转过身来,正好看见他。

他刚失了魂,她慌张中脚下一滑。

他来不及抱稳她,两人在雪地里打滚,雪沾了一身。

那是他们初遇。

……

王爷陷入回忆中。

琴声却戛然而止。

王爷抬头,就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儿望着他笑。

他走进凉亭内。

池夫人愣了下。

王爷怎么会来清秋苑?

是她做梦了吗?

她望着王爷,就看到了王爷脸上的巴掌印。

真的是在做梦。

不然怎么会有人敢打他巴掌?

池夫人抬手摸了摸王爷的脸,滚烫的温度吓了她一跳。

她去探王爷的额头,被王爷捉住了手。

王爷手一伸,将她脸上的面纱拽了下来。

风吹来,面纱飘入莲池中。

池夫人心头一凉。

她转身要走,可是手腕被抓住,她走不掉。

反倒腰肢被抱紧,王爷亲了过来。

池夫人挣扎着反抗,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而王爷一声呼唤让她忘了反抗。

“恒儿,”王爷唤道。

池夫人鼻子一酸。

看着王爷抱池夫人出凉亭。

喜鹊和彩菊两小丫鬟面红耳赤。

没想到。

真的没想到。

简直做梦都没想到。

王爷会有宠幸她们家夫人的一天。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