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多心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多心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昨日00:16更新  字数:2751

清晨,雾霭仿佛轻纱般笼罩着清秋苑。

渐渐的。

天际出现一缕华光,将雾霭驱散,落在台阶上小丫鬟的身上。

喜鹊醒过来,她动了动,挨着她熟睡的彩菊身子一歪,惊醒过来。

两丫鬟这才反应过来,她们竟然在屋外睡了一夜。

想到昨夜的动静,两丫鬟还有些面红耳赤。

“王爷走了吗?”彩菊好奇道。

“不知道啊,”喜鹊道。

两丫鬟蹑手蹑脚的起身,趴在门上,可惜什么都看不见。

想推门进去,又没有那份胆量。

你推我,我推你。

最后谁都没进。

王爷走了,等池夫人醒了再进屋不迟。

王爷没走,进去打扰他睡觉没得挨板子。

两丫鬟回屋洗漱。

但她们不知道,她们在屋外说话的时候,王爷刚醒。

每天到时辰王爷就醒来。

这是多年上早朝和练兵养成的习惯。

只是这一回醒来,怀里抱着一柔软的身躯,让王爷脑袋异常的清醒。

他稍稍侧头,便看到一张满是伤痕的脸。

还没有来得及被脸上的伤痕所震惊,王爷又看到了池夫人胳膊上的鞭痕。

触目惊心。

虽然这些天池夫人一直在用苏锦给她的药膏,脸上的伤痕淡化了不少。

但离的这么近,呼吸都交缠在一起。

池夫人脸上的伤痕,王爷一目了然。

哪怕从彩菊那里知道池夫人身上有鞭痕,也不免被池夫人身上的伤狠狠的震惊了下。

在战场上,两军厮杀,什么样的惨烈他都见过。

但他从未见过哪个女子伤的这么严重过。

肌肤莹润,更衬托的鞭痕刺眼。

这些伤痕鞭鞭见血,让人不寒而栗。

被池夫人的伤震惊过后,王爷恍惚想起来他怎么会把池夫人抱在怀里?

想了半天,王爷也只觉得他去了牡丹院,错把南漳郡主认错,挨了她一巴掌。

出了牡丹院,被一阵琴音吸引来。

再后面的事,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王爷揉着太阳穴,脑袋有些昏沉,他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只是胳膊一动,池夫人便醒了过来。

四目相对。

王爷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池夫人的双眸上。

池夫人却是担心自己被划伤的脸被王爷看见,把自己藏进被子里。

王爷觉得他一定是被那双眼睛蛊惑了。

池夫人藏在被子里,再加上知道她说不了话,王爷便没说什么。

他从床上下来,把扔在地上的锦袍捡起来穿好。

穿戴齐整,王爷回头看着床榻。

他知道池夫人在看他。

然而等他转身的时候,却什么也没见到,只有露在被子外的三千青丝。

池夫人被送进府十几年,王爷见她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王爷从没有想过他会有和她真正纠缠的一天。

昨晚的事,王爷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但王爷不会推卸责任。

何况池夫人本就是他的人。

王爷将腰间玉佩摘下来放在桌子上,迈步离开。

清秋苑偏僻,再加上时辰早,花园里也只有几个睡眼惺忪的丫鬟有一搭没一搭的扫着落叶。

更有甚者,抱着扫把靠着假山眯眼。

以往都是这么过来的,但这一回被王爷路过吓的不轻。

不过王爷没理会她们。

见王爷走远,几个小丫鬟凑到一起连拍胸口。

“王爷怎么会在内院?”小丫鬟后怕道。

“昨晚王爷进了牡丹院,”另一丫鬟道。

“难怪……。”

清秋苑。

王爷走后,喜鹊和彩菊端着铜盆进屋。

池夫人靠着枕头发呆。

喜鹊向池夫人道贺,彩菊也替池夫人高兴。

池夫人进镇北王府这么多年,总算得到王爷的宠幸了,是件可喜可贺的事。

两丫鬟是由衷的替池夫人高兴。

但看到池夫人的脸,喜鹊和彩菊两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她们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

昨晚夜色昏暗,王爷看不清,所以宠幸了她们家夫人。

王爷醒过来,肯定被夫人毁容的脸给吓着了,不然夫人怎么会不高兴?

不过这件值得高兴的事,却不值得宣扬。

王爷要护着池夫人还好,要不护着,以南漳郡主的容人之量,还不得把清秋苑上下搓扁揉圆啊?

虽然池夫人年纪不小了,但万一怀上身孕呢?

王爷就算嫌弃池夫人的脸,总不会嫌弃自己的骨肉。

要是清秋苑有位小主子,多少也是份保障。

喜鹊跟着池夫人,走到哪里别人对她都是爱答不理,知道的还没有在外院当差的彩菊多。

让南漳郡主知道王爷宠幸了池夫人,做的第一件事绝对是赏赐一碗避子汤。

那小少爷和小小姐就没了。

池夫人比划要水沐浴,喜鹊和彩菊没看懂,还用纸笔写下才知道。

牡丹院。

南漳郡主醒的有点晚。

昨晚翻来覆去半宿没睡着,早上起的比平常晚。

赵妈妈已经在安排一天的事了。

小丫鬟跑过来,凑到赵妈妈耳边嘀咕了两句,“王爷早上才回外院的。”

赵妈妈心头一惊。

早上才回内院的?

那王爷这一整晚在哪儿待的?

要是平常,赵妈妈不会担心,可她昨儿给王爷下了不少的药,那药量足以让王爷把任何一个丫鬟错认成他心心念念的人。

那药太医给的时候说过,不仅能让人产生幻觉,还有催情之效。

只是效果和春、药不能混为一谈,一概而论。

一个是单纯的让人产生**,一个是激发人内心的渴望。

“去打听下,王爷昨晚在哪儿住的,”赵妈妈问道。

小丫鬟有点懵。

王爷后院除了南漳郡主就只有池夫人了。

不住在南漳郡主这儿,难道还能住在清秋苑?

小丫鬟跑出去打听,没人知道王爷昨晚住在哪儿的。

最先见到王爷的地方就是在花园,可谁知道王爷是从什么地方穿过花园回外院的?

实在打听不出来,小丫鬟去了清秋苑,问彩菊王爷是不是住在清秋苑的。

彩菊望着小丫鬟,“王爷不是都住在外院吗?”

小丫鬟两眼一翻。

能这么问,显然王爷没来清秋苑。

其实想也知道,池夫人进府十几年,王爷都没碰过她,要是这会儿宠幸了她,还不得高兴坏啊。

彩菊还想多问几句,小丫鬟脖子一仰,如一只斗胜的公鸡般高傲的离开。

小丫鬟回去后,把打听到的如实禀告赵妈妈。

赵妈妈也觉得王爷住在清秋苑的可能不大,王爷走的时候,天色也很晚了,应该也碰不到什么丫鬟,没准儿王爷只是在什么地方晕了一觉,是她多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