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八十一章 支招

第四百八十一章 支招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2791

南安郡王他们抬着箱子进沉香轩后院不过两刻钟,又抬着大箱子出来。

沉香轩的丫鬟婆子都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从沉香轩出去,引得丫鬟婆子频频侧目。

他们是沉甸甸的抬着表哥来,沉甸甸的抬着表哥走。

却是在镇北王府众人心底留下不小的疑惑。

头一个就是谢景川。

他回府时,正好和楚舜他们迎面碰上。

谢景川盯着箱子,“这么大的箱子,装的是什么?”

“没什么,”北宁侯世子道。

“当真没什么?”谢景川不信。

北宁侯世子正心肝儿颤抖,唯恐别人发现他打晕了表哥来找苏锦治病。

事情传开,就没法预料后果了。

这也是南安郡王他们帮北宁侯世子的原因。

万一半道上出点什么事,只要不是皇上,其他人他们都可以应付过去。

南安郡王望着谢景川道,“劳烦把路让让。”

谢景川还就好奇了。

从镇北王府抬东西走,谁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他们是谢景宸的好兄弟。

谢景宸生母都不知道是谁,他谢景川背后有太后和崇国公,亲娘是南漳郡主。

论身份之尊贵,比之皇子也不差什么。

可世子之位是谢景宸的,没有他的份。

谢景宸身世不明,但他有东乡侯做岳父,崇国公府大少爷做大舅子,还有南安郡王他们这些兄弟,再占个嫡长子,世子之位就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谢景川一点都不想看到南安郡王他们有事没事往镇北王府跑。

他们和谢景宸走的越近就越对他不利。

以前他们打着探病的幌子来,再加上经常翻墙进出,他逮不住。

这一回可是实打实的从大门走的,谢景川怎么会错失良机?

谢景川看着大箱子道,“不会是箱子里有鬼吧?”

南安郡王看谢景川很不顺眼。

怎么这么倒霉遇上他。

他们不怕谢景川,但谢景川是谢景宸的弟弟,虽然关系不好,却是血亲兄弟。

他们这些兄弟是半路来的,不一样。

他们不能一时意气,让谢景宸难做,所以基本都忍了。

最近天热,火气大,脾气见长,看谢景川就更不顺眼了。

而且谢景川明摆着是在激将他们,不给看就是箱子里有鬼。

南安郡王要抬箱子走,谢景川挡住去路,还真走不掉。

南安郡王的暴脾气要揍人了。

楚舜拦下他,道,“谢二少爷要看,让你看便是。”

“但看之前,我们有个条件,”楚舜道。

谢景川眉头皱了几分。

“什么条件?”他问道。

“你看过后,不得往外泄露一句,如果你做不到,就别怪我们揍你了,”楚舜道。

谢景川欣然允诺。

楚舜把李总管叫来做见证。

如果泄密了后,他们能联手把谢景川揍一顿出气,好像对泄密就没那么大的抵触了。

门口的小厮都退下。

只剩下谢景川,李总管站的远远的。

有些事不知道的好。

定国公府大少爷把箱子打开,谢景川就看到了箱子里昏迷不醒的大理寺少卿。

谢景川,“……。”

箱子里没鬼,但有表哥。

“你们抬他来王府做什么?”谢景川好奇道。

“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楚舜淡漠道。

“你只要知道我们没有带走镇北王府的东西就够了。”

把箱子合上。

四人抬起箱子就走。

走之前,还瞥了谢景川一眼,“记住你的承诺。”

谢景川嘴角划过一抹冷笑,迈步离开。

把箱子抬上马车,然后把大理寺少卿从箱子里扶出来,送去大理寺。

他们没有送到门口,远远的看着车夫把人送到。

等大理寺的衙差把大理寺少卿从马车内扶下来,扶进大理寺,南安郡王他们就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送人去治病倒像是做贼似的刺激。

近来心情郁闷,这么一折腾,似乎好了几分。

北宁侯世子望着他们道,“多谢兄弟们相助,我先出去躲一阵,有消息记得通知我。”

“怎么通知你?”南安郡王问道。

“张贴告示?”

“……。”

这一问,直接把北宁侯世子问懵了。

楚舜拍了拍他肩膀,憋笑道,“这个主意不错。”

北宁侯世子两眼一翻,向他们抱拳道谢,然后把南安郡王他们身上的钱都借了。

他可不是苏崇,身上不带一两银子出门,也能找到人付账,不愁吃喝。

身上没钱,底气不足。

南安郡王望着他,“我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历练机会。”

“你就不怕我饿死在外头?”北宁侯世子道。

“……。”

南安郡王无话反驳,把荷包扔给他的时候,叮嘱道,“出门在外,我的钱要省着点花啊。”

北宁侯世子,“……。”

“兄弟们,回头见了。”

北宁侯世子抱拳,依依不舍的骑马朝城门口跑去。

结果,北宁侯府小厮靠着城墙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北宁侯世子骑马过去,小厮朝他招手,一脸的欢呼雀跃,北宁侯世子想装看不见都不行。

这分明是料到他要离京,在这里等着他啊。

北宁侯世子调转马头,从另一边城门离京。

结果京都四个城门都有北宁侯府小厮。

一个小厮,当然奈何不了北宁侯世子,但他不想大庭广众之下揍自己家的小厮。

他骑在马背上,脸色郁郁。

小厮跑过来道,“世子爷,夫人让我给您转达一句话。”

“什么话?”北宁侯世子问道。

“夫人说您要离京可以,她这几天就给您定亲了,回来就成亲,”小厮回道。

几乎是瞬间。

北宁侯世子就感觉到自己的七寸被他娘给掐了。

别说走了,连动弹都动不了。

“这馊主意是谁我给我娘出的?”北宁侯世子道。

他了解他娘。

他娘是决计想不到这么好的办法威胁他的。

一定有高人在背后支招。

小厮倒也不隐瞒,他道,“夫人在东乡侯府打麻将。”

北宁侯世子嘴角抽搐。

不用说了,这主意肯定是东乡侯夫人教他娘的。

连苏兄都逃不出东乡侯夫人的掌心,何况是他。

北宁侯世子一脸颓败坐在马背上,任由小厮牵马回去。

醉仙楼。

包间。

南安郡王靠着窗户,看街上人来人往。

见北宁侯世子从街上路过。

他嘴角抽了抽,回头望着楚舜他们。

“不用担心沐兄吃不饱穿不暖了,他连京都都没出就被逮住了。”

楚舜他们走到窗户旁一看。

顿时黑线连连。

“这哪是回头见?”

“分明是低头见。”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