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八十二章 磨砺

第四百八十二章 磨砺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3038

北宁侯世子坐在马背上,任由小厮牵回府。

看着自家大门前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北宁侯世子是浑身都刺疼。

他想象不出来会遭受什么样的毒打。

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家爹拿着棍子在等他了。

硬着头皮从马背上下来,北宁侯世子生无可恋的迈进府。

只是和想象不同的是,北宁侯不在,北宁侯夫人在喝茶。

见到他进来,北宁侯夫人摆摆手,把丫鬟都屏退。

北宁侯世子一脸狐疑。

因为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娘心情似乎还挺不错?

“娘?”北宁侯世子试探的问了一声。

北宁侯夫人虎着张脸,问道,“带你表哥去看病了?”

北宁侯世子轻点了下头。

“如何?”北宁侯夫人问道。

“表哥没病,”北宁侯世子回道。

北宁侯夫人松了一口气。

没病就好。

北宁侯世子望着北宁侯夫人。

北宁侯夫人瞪着他,“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挨打啊?”

“放心,你那一顿少不了你的。”

北宁侯世子,“……。”

谁喜欢挨打了?

“娘,你这反应不大对劲啊,”北宁侯世子道。

“表哥把我往死里头坑,你都不帮我。”

北宁侯夫人瞪他,“帮你?你都知道你干了些什么好事?!”

北宁侯世子一脸懵逼。

他干什么事了?

他带表哥去看病,不也是为了表哥好吗?

只是他没料到那药铺大夫那么坑。

不会治病就算了,还嘴巴大,脑子不好使。

他都偷偷摸摸的带表哥去找他了,他还大大咧咧的宣扬,也不知道他药铺关门大吉没有?

他被坑的这么惨,没道理他什么事都没有啊。

“娘,出什么事了?”北宁侯世子心急道。

北宁侯夫人拿两眼瞪自家的儿子。

她是真不知道拿他怎么办好。

“你姑母怀身孕了,”北宁侯夫人叹气道。

北宁侯世子被口水呛着了。

“娘,我没听清楚,谁怀身孕了?”他急切道。

“你姑母怀身孕了!”北宁侯夫人瞪他。

“……。”

北宁侯世子嘴角狂抽不止。

他暗暗掐了自己一把,不是在做梦。

北宁侯夫人扶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这事不怪北宁侯世子。

但他挖的坑,坑完了表哥大理寺少卿,接着又把自己的姑父赵大老爷给坑了。

儿子被人怀疑有病,还闹得人尽皆知。

做爹的内宅怀了一个又一个。

小妾就算了,毕竟年轻,赵大太太都三十六了,京都这般年纪还怀身孕的不是没有,但不多见。

赵大太太也只给赵家添了一子,这些年一直盼望再添个女儿,凑成个好子,享儿女双全之乐。

谁想盼了一年又一年,眼看着年纪大了,也就不想了。

谁想到怀上了。

北宁侯夫人去看过她,赵大太太对腹中的胎儿是又欢喜又发愁。

比起多一个儿子或女儿,她更盼望添一个孙儿,哪怕是孙女也行啊。

那天苏锦把药方写在信封里,让赵大少奶奶交给她,赵大太太看过药方,那是教赵大少奶奶怎么做有利于怀上身孕的。

赵大太太看过后,正巧那天和信上写的对的上。

现在想,当时肯定是脑子抽风了,竟然照着药方做了。

她怀过身孕,这些天身上的症状和当初怀赵大少爷时一模一样,她就隐隐感觉自己可能又怀了。

找了大夫来把脉,无意间被赵大少奶奶听见了,赵大少奶奶心里藏不住事,又和赵大少爷说了。

嗯。

赵大少爷不反对再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的,对他这个做大哥的无疑是雪上添霜。

看到北宁侯世子这个罪魁祸首,那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赵家在继赵大少爷没脸出门后,赵大老爷也不想出门了。

虽然打点了大夫,还是担心赵大太太怀身孕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赵大老爷不想被人议论,他打算抢个离京的活,出去躲一阵儿。

北宁侯世子坑了表哥,北宁侯夫人还能帮他说几句软话,可他不经意的把自己的姑父姑母也坑了。

北宁侯夫人只能撒手不管。

事实证明镇北王世子妃开的方子管用,赵大少奶奶身体没毛病,现在赵大少爷也没有问题,怀孩子是迟早的事,也就不那么急了。

虽然恼北宁侯世子的鲁莽做法,但这么做,也是给赵大太太服了一颗定心丸。

北宁侯世子坐在椅子上,分外的想死。

他只要一想到有人在表哥面前恭喜他要添一个弟弟妹妹,表哥脸上在笑,心底一定在琢磨怎么弄死他。

京都太不安全了。

“娘,我还是离京躲几个月吧,”北宁侯世子道。

“躲?”北宁侯夫人瞪他。

“你表哥表嫂都没问题,却也三年没怀上,难道你想在京都外晃荡三年吗?!”

“……。”

北宁侯世子脑壳涨疼。

“那我怎么办,表哥已经疯了,”他苦着张脸。

“看他一眼,都能关我三天。”

北宁侯夫人瞪他。

自作自受,还有脸抱怨。

“今儿要换成你是你表哥,我看你这会儿已经气的杀人放火,流放千里了!”

做事之前也不想想后果。

他要不怀疑自家表哥,能闹出现在这么多事来吗?

现在知道后悔了?

晚了!

“你哪都别想去,你爹已经去向东乡侯请教怎么把你这急性子给改了,”北宁侯夫人道。

北宁侯世子,“……。”

他坐在椅子上,一脸的憋闷。

他现在只想去大佛寺上几捆香,求菩萨保佑表嫂早点怀上。

不然他就真没好日子过了。

表哥是大理寺少卿,利用职务之便公报私仇不要太容易。

左等右等,才把北宁侯盼回来。

“东乡侯怎么说?”北宁侯夫人迎上去问。

北宁侯瞪了北宁侯世子一眼,道,“东乡侯说钓鱼最能磨砺性子,让苏少爷陪他钓鱼。”

让苏兄陪他钓鱼?

就这么简单?

北宁侯世子安心了。

翌日,北宁侯上早朝,南安王得知他要磨砺北宁侯世子的急性子,南安王觉得自己的儿子性子也够急。

便把南安郡王叫去一起磨砺。

如此一来,楚舜他们四个又凑到一起了。

四人一起混日子,性子互相影响,差不离。

回头一个性子沉稳了,其他三个还是急性子,还是白搭。

楚舜他们觉得钓鱼拦不住他们。

兴致勃勃的到了约定的地点。

等了约莫一刻钟,总算把东乡侯府的马车等到了。

只是来的不是苏崇,而是苏阳。

“你大哥呢?”南安郡王东张西望道。

“我大哥忙别的事,我爹让我来磨砺你们,”苏小少爷笑的眸底光芒闪烁。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你来磨砺我们?”

“不是开玩笑?”南安郡王俯视苏小少爷。

苏小少爷站到车辕上,叉腰道,“杀鸡焉能用牛刀?”

南安郡王,“……。”

他望着楚舜几个。

“我们好像被羞辱了?”他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