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八十五章 说服

第四百八十五章 说服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6:34更新  字数:2695

虽然都是放人。

但什么时候放关系重大。

朝廷是最好面子的,活捉北漠王何等风光,朝廷威望大增,现在北漠郕王借兵逼迫朝廷放人。

要真把人放了,先前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丢人。

皇上后悔没听东乡侯的,他望着东乡侯道,“现在该怎么办?”

“崇国公不是最反对皇上放了北漠王的吗?”东乡侯道。

“现在北漠郕王兵临城下,我想皇上应该问问崇国公的意思,他或许有能既能保住朝廷颜面,又能让北漠郕王退兵的好办法。”

皇上脸僵了僵。

东乡侯在故意气他。

满朝文武,只有东乡侯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气他。

镇北王望着东乡侯道,“侯爷,这不是开玩笑的事。”

“我没开玩笑,”东乡侯道。

之前东乡侯要皇上放了北漠王。

崇国公觉得不能轻易放了北漠王。

一定要北漠王俯首称臣。

送女儿来大齐和亲。

北漠王不答应,就关到他答应为止。

东乡侯知道北漠王的为人。

他是宁肯死,也不会俯首称臣的。

至于送女儿来,他就更不会答应了。

用女儿来换取自己一条命,活着也是耻辱。

虽然俘虏了北漠王,但东乡侯敬他是条汉子。

越是这样,放了他,他越不会再和大齐起战事。

北漠王被拘在京都。

北漠王不能一日无君,换一个人,未必比北漠王好。

作为新北漠王,他肯定要想方设法营救北漠王。

虽然不一定出自真心。

但北漠王被俘虏,亦是北漠的耻辱。

只有把人救回去,才能一雪前耻。

东乡侯知道北漠王的性子,明知道不可能,他不会去强求。

要人家女儿嫁过来做什么呢?

要是北漠真有心开战,岂会因为一个女儿而束手束脚。

但皇上和朝臣要这个脸面。

北漠王不答应,朝廷就不放人。

“这回要真的说服北漠王服软,写下和亲婚书才能放人了,臣笨嘴拙舌,脾气暴躁,做不了说服人的事,还是让崇国公来吧,”东乡侯道。

“他有三寸不烂之舌,定能保住朝廷颜面。”

东乡侯一脸撂挑子不管的神情。

皇上知道他的性子,他说不管,那是铁定不会管的。

他望向镇北王。

王爷没说话,一时间他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只要皇上问,东乡侯就把事情退给崇国公,皇上气的胸口翻江倒海,全是闷气。

等王爷和东乡侯退下后,皇上越想越恼怒。

“把崇国公给朕叫进宫来!”皇上恼道。

福公公望着皇上,道,“皇上,崇国公还在禁足……。”

皇上眸光一斜。

福公公赶紧退下,出了御书房,吩咐道,“叫崇国公赶紧滚进宫来。”

这边小公公赶紧去崇国公府传话。

那边东乡侯和镇北王出宫。

四下无人,王爷望着东乡侯,“侯爷已经想到解决办法了?”

东乡侯望着王爷道,“还需王爷配合我。”

……

崇国公府,书房。

崇国公坐在椅子上。

手敲着桌案,显示出他心情很不错。

北漠郕王兵临城下,逼迫朝廷放人的事他已经知道了。

不知道东乡侯他们要怎么应付,这一关可没那么容易过。

端起茶盏,崇国公用茶盏盖轻轻的拨弄着。

咚咚!

门被敲响。

“国公爷,”小厮唤道。

“进来。”

小厮推门走进去,道,“国公爷,皇上传召您进宫。”

崇国公眉头一紧。

皇上怎么这时候传他进宫?

他还在禁足啊。

但皇上传召,崇国公不敢不听。

匆匆换了朝服,崇国公出了府后,直奔皇宫御书房。

一进门,就收到了皇上一记冷眼,眸底都是压抑的怒气。

崇国公心咯噔跳着,皇上这脸色就知道没好事。

崇国公上前,给皇上见礼,道,“不知皇上传罪臣进宫可是有什么吩咐?”

“边关的事,你可知道了?”皇上问道。

崇国公犹豫了一瞬,点了点头。

他好歹是崇国公,在朝堂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边关发生那么大的事,他说不知道,那他也太愧对崇国公三个字了。

皇上明显在气头上,这时候忽悠皇上,那是找骂。

皇上把手里的奏折重重的扔在龙案上道,“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说服北漠王俯首称臣,把女儿嫁来大齐和亲。”

崇国公脸色一变。

他望着皇上道,“皇上,臣说服不了北漠王啊。”

“若是能说服他,臣又何必等到今日?”崇国公不接这烫手山芋。

可这任务皇上硬塞给他,由不得他不接。

“在朝堂上,你不是言之凿凿吗?!”皇上怒道。

“现在告诉朕,你说服不了北漠王?!”

崇国公嗓子一噎。

不只是崇国公,还有朝堂上反对东乡侯最积极的几位大臣,皇上一个也没放过,让他们一起去说服北漠王。

从御书房出来,崇国公眉头拧的紧紧的。

北漠郕王兵临城下,皇上不急着让东乡侯和镇北王去边关,以防备北漠进攻,却让他去说服北漠王。

他还不如禁足在府里呢。

崇国公去了关押北漠王的行宫。

虽然关在行宫里,但北漠王可没有那么自由,他能活动的范围只有一个铁笼。

王爷在飞虎军协助下才活捉了北漠王,足见北漠王武功之高,简单的牢笼管不住他。

铁笼内,北漠王双手环胸,闭目养神。

崇国公走到铁笼前,道,“北漠王沦落成阶下囚,倒是吃的好睡的好。”

“聒噪,”北漠王回了两个字。

崇国公脸色一青。

北漠王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更别提被崇国公说服了。

崇国公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北漠王来一句,“说完了吗?”

“说完了就赶紧滚,别影响我睡觉。”

崇国公恨不得抽他几十鞭子,没见过沦为阶下囚还这么嚣张的。

北漠王抬眸看了崇国公一眼,“你比起你大哥先崇国公世子差太远了。”

一句话,成功把崇国公的怒气挑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活着,被他压的喘不过气来。

死了,还要活着他阴影之下。

这是崇国公的痛楚,谁也不能提半个字。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崇国公脸寒如霜。

北漠王冷冷一笑,“被你们俘虏,我就没想活着离开,有本事就给我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