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八十八章 炫耀

第四百八十八章 炫耀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851

谢景宸的眸光从老王爷身上移向苏锦。

苏锦头低着,只能看到她的后脑勺。

她觉得吧。

每间房子都应该配个地缝。

以备她这样尴尬境遇下的人不时之需。

她大热天的专程给老王爷送冰棍。

结果把老王爷的牙给冰疼了。

上了年纪的人,最怕的就是掉牙啊。

苏锦觉得自己可以去撞豆腐墙了。

老王爷牙疼了,剩下的半根冰棍是肯定不会再吃了。

而且食盒里还剩下不少。

好在冰疼的牙发作迅速,疼痛尖锐,但时间短暂,缓一会儿,就不那么疼了。

苏锦让丫鬟切了片生姜来,让老王爷咬在刺疼处。

见苏锦一脸歉意,老王爷问谢景宸道,“来找祖父有事?”

谢景宸一脸黑线。

原本只是来送冰棍让祖父尝尝。

现在瞧着倒像是专程来要祖父两颗牙的。

“我来书房拿兵书,正好苏锦做了冰棍,就一并来了,”谢景宸道。

“那去拿兵书吧,”老王爷笑道。

……

再说王妈妈,被李总管拖出去后。

李总管就放开了王妈妈。

他们相识有三十几年了,熬走了镇北王府里多少丫鬟婆子。

王妈妈也算是李总管难得在府里说的上几句知心话的人了。

望着王妈妈,李总管道,“你也是老夫人身边的老人了,多劝着点她。”

精明了一辈子,临老了,却名声受损,在小辈跟前栽跟头,而是一而再,太丢脸了。

李总管的劝诫,王妈妈哪能不知。

她虽然陪了老夫人几十年,可她毕竟只是一个下人。

老夫人没有以前那么能听得进去她的话了,尤其是在世子妃待她比对待老夫人更为敬重后。

世子妃身份尊贵,能敬重她,王妈妈打心眼里高兴。

可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落了世子妃的眼。

世子妃敬重她,更应该敬重老夫人才是。

可世子妃关系交恶,向老夫人表忠心,王妈妈不敢。

她怕激怒苏锦,抬抬手弄死她。

可世子妃对她和颜悦色,就像是扎进老夫人心底的刺,厌屋及乌,连带着她都没有了好脸色。

甚至……老夫人已经开始防备她了。

而且不只是她,连红袖都防备。

王妈妈是有苦说不出。

老夫人倒霉,本就是栽世子妃手里。

老夫人要针对世子妃,她再劝着。

栖鹤堂只怕就没有她的位置了。

她要在老夫人跟前说世子妃的坏话,老夫人或许会更高兴一点儿。

李总管劝了半晌,王妈妈也没一句反应。

李总管觉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也就不劝了。

他送王妈妈出去。

王府大门前。

一顶奢华软轿缓缓停下。

丫鬟掀开轿帘,勇诚伯夫人从轿子里走下来。

丫鬟赶紧帮她打扇子。

她抬脚上台阶,正好王妈妈从王府大门前走过,准备从侧门出府。

“王妈妈,”勇诚伯夫人唤道。

王妈妈停下脚步。

转身见是勇诚伯夫人疾步进府。

她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

天这么热,勇诚伯夫人怎么来王府了?

这天气,不是急的不行的事,没人愿意出门遭罪。

王妈妈上前,福身给勇诚伯夫人见礼。

“老夫人回来了?”勇诚伯夫人问道。

“还在大佛寺,”王妈妈回道。

勇诚伯夫人脸上闪过一抹失望。

王妈妈望着她,问道,“勇诚伯夫人可是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给老夫人?”

勇诚伯夫人望着王妈妈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娇儿失手把王府赔给她的药膏给打碎了一盒。”

王妈妈眉头拧的松不开。

老夫人去大佛寺反省那天,把勇诚伯府的烂摊子丢给了老王爷。

结果老王爷没接,让老夫人和二姑奶奶南宁伯夫人一人拿五千两。

李总管去南宁伯府拿钱。

二姑奶奶不敢不给,可第二天就去了大佛寺找老夫人诉苦,说手头紧,再者勇诚伯府大姑娘手受伤也怪不到表姑娘身上,这钱掏的委实冤枉。

老夫人心疼二姑奶奶,给了她一间铺子。

勇诚伯夫人和勇诚伯府大姑娘嘴甜,这些年不知道从老夫人手里哄了多少好东西去。

老夫人不心疼,王妈妈看的心疼啊。

世子妃的药膏一盒要五千两,勇诚伯夫人是肯定舍不得掏钱买的。

王妈妈不喜勇诚伯,也不喜勇诚伯夫人,她道,“勇诚伯夫人是来找世子妃买药膏的?”

“这事不用老夫人帮你找世子妃说软话,你只需把银票准备好,世子妃一定会把药膏卖给你的。”

勇诚伯夫人脸僵了僵。

那药膏是不错,可远不值五千两。

五百两都算顶天了。

没见过镇北王府世子妃这么黑心的,真是做土匪抢钱抢惯了。

偌大一个镇北王府竟也没一个能镇得住她的。

王妈妈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勇诚伯夫人则直接去找南漳郡主。

勇诚伯夫人是崇国公的庶妹,也就是南漳郡主的表姐。

对于勇诚伯夫人,南漳郡主是从来没放在眼底过,甚至有点嫉妒她。

勇诚伯内宅只有勇诚伯夫人一人,别说妾室,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

虽然王爷的内宅除了南漳郡主,就只有池夫人。

而且从未宠幸过池夫人,形同虚设。

可王爷和南漳郡主的关系从来没有融洽过,哪能和勇诚伯夫人相提并论。

一边看不起,一边又羡慕。

两种矛盾的心态造就了南漳郡主看勇诚伯夫人十分的不顺眼。

“怎么来找我了?”南漳郡主语气不耐。

勇诚伯夫人望着她道,“表妹脸色不大好,我还以为你熬了这么多年,总算苦尽甘来了呢。”

南漳郡主眉头一皱,“这话是什么意思?”

勇诚伯夫人坐下道,“前些天我家老爷看见王爷在琴铺挑了架上等古琴,难道不是给表妹你的?”

一刀子朝南漳郡主扎过去。

南漳郡主拳头都攒紧了。

不过只捅一刀子不是勇诚伯夫人的本性,她又补了一刀,“我家老爷怕我羡慕你,也给我挑了一架。”

勇诚伯夫人知道南漳郡主看不上她。

从容貌、家世,没有一个比得了南漳郡主的。

唯一能炫耀的就是勇诚伯对她言听计从。

怕唯一能炫耀的都被南漳郡主踩在脚底下,所以勇诚伯夫人先发制人。

只是她没料到这一次的刀子扎的太猛了些,威力比她想的要大的多。

直接把南漳郡主给惹恼了,借苏锦的脚踩她。

等勇诚伯夫人再说药膏的事后,南漳郡主望着她,道,“你太小瞧世子妃了,之前五千两是看在老王爷的面子上,不好狮子大开口,现在你以为五千两还能买的到?”

勇诚伯夫人脸色变了变,“五千两一盒还买不到?!”

她就没打算花钱买啊。

“没有一万两,我劝你别开口,”南漳郡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