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八十九章 荔枝

第四百八十九章 荔枝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昨日00:16更新  字数:3080

南漳郡主说的斩钉截铁。

在她眼里,苏锦就是那样的人。

落井下石,狮子大开口。

勇诚伯夫人是亲耳听到苏锦当着老王爷的面给药膏定价的。

之前送给她女儿的两盒药膏是老夫人和南宁侯夫人给的。

苏锦给老王爷一个薄面很正常。

那么小一盒药膏要一万两,勇诚伯夫人不知道在心底骂了苏锦多少遍黑心肝。

南漳郡主摆明了没钱没药膏,勇诚伯夫人舍不得一万两,便没提。

左右剩下的还能凑合用一段时间,或许等老夫人回来,不花钱就能拿到药膏呢?

勇诚伯夫人明里暗里说了几句南漳郡主当家主母被儿媳妇压的死死的,把南漳郡主气了个半死。

等勇诚伯夫人走后,赵妈妈劝南漳郡主别动怒,“若非有崇国公镇着,勇诚伯岂会拿她当回事。”

“一个注定没什么好下场的人,郡主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南漳郡主怒气消散了不少。

再说勇诚伯夫人,辛辛苦苦跑一趟,除了扎了南漳郡主两刀,什么便宜也没占到,顿觉得这一通跑的不值。

临出府,还被狠狠的刺激了下。

小公公奉命送了一箱子荔枝来给苏锦。

用冰镇着的荔枝,看上去就软清多汁,味甜带酸,让人口舌生津。

小公公把荔枝抬进来,李总管迎接他,道,“这荔枝是?”

小公公笑道,“这是宫里新进贡的,刚刚送进宫,皇上想着世子妃可能爱吃,就差我送了一箱子来。”

这荔枝在京都可是稀罕物,有钱都不一定能买的到。

便是太后赏赐南漳郡主也不过是一盘子尝个鲜。

轮到皇上赏赐世子妃,就是整箱子的抬来。

勇诚伯夫人的眸光在箱子上逗留了好一会儿。

可惜没人说送她一点儿。

这荔枝是皇上赏赐给苏锦的。

李总管塞了五两银子给送荔枝来的小公公。

小公公高高兴兴的走了。

沉香轩,内屋。

苏锦歪在贵妃榻上看书。

谢景宸挑了几本兵书,苏锦也挑了几本。

正翻页,小丫鬟走进来道,“世子妃,皇上赏赐了您吃的。”

苏锦愣了下。

她把书倒扣在小几上,穿上鞋走出去。

“皇上赏赐我什么吃的了?”苏锦好奇道。

李总管带着小厮把赏赐的荔枝抬进屋。

把箱子打开,便瞧见了荔枝。

荔枝算是苏锦最喜欢吃的水果之一了。

来了古代后,还真没吃过。

没想到皇上会赏赐给她。

苏锦随手拿了一颗剥掉皮塞嘴里。

冰凉清甜,毛孔都舒展开了。

肉质细腻,不愧是贡品。

李总管和两小厮望着她。

苏锦笑道,“你们都尝尝。”

李总管忙道,“这是皇上赏赐给世子妃您的,我们哪能吃?”

就是因为是皇上赏赐的,等闲吃不到,所以才让他们吃。

李总管不是别人,他是王府大总管,是王爷和老王爷的心腹。

如果一点吃的就能收买他们,就是一箱子荔枝全送,苏锦也不会心疼。

“荔枝不易保存,搁久了不新鲜,”苏锦道。

她拎了一大串给李总管,小厮也有不少。

李总管也实在有些嘴馋了,便接了。

他带了头,两小厮自然也跟着接了。

李总管道谢后,便退下了。

清秋苑。

屋内。

池夫人在抚琴。

喜鹊几个听得津津有味。

杏儿想着苏锦和谢景宸给老王爷送冰棍去了,肯定要多待一会儿,她晚些再回去不迟。

琴声袅袅,仿若天籁。

杏儿嗦着冰棍,望着喜鹊道,“王爷怎么突然送琴给池夫人?”

喜鹊捂嘴笑道,“当然不会无缘无故了,你知不知道王爷他……。”

话才说了一半,门吱嘎一声打开,绿翘走了进来。

她望着杏儿道,“皇上派人给世子妃送吃的来了。”

“送什么吃的?”杏儿好奇道。

“是荔枝。”

“……。”

杏儿小脸一变。

“怎么会是荔枝啊。”

“坏了!”

她抬脚就往屋外跑。

喜鹊她们都懵了。

怎么反应这么激烈啊?

杏儿一口气跑回沉香轩。

进院子的时候,已经热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她强撑着跑回屋,就看到苏锦把荔枝往嘴里塞。

她冲过去拍苏锦的后背。

苏锦后背一疼。

一颗如羊脂玉般的荔枝就被她给吐到了地上。

苏锦呛的咳嗽不止。

杏儿急道,“姑娘,你没吃吧?”

问完,她就看到苏锦脚边一堆荔枝壳。

杏儿急哭了。

“你快吐出来,”杏儿急道。

苏锦拍着胸口望着她,“我吃个荔枝,怎么你看着我像是吃砒霜似的?”

杏儿把大箱子合上,望着苏锦道,“姑娘,你吃荔枝过敏啊。”

苏锦,“……。”

杏儿不说,苏锦一点反应没有。

太久没有吃荔枝了,她觉得一口气干掉一两斤完全没问题。

现在杏儿提到过敏两个字,苏锦就觉得浑身都痒,尤其是后背。

不只是后背,脸也痒的厉害。

苏锦走到铜镜前,就看到自己脸上长满了小红疹。

杏儿急哭了。

苏锦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

对荔枝过敏,她还吃了不少,不是好事。

她赶紧开方子,让杏儿去后院抓药。

杏儿担心苏锦挠自己,跑去书房,道,“姑爷,你快去看着点姑娘,别让她挠自己。”

说完,杏儿就去了后院。

谢景宸话到嘴边都还没有问出来。

好端端的,苏锦为什么要挠自己?

不放心,谢景宸把兵书放下,起身回了内屋。

进门先看到一口大箱子,他知道是皇上送来的赏赐荔枝。

打了珠帘进里屋,谢景宸就被苏锦的脸吓了一跳。

他快步走到床边,苏锦在抑制自己的手不抓自己的脸,谢景宸脸上满是担忧,急问道,“怎么会这样,中毒了?”

“对荔枝过敏了,”苏锦想死道。

谢景宸蹙眉,“过敏?”

“对荔枝过敏你还吃?”

苏锦拿眼睛瞪他,“你傻啊,我要知道过敏我能吃吗?”

谢景宸,“……。”

她以前吃再多的荔枝也没事。

谁能想到这副身子会对荔枝过敏。

她现在浑身痒的恨不得生出十双手来挠。

她一番好意送冰棍把老王爷给坑了。

转过脸,皇上就用荔枝把她给坑了。

一报还一报,还的这么快。

苏锦强忍着不挠自己。

谢景宸怕她坚持不住,握紧她双手。

苏锦抽了两回,没能抽出来,便任由他握着了。

看着苏锦脸上的红疹越来越多,谢景宸心急如焚,却又帮不上什么忙。

左盼右盼,才盼到杏儿把药煎好送来。

杏儿聪明,端药的托盘边放着冰块,等送来时,已经不那么烫了。

谢景宸要给苏锦喂药。

苏锦没给他机会,从他手里接过药碗,咕噜噜几口就灌了下去。

“好苦,”苏锦吐舌头道。

谢景宸赶紧给苏锦倒茶。

苏锦喝的太快,呛着了,咳嗽不止。

谢景宸帮她拍后背。

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南漳郡主给苏锦下毒,她能轻轻松松避开。

几颗荔枝却能要她半条命。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