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九十三章 没用

第四百九十三章 没用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884

这边杏儿后悔给南漳郡主她们的荔枝送多了,那边丫鬟将荔枝送去,南漳郡主觉得是在羞辱她。

往年荔枝进贡,太后都会赏赐她一大盘。

南漳郡主会邀请二太太、三太太一起来品尝,炫耀太后对她的宠爱。

今年太后一颗都没赏赐给她,反倒是皇上赏了苏锦一箱子。

一、箱、子!

荔枝进贡也才三箱子!

皇上对苏锦的宠爱怎么能不叫人羡慕妒忌恨。

盯着桌子上摆着的荔枝,南漳郡主眼神冰冷,手一抬,直接将荔枝连盘子都摔在了地上。

随着哐啷声传开,荔枝滚落一地。

丫鬟们是大气不敢出一声。

不过内心又有点高兴。

荔枝是贡品,等闲是吃不到的。

往年太后只赏赐一盘子给南漳郡主,都不够大姑娘和二少爷吃的,哪有他们的份。

现在荔枝被扔在地上,南漳郡主是肯定不会再吃了。

郡主不吃,就有她们的份。

她们也想尝尝贡品荔枝是什么滋味儿。

流霜苑。

丁老姨娘在屋子里喝茶。

丫鬟走进去道,“姨娘,二太太来了。”

说着话,二太太就走了进去。

丫鬟拎着食盒跟在身后。

“天这么热,怎么过来了?”丁老姨娘把茶盏放下道。

二太太笑道,“新得了些荔枝,拿来给姨娘您尝尝鲜。”

“这可是稀罕玩意儿,皇上赏的?”丁老姨娘笑道。

二太太有点不知道怎么接丁老姨娘的话。

这荔枝的确是皇上赏赐的。

但却不是丁老姨娘猜测的皇上赏赐给二老爷的。

她也只是托了世子妃的福而已。

二太太道,“皇上赏赐了世子妃一箱子荔枝,世子妃送了些给二房。”

“一……一箱子?”丁老姨娘眉头拧着。

还没听说过赏赐荔枝赏赐一箱子的。

皇上对世子妃的宠爱有些出乎丁老姨娘的预料了。

“皇上赏赐了一箱子,太后就不好赏赐南漳郡主一盘子了,”二太太笑道。

她剥了颗荔枝递给丁老姨娘。

丁老姨娘尝了尝,满齿清甜,甘甜无比。

丁老姨娘一连出了七八颗才停下来。

嗯。

不是她不想吃了,而是丫鬟走进来禀告了一件事让她停了手。

“老夫人搬去静安寺了,”丫鬟小声道。

二太太眉头拧着,“老夫人怎么放着大佛寺不待,去了静安寺?”

小丫鬟摇头。

她只知道老夫人搬去了静安寺,其他的她就不知道了。

丫鬟福身退下。

二太太望着丁老姨娘。

丁老姨娘笑了一声,“没想到,也有她做贼心虚的时候。”

没头没脑的来一句,二太太直接懵掉了。

“姨娘,什么做贼心虚?”二太太好奇心涌动。

丁老姨娘看着她道,“不该你知道的不要问。”

“回去吧。”

丁老姨娘虽是妾,却也不容人忤逆。

二太太在她跟前还真不敢放肆。

二太太嫁进镇北王府十几年,深知老夫人的为人。

在老王爷跟前,老夫人贤惠大度,实则睚眦必报,心眼小的很。

她居然容忍丁老姨娘活到现在,不能不说丁老姨娘手段了得。

二太太走到珠帘外,回头看了一眼。

刚刚丁老姨娘的话,她听的真切。

她在说老夫人做贼心虚。

老夫人偷什么东西了?

就算偷东西也用不着从大佛寺搬去静安寺吧?

二太太心底好奇的跟猫挠似的,想弄个清楚明白。

凤阳宫。

寿宁公主坐在床脚凳上,手里拿着宫规在背。

虽然嘴里念叨不停,但有口无心。

那些字从嘴里蹦出来,并没有在大脑中停留,甚至都没有到达大脑。

宫女疾步走过来道,“公主,镇北王府大姑娘来看您了。”

寿宁公主忙从踩脚凳上起来坐到床榻上。

谢锦瑜拎着食盒走进来,寿宁公主望着她,“你怎么来我这儿了?”

“给你送荔枝,”谢锦瑜抬了抬食盒道。

“怎么是你给我送?”寿宁公主蹙眉。

她望向宫女太监。

一个个都低了头不说话。

谢锦瑜望着寿宁公主道,“你还不知道啊,皇上赏赐了我大嫂一箱子荔枝,后宫嫔妃一个都没赏赐,自然也就没有公主你的份了。”

“太后心疼你,特意让我送一盘子来。”

宫女太监们知道这事,不禀告寿宁公主,就是怕她动怒。

没想到瞒了还没一个时辰,就被谢锦瑜捅破了。

寿宁公主气哭了。

她被罚被枯燥无趣的宫规,不得出凤阳宫一步。

皇上却赏赐镇北王世子妃一箱子荔枝。

父皇眼里还有她这个亲生女儿没有了?!

看着寿宁公主气哭,谢锦瑜心情很好,脸上不动声色的安抚她,劝了好一通,寿宁公主才好一转一点儿。

刚一好转,谢锦瑜又在寿宁公主的伤口上撒盐,问道,“还没查到和南安郡王定亲的是谁吗?”

寿宁公主瞪向宫女太监,“没用的废物!”

宫女太监们有苦说不出。

银子不知道塞出去多少,可南安王府的下人嘴巴严啊,就是不说。

“公主,您别急啊,南安郡王也着急退亲,只是定亲玉佩被人给偷了,南安王妃说找不回玉佩,他休想退亲,南安郡王正找玉佩呢,”宫女劝道。

“找找找,都找了多久了!”

“玉佩被偷还找不到,他怎么这么没用啊!”寿宁公主气道。

嗯。

正翻墙进沉香轩后院的南安郡王突然一个喷嚏打了。

要不是楚舜拉了他一把,他估计会脚下一滑,又摔仙人掌上了。

站在地上,南安郡王惊魂未定的拍着胸口。

“一定要叫大嫂的丫鬟把这些仙人掌给拔了。”

“不然没逮着别人,专逮我们郡王爷了,”北宁侯世子闷笑道。

南安郡王涨红了脸。

定国公府大少爷则道,“我看大嫂的丫鬟非但不会拔仙人掌,还会叫郡王赔她压坏仙人掌的钱。”

他是撇着木桶说的。

南安郡王翻墙的时候,手里拎着一木桶,里面装的是他钓的鱼。

好在木桶摔下来,没有打翻,倒是压垮了两棵仙人掌。

南安郡王把木桶提起来,从怀里摸出一小银锭子,扔在损坏的仙人掌处。

这一拨操作,把楚舜几个憋出内伤来。

强忍着笑意,四人一人拎着一木桶朝竹屋走去。

苏锦不在竹屋内,又去了谢景宸的竹屋。

见他们拎着木桶进来,谢景宸眉头皱了皱,“这是?”

“这是我们钓的鱼,送来给景宸兄和大嫂尝尝。”

谢景宸一脸黑线。

鱼有什么好尝鲜的。

暗卫看着四木桶的鱼,道,“也不用送这么多吧?”

鱼还鲜活着,摆动间,水溅出来。

暗卫要把鱼送去厨房。

拎木桶的时候,南安郡王拍拍他胳膊道,“木桶我们一会儿要带走,给我们装满荔枝就行了。”

暗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