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丢人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丢人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20更新  字数:2653

勇诚伯世子脸上有点挂不住。

他特意叮嘱花楼挑几位好看的陪着他们一起游湖泛舟。

怎么挑来的都这么蠢?

大热天的不知道在树荫下避暑,居然晒太阳。

他们来了还爱答不理的。

这是怎么办事的?!

他回头瞪向小厮。

小厮呵斥那几个姑娘道,“几位爷到了,还不赶紧过来迎接?!”

那几位姑娘晒懵了。

这小厮她们认得啊。

就是他去花楼挑的她们。

几位姑娘赶紧上前,道,“刚刚来了几位锦衣华服的少爷,我们以为是几位爷,是他们让我们在太阳底下暴晒的。”

“他们是谁?”勇诚伯世子问道。

“不知道是谁,他们坐小船去湖心了,我们还以为爷花钱是让我们来晒太阳的,看把我都晒黑了,出了一身的汗。”

勇诚伯世子随手勾着那姑娘的腰,在她耳边道,“待会儿上了船,把衣裳脱了,爷帮你擦汗。”

“讨厌,”那姑娘羞涩道。

勇诚伯世子拥着姑娘往画舫走,一边对崇国公世子道,“等上官兄娶了拂云郡主,往后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出来玩了,今儿一定要玩尽兴。”

“陈兄此言差矣,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等拂云郡主嫁给了上官兄,还不都得听上官兄的?”武安伯世子笑道。

除了武安伯世子,还有兵部尚书府大少爷。

永宁侯世子没有跟来。

自打上回被苏锦坑了一笔后,永宁侯世子和崇国公世子他们的关系就没那么好了。

明着和他们闹掰,永宁侯世子不敢。

他借口去探望外祖父,已经离京半月有余。

永宁侯世子不在,添了勇诚伯世子,正好四个人。

锦衣华服,器宇不凡。

比起崇国公世子四个,南安郡王他们有过之无不及,不怪花楼的姑娘会认错。

上了花楼,轻歌曼舞,觥筹交错,极尽奢靡。

看着远处的画舫,再看看自己的一叶扁舟,差距不要太大。

南安郡王他们郁郁垂钓。

他们不惹事,但事情惹上他们。

那几位姑娘在太阳下晒了半天,想起来就一肚子火气。

在画舫上嬉闹,远远的看到他们,其中一姑娘在崇国公世子胸口处画圈圈,“爷,就是他们害得我们姐妹几个晒了半天,爷可得为我们出了这口恶气。”

崇国公世子搂着姑娘的腰,姑娘的胸贴着他,他道,“这口气是肯定要出的。”

“把船划过去,直接撞翻他们的船,”崇国公世子道。

嗯。

南安郡王他们戴着斗篷,再加上离的有些远,崇国公世子没看清他们的容貌。

这一撞,直接撞铁板上了。

南安郡王他们一心垂钓不惹事,但谁要惹他们,那肯定是没好果子吃的。

小船一翻,他们纵身一跃上了画舫。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崇国公世子,”南安郡王道。

熟悉的声音让武安伯世子头皮一紧。

他们四个和南安郡王他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这一次撞翻了他们的船,怕是没那么容易善了了。

崇国公世子正在求娶云王府拂云郡主,虽然请了太后出面做媒,但亲事还没有定下来,万一闹大了,给了云王府不结亲的理由……

想着,武安伯世子忙道,“误会,都是误会。”

他朝南安郡王走过来。

“误会?”南安郡王笑了一声。

他脚一抬,直接把武安伯世子踹湖里去了,“撞翻了我们的船,居然想一声误会就把我们打发?”

“不踹你一脚,还真当我们好说话了。”

武安伯世子一头栽进湖里。

紧接着就是他叫救命。

画舫上的小厮都会凫水,赶紧下去救人。

崇国公世子早就想教训楚舜他们了,现在南安郡王踹了武安伯世子。

武安伯世子是跟着崇国公世子混的,武安伯世子被打,他若是不出头,还算什么好兄弟?

楚舜他们正愁没机会教训崇国公世子,爹娘不许他们和崇国公世子起争执,是以还算相安无事。

可今儿是崇国公世子先招惹他们的,没有挨打不还手的道理。

崇国公世子要教训南安郡王,然后画舫上就打的不可开交了。

那几位姑娘吓懵了。

在画舫上待了这么半天,她们伺候的是什么人心里一清二楚。

崇国公世子,那可是京都数一数二的世家少爷了。

没想到还有敢不将他放在眼里的。

好好一艘画舫被打的七零八落。

楚舜一脚踢飞兵部尚书府大少爷,他飞进画舫,撞的桌子上的瓜果糕点掉了一地。

崇国公世子武功不错,但比起苏崇差太远了。

他们四个勉强和苏崇打个平手,虐崇国公世子还不是小菜一碟。

为了不给爹娘教训他们的理由,所以没有揍崇国公世子的脸,其他地方,那就没那么顾忌了。

打的崇国公世子吐血,脸上还一点伤没有。

不知道的还以为南安郡王他们伤的更严重。

兵部尚书府大少爷捂着胸口过来,道,“你们疯了吗?!”

“今儿且放过你们。”

“再有下回,看我们不揍的你们满地找牙!”南安郡王拍手道。

北宁侯世子走过来道,“钓的鱼全打翻了。”

“晦气!”

“今儿不钓鱼了,回去了,”南安郡王道。

楚舜他们四个纵身一跃,轻点水面上了岸。

他们骑马准备走,结果先看到崇国公世子他们的马。

楚舜计上心来。

南安郡王他们骑马离开。

勇诚伯世子走过来,道,“没事吧?”

“回去了!”崇国公世子恼道。

嗯。

他们骑马回京。

只是从闹街路过的时候。

马拉稀。

一边走一边拉。

那场面不要太丢人。

街上众人,“……。”

真的。

崇国公世子从来没有那么想杀人过。

他恨不得将南安郡王几个千刀万剐了泄愤。

永宁宫。

云王妃走到宫门前,秀眉微蹙。

不懂太后传召她进宫所为何事。

但直觉告诉她不是什么好事。

将心中不安压下,云王妃迈步走进去。

太后中暑这么久,经过太医悉心调养,已经痊愈了。

看上去虚弱是太后不想好,因为皇上说过要送太后去避暑山庄。

要是以往,太后还真不乐意待在京都,只是如今崇国公在朝中的威望大不如前,太后走的不放心,她得留下来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