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九十九章 玉簪

第四百九十九章 玉簪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615

殿内,太后坐在罗汉榻上,宫女在帮她打扇。

云王妃上前,福身给太后行礼,道,“许久没进宫给太后请安,太后身子可好些了?”

“已经好多了,”太后笑道。

“赐座。”

云王妃谢过太后,然后坐下。

宫女上了茶,云王妃喝了两口后,忍不住问道,“不知太后传召臣妾进宫是?”

太后笑着把崇国公世子夸了一遍。

云王妃心底有了几分猜测,脸色不是很好看。

“鸿儿到了娶妻之龄,崇国公府在给他物色世子夫人,哀家头一个就想到了拂云郡主,她是哀家看着长大的,乖巧懂事,甚得哀家欢心,哀家想替他们牵根红线。”

“云王妃的意思如何?”太后问道。

云王妃有些惶惶不安。

虽然太后是在询问,但并不真的是征求她的同意。

太后要的是云王妃点头。

可这个头,云王妃不能点啊。

虽然崇国公还没有倒,但在云王妃看来,他已经大势已去,就算没有,云王妃也不想把自己疼爱的掌上明珠嫁给崇国公世子。

可拒绝太后需要的不是一般的胆量和勇气。

云王妃胆子不大,回绝太后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承蒙太后看重,是拂云和云王府的荣幸,只是拂云她……。”

云王妃话还没说完,一小公公走上前来道,“太后,贵妃娘娘来了。”

李贵妃?

她来永宁宫做什么?

太后眉头微拧。

“让她进来,”太后道。

小公公退出去,李贵妃扶着宫女的手走进来,上前给太后请安。

太后望着她,道,“李贵妃忙着打点后宫事务,怎么来哀家的永宁宫了?”

李贵妃笑着把苏锦夸赞了一通。

“多亏了镇北王世子妃的麻将,后宫嫔妃在这炎炎烈日有了打发时间的消遣,后宫和睦,臣妾管理起后宫可比皇后掌管凤印的时候容易多了,臣妾闲的无聊,想着有两日没来太后您这儿了,特来请安。”

太后厌恶苏锦,宫里也算是人尽皆知了。

李贵妃当着太后的面夸苏锦,是存心的惹太后不高兴。

太后不高兴,皇上就高兴。

皇上高兴,才不会轻易的把凤印收回去。

太后的脸阴沉了几分,李贵妃的眸光望向云王妃。

云王妃起身给李贵妃见礼。

李贵妃知道太后传召云王妃进宫所为何事。

永宁宫里也有她的眼线。

太后找云王妃来是保媒拉线的,李贵妃掐着这时候来,自然是想插科打诨,搅了这桩亲事。

李贵妃笑了笑,“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太后和云王妃说话了?”

“不曾,太后传召我进宫只是闲话家常的,”云王妃笑道。

云王妃望向太后道,“承蒙太后看重拂云,前几天,王爷还和我说冀北侯替孙儿求娶拂云,王爷说考虑几日再给答复,我也不知道王爷有没有应冀北侯。”

太后眼底闪过一抹寒意。

说是考虑,其实就是回绝了。

只是云王妃拿冀北侯做幌子,太后也不能要云王妃允诺将拂云郡主嫁给崇国公世子而把冀北侯的求娶不当回事。

太后端茶轻啜,李贵妃聊起别的,没人再提起求娶拂云郡主一事。

金玉阁。

苏崇骑马在门前停下。

下马后,他直接走了进去。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单子递给小伙计。

小伙计道,“稍等,我这就去取单子上的首饰。”

前些天,皇上赏赐了不少红宝石给苏锦。

苏锦一时兴起,画了一支金簪和一对耳坠,送给唐氏。

她把红宝石和图纸送来金玉阁,让金玉阁定制。

单子塞给了苏崇,让他代取。

他今儿来便是取首饰的。

小伙计去取首饰,苏崇待的无趣,打算上楼看看。

结果他上台阶,拂云郡主正好下台阶。

四目相对。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马车出事那一幕。

拂云郡主脸上腾起一抹红云,因为慌乱,脚下没踩稳,身子往旁边一倒。

她没摔下来,但是手里的首饰盒飞出去了。

苏崇一个漂亮翻身,就把首饰盒接住了。

嗯。

姿势很俊朗,无可挑剔。

但结果却没有那么好。

拂云郡主的首饰盒是定制的,像火柴盒。

苏锦握住了首饰盒,可里面装首饰的一层滑了下来。

啪嗒一声。

盒子摔在地上。

里面的白玉簪碎成好几截。

苏崇,“……。”

拂云郡主,“……。”

刚刚苏崇接首饰盒有多潇洒,这会儿就有多么的尴尬。

手还保持着抓首饰盒的姿势。

苏崇默默的把手收了回来。

拂云郡王脸红的能滴血。

她在犹豫要不要向苏崇道谢。

道谢吧。

玉佩没有保住。

不道谢吧。

人家毕竟伸出了援手,虽然没有成功。

可她脚步像钉在了地上一般。

“郡主?”丫鬟唤道。

拂云郡主头一低,飞快的下了台阶,从苏崇身边走了。

丫鬟倒还心疼玉簪毁了,只是拂云郡主走的太快,断裂的玉簪她都没机会捡起来。

四下有挑首饰的,偷偷捂嘴笑。

苏崇弯腰把断裂的玉簪捡起来。

那边小伙计把首饰取来,道,“让客官久等了。”

苏崇把玉簪递给小伙计,问道,“能不能修复?”

小伙计看着玉簪断裂程度,摇头道,“不能修复了,这玉簪就算修好也丑,没有修复的必要。”

“修复不了,那重新定制一支一模一样的总可以吧?”苏崇道。

“可以。”

小伙计写了单子,收了五十两定金,让苏崇十天后来取。

丫鬟扶拂云郡主上马车,道,“郡主,你给王妃挑的玉簪摔碎了,那王妃的生辰贺礼怎么办?”

拂云郡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要不是苏崇,她肯定回去再挑一支了,可苏崇在,她没那胆量。

“你把我之前看中的那支青玉簪买下来,”拂云郡主道。

“我先回府了。”

车夫赶马车离开,丫鬟目送马车走远。

马车前脚走,后脚苏崇出来。

他翻身上马背,往另外一边走。

一路上走马观花,见小摊上有卖首饰的,还有卖雕刻的木簪。

他想了想,骑马去了一间木头铺子,挑了一块上等的紫檀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