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零五章 道谢

第五百零五章 道谢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6:34更新  字数:2689

拂云郡主紧张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她知道被苏崇抱住了。

可就是被抱住她才更加害怕。

她挣扎着要下来,但是苏崇不让。

就这么一直被抱着,在崇国公世子怒火燃烧的眸子中飘然远去。

整条船上的人都感觉到了崇国公世子的愤怒。

勇诚伯世子脸都绿了。

他帮崇国公世子出的绝妙主意,没想到没有成全崇国公世子,倒成全了那土匪!

拂云郡主这么当众一跳,她和苏大少爷的亲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难道崇国公世子还会娶一个愿意对别的男子投怀送抱的女人吗?

苏大少爷此举是在宣战,是在挑衅,是在炫耀!

崇国公世子袖子一甩,迈步走到另一边船头,回了自己的船上。

船上,大家闺秀们窃窃私语。

“苏大少爷怎么能让拂云郡主去陪他游湖呢?”

“拂云郡主居然还真跳下去了。”

“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大家闺秀问道。

上官凤儿脸色抑郁。

拂云郡主到底是什么眼光。

那土匪怎么能和她哥比?!

要不是为了撮合她和哥哥,她至于这么大热天的跑出来晒太阳吗?!

气死她了!

上官凤儿不说话,义宁郡主给她们释疑道,“拂云郡主和东乡侯府大少爷定亲了。”

“虽然还未成亲,陪苏大少爷游湖是出格了些,但只要亲事不退,也就没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

那几个大家闺秀懵了。

“拂云郡主和苏大少爷定亲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都没听说啊?”

义宁郡主回船舱内,笑道,“就是前几天的事。”

拂云郡主被带走了也好,省得她提心吊胆。

对于上官凤儿和谢锦瑜一再的想利用她,利用豫亲王府,义宁郡主对她们很是没有好感了。

今儿拂云郡主是她送请帖约出来了,一旦出什么事,她是要担责任的。

另一船上。

崇国公世子回了船上,拎起酒壶就往嘴里倒酒。

辛辣的酒穿过喉咙到达胃里,燃烧成一团火。

他把酒壶重重的磕在桌子上,酒壶离开,酒水沿着桌子往下滴。

武安伯世子望着勇诚伯世子道,“你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勇诚伯世子脸黑着道,“我主意哪里不好了?”

“好在哪里?”武安伯世子问道。

“成全了苏大少爷!”

勇诚伯世子冷道,“我们来游湖,苏大少爷怎么会知道,今日之事,一定有人泄密了。”

武安伯世子没再说话。

勇诚伯世子这话他没法反驳。

苏大少爷就算清闲,也不会闲到拂云郡主出府他都跟着的地步。

就算跟着拂云郡主,也预料不到他们也在游湖啊。

苏大少爷一定是事先知道了,否则不会这么赶巧。

游湖的事,他们今天才知道,所以不是从他们这里泄密的,那就是崇国公世子那里出现了问题。

崇国公世子反应过来,一拳头砸在小几上。

勇诚伯世子劝他别生气,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就是了。

只是下回万不能再出岔子了。

崇国公世子眼底寒芒闪烁。

下一回,他要连本带利收回来!

小船上。

拂云郡主见离大船很远了,她低声道,“可不可以放我下来?”

“不可以,”苏崇道。

“……。”

拂云郡主直接懵了。

她的人生中完全没有遇到过这么直接了当,做事不拖泥带水的人。

霸道的连商量都没有的。

苏崇一说不可以,拂云郡主就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苏崇闷笑。

他也没见过这么胆小的人。

难怪看见他妹妹打劫,一记眼神飘过来,就自动自觉的把身上值钱的都上交了。

这么胆小,实在叫人忍不住想逗她玩。

苏崇拧着眉头,一脸严肃道,“胳膊麻了。”

拂云郡主,“……。”

拂云郡主挣扎着从苏崇怀里下来。

她一脸涨红的望着苏崇道,“我,我……。”

我了好几声也没下文。

苏崇坐下来道,“给我揉揉胳膊。”

拂云郡主脸烫的厉害。

她左右看看,只有船夫在划船。

她忍着羞涩,朝苏崇的胳膊伸出了手。

她的手很好看,叫人忍不住想握着。

只是力气小的,苏崇怀疑她到底是帮他揉胳膊还是在揉他的锦袍。

同样都是姑娘,自家妹妹和她简直是天差地别。

别的不说,就拿捏胳膊来说。

他要自家妹妹捏胳膊,她肯定不会干的,而是很乖巧的把父亲抬出来:我力气小,要不要叫爹爹来给你捏?

哪有这么听话的时候啊。

就是力气小的苏崇没法忽视。

“你早上没吃饭?”苏崇问道。

问的太突然,拂云郡主愣了下,道,“吃,吃了。”

“吃了怎么力气这么小,”苏崇道。

“……。”

拂云郡主就知道自己揉胳膊的力气太小被嫌弃了。

她稍稍加重力道。

船夫几次侧目。

嗯。

这个船夫是东乡侯府小厮打扮的。

对自家大少爷第一次见人家姑娘就拿着当丫鬟使唤,他决定回去向夫人告状。

“大少爷,快吃午饭了,是回去吃,还是在船上吃?”船夫问道。

苏崇望着拂云郡主道,“就在船上吃吧?”

拂云郡主看了眼船舱,她没发现有吃的。

她能不能说回王府再吃?

“船就停在这儿吧,”苏崇道。

船夫把船停下。

熟练的拿起钓鱼竿从湖里钓了几条鱼出来。

把铜盆烧了炭火。

把鱼清洗干净递给苏崇。

苏崇就在船上烤鱼。

拂云郡主就一直看着,直到苏崇把鱼烤好递给她,“尝尝我的手艺。”

拂云郡主接了烤鱼,没有盘子,没有筷子。

她只能跟着苏崇直接咬。

拂云郡主觉得自己大家闺秀的形象和这条鱼同归于尽了。

苏崇望着她,道,“你怎么都不说话?”

拂云郡主看了他一眼,飞快的把头低下。

她不知道和他说什么。

半晌才憋出来一句,“谢,谢谢。”

“谢我什么?”苏崇笑问道。

拂云郡主觉得这人真可恶。

他明明知道,还非要她说的那么直白。

苏崇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道,“你我定亲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用跟我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