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零六章 木簪

第五百零六章 木簪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662

拂云郡主脸本就是红的。

自打在船上看到苏崇,她脸上的温度就没有降下来过。

现在被苏崇摸了头,整个人快要热炸了。

她低着头,一言不发。

等他们吃完,船夫就把船划向岸边。

船夫心疼拂云郡主啊。

胆小的大家闺秀碰到他们家胆肥的大少爷,那就是小绵羊遇到了狼,缩在角落里瑟瑟颤抖。

怕苏崇把拂云郡主吓坏了,第一次相处不宜过久,让拂云郡主好好消化下。

等把大少奶奶娶进门,还怕没时间腻歪吗?

船靠岸后,苏崇先上岸,拂云郡主稍后。

苏崇伸手,拂云郡主犹豫了,默默的把手伸了出去。

远处,云王世子骑马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说实在的,他有点儿吃惊。

担心拂云郡主出事,所以他赶来,没想到拂云郡主和苏崇在一起。

早知道,他还担心什么?

云王世子觉得让他们独处,准备骑马离开。

可是晚了。

拂云郡主的丫鬟珊瑚看见了他,喊道,“世子爷,奴婢在这儿。”

这一喊,拂云郡主朝这边看过来,就看到了骑在马背上的兄长。

“大哥,”拂云郡主喊的很有底气。

她轻提裙摆朝云王世子这边走过来。

看到大哥,她觉得呼吸都顺畅多了。

苏崇走过来,云王世子从马背上下来。

和拂云郡主一样,云王世子在纠结要不要向苏崇道谢,谢苏崇伸出援助之人把他妹妹娶了。

只是大舅兄谢妹夫,这话有点说不出口啊。

将来他要欺负他妹妹,他这个做兄长都不好替妹妹出头。

云王世子眉头拧着,一脸犯难。

“大哥,”拂云郡主拽了拽云王世子的衣袖。

云王世子回过神来,望着苏崇道,“拂云来游湖,没想到是与苏兄在一起。”

拂云郡主朝马车走去,不用丫鬟扶,自己就爬进了马车里。

掀开车帘瞄着窗外,好奇苏崇和云王世子在聊什么。

苏崇望着云王世子道,“今儿拂云来游湖是崇国公世子的阴谋。”

云王世子脸色一变。

“多谢苏兄,”云王世子作揖道。

苏崇一脸黑线。

果然一家长大的人都像的很。

拂云郡主已经是他未婚妻了,过不多久就要嫁给他了。

他告诉他这些不是让他道谢,而是让云王府小心防备。

他总不好派人去盯着拂云郡主吧。

“未免节外生枝,我看我还是早日迎娶拂云过门吧,”苏崇一脸严肃道。

云王世子,“……。”

船夫牵马过来。

看着自家大少爷和侯爷一般的严肃,他有点同情云王世子。

作为大舅兄,应该被巴结讨好才对。

可他从云王世子身上完全没看到这样的待遇。

让他家大少爷讨好人,那也是不可能的。

他不给别人挖坑就算是讨好了。

但明显——

刚刚这句话就是坑。

分明是他想早点迎娶拂云郡主过门,还说的这么一本正经的大义凛然,为救拂云郡主献身。

这也就骗骗外人了,东乡侯府里,他连小黑都骗不过去。

小厮牵马过来,苏崇翻身上马,朝云王世子抱拳。

云王世子还在懵怔中没回过神来。

苏崇朝马车看了一眼,正好和拂云郡主四目相对。

拂云郡主偷看被发现,脸瞬间发烫,慌乱的把车帘放下。

苏崇嘴角微勾,一夹马肚子就跑了。

小厮骑马紧随其后。

云王世子走到马车边,敲了敲马车道,“妹妹,你和苏大少爷相处的如何?”

拂云郡主不说话。

云王世子把车帘撩起来,“和大哥都不能说。”

拂云郡主把车帘放下。

珊瑚忙道,“苏大少爷让郡主从大船上跳下去,郡主跳下去了,他一把将郡主抱住了,抱了很久。”

云王世子惊呆了。

拂云郡主脸发烫。

她很想说,苏大少爷抱了她多久,她就给人捏了多久的胳膊。

等珊瑚上马车,拂云郡主问她,“我很沉吗?”

珊瑚一头雾水。

“郡主为什么这么问?”珊瑚一脸好奇。

“没什么,没什么,”拂云郡主忙道。

没什么才怪了。

珊瑚觉得有问题。

马车徐徐往前,云王世子在前面开路。

珊瑚盯着拂云郡主看,抬手指着拂云郡主的发髻道,“怎么会有一支木簪?”

拂云郡主抬手摸发髻,问道,“在哪儿?”

珊瑚挪到她旁边,伸手将拂云郡主发髻上的木簪取下来。

木簪看上去有点眼熟。

“这不是那天郡主在金玉阁给王妃挑的玉簪样式吗?”珊瑚道。

想到什么,珊瑚捂嘴笑道,“奴婢知道了,是苏大少爷送的是不是?”

那支玉簪已经摔的惨不忍睹了。

知道玉簪样式的人不多。

除了是苏大少爷送的,她想不到谁会送木簪给她们家郡主。

而且看郡主的神情,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人家送了她一支木簪。

拂云郡主摸着木簪,脸上红晕密布。

珊瑚故意打趣她道,“那支玉簪是准备送给王妃的,郡主要把这支木簪送给王妃吗?”

拂云郡主瞪向珊瑚,“哪有你这样做丫鬟的,一直打趣我!”

“这支木簪……。”

“你不要和母妃说,”拂云郡主道。

珊瑚看的出来她们家郡主挺喜欢苏大少爷的。

苏大少爷送的木簪她怎么舍得送给王妃,而且也不适合。

拂云郡主坐在马车内,手一直摸着木簪,觉得有些口渴,她道,“给我倒点水。”

珊瑚赶紧给拂云郡主倒了杯茶。

拂云郡主喝完,过了一会儿她又要。

接连三回,珊瑚纳闷了,“郡主你吃什么了,怎么这么渴?”

拂云郡主没说话。

她总不好意思说苏大少爷给她烤的鱼盐放了两回吧。

拂云郡主没好意思说,但小厮好意思。

骑马回府的路上,小厮望着苏崇道,“大少爷,你烤鱼的技术比在青云山的时候差太多了。”

“哪差了?”苏崇问道。

“我今天从的鱼都没放盐,”小厮道。

“不可能!”苏崇道。

“我每条鱼都放盐了,拿捏的很精准。”

小厮望着他,“大少爷确定?”

苏崇望着小厮,渐渐的,他就嘴角抽抽了。

这是他第二次在她面前失手了。

他的形象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