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一十四章 牛棚

第五百一十四章 牛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昨日03:06更新  字数:2771

谢景宸骑在马背上。

他俊美无俦的脸阴冷的能滴墨。

眼神冰冷如刀。

勇诚伯世子的手有些颤抖。

如果苏锦的手能活动,她有十足的把握下毒把他撂倒。

但是现在,她连话都说不了。

谢景宸就那么看着。

勇诚伯世子慌乱的往后退。

身后就是悬崖。

他脚踩到边缘,乱石带着泥土往下掉。

他手里的刀距离苏锦的颈脖越来越近。

他望着谢景宸道,“别过来!否则我就要她的命!”

他刀一用力,冰冷的刀锋划过苏锦的雪白的藕颈。

刺疼感传来,她清晰的感觉到血流下来。

谢景宸眸光猛的一缩。

这声音……

勇诚伯世子拖着苏锦往旁边站了站,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谢景宸。

“放了世子妃,我饶你不死!”谢景宸道。

饶他不死?

这是要追究到底了?!

勇诚伯世子要的是全身而退,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

但看谢景宸的神情,显然不可能。

但苏锦在他手里,谢景宸不敢轻举妄动,甚至勇诚伯世子看出了他眼底流露的紧张。

人有了弱点就容易击败了。

勇诚伯世子刀低着苏锦的脖子,望着谢景宸道,“我要你一条胳膊!”

“你自断一臂,我就放了她!”勇诚伯世子道。

谢景宸握着缰绳的手攒的紧紧的。

谢景宸从马背上下来,他望着勇诚伯世子道,“你要敢动她一根寒毛,你今天休想活着离开!”

“你要我一臂可以,让她说话。”

其实勇诚伯世子更想要谢景宸的命。

但他觉得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女人送命。

天下女子那么多,以他镇北王世子的身份,还怕没人嫁给他吗?

以前他娶不了媳妇,那是因为体内有毒,没人愿意嫁给他守寡。

所以勇诚伯世子才要谢景宸一臂。

断一只臂膀,重伤之下,他不会输。

至于谢景宸要她拆开苏锦嘴里塞着的布条,勇诚伯世子是不可能答应的。

除非断一臂,否则他不会放了苏锦。

谢景宸站着没动。

双方陷入僵持。

不过很快,勇诚伯世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谢景宸在拖延时间。

现在只谢景宸一人,他都不一定能逃掉,若是再来人……

以镇北王府和东乡侯府的势力,他怕是要把牢底坐穿。

比起要谢景宸一只胳膊,他更想要自由。

他掐着苏锦的脖子道,“我没有时间跟你耗,要么拿你一条胳膊换她一条命,要么我杀了她,你我杀个你死我活!”

苏锦呼吸一点点被夺去。

谢景宸是真急了。

他抽出腰间佩戴的软剑。

勇诚伯世子抓着苏锦朝谢景宸的马绝影靠近。

他想要骑马离开。

站在马边上,勇诚伯世子就更有恃无恐了。

谢景宸知道自己不重伤,勇诚伯世子是不会放心的。

他抽出剑,朝自己刺下去。

谢景宸倒在地上,手捂着伤口,血掉了一地。

苏锦脸色刷白。

勇诚伯世子嘴角一勾。

他把苏锦往悬崖处一扔,自己翻身上马,转身就要逃。

谢景宸被勇诚伯世子的举动吓白了脸。

眼底一抹杀气闪过。

手中的剑朝勇诚伯世子扔过去。

剑直插勇诚伯世子的心口。

他身子一僵,低头看了一眼。

人从马背上翻了下来。

绝影受惊,扬蹄而去。

谢景宸其实并不确定这一剑能不能要勇诚伯世子的命,他把剑扔出去之后,纵身一跃,要去抱苏锦。

人是抱住了,却是抱着苏锦往下掉。

苏锦双手被束缚,全靠谢景宸抱她。

谢景宸一手抱着她,一手拿着随身携带的短匕首从石头上划过。

匕首和石头带出火花来。

削铁如泥的匕首,吹毛断发,坚硬无比。

可在划动中,断成了两半。

一半在谢景宸手中,一半从苏锦耳边划过,断了她一缕青丝。

真的。

苏锦没差点被活活吓死。

她无比的期盼电视剧中长在悬崖峭壁上的树能出来帮他们一把。

嗯。

也不知道是不是内心的祈祷被老天爷听到了。

真的有树。

但他们掉下来的冲击太大了。

那棵胳膊粗的树根本挡不住他们。

只感觉到被人从下往上狠狠的抽了一鞭子外,没有任何的用处。

悬崖下长了棵大树。

谢景宸抱着苏锦掉向大树。

不知道压断了多少树枝,谢景宸试图抓树干,但没能抓紧,稍稍缓冲了下。

就和苏锦一起摔了下来。

两人一起晕了过去。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苏锦醒来时,只觉得浑身没有哪一处不疼。

有人在擦拭她的手。

只是轻轻的碰触就疼的到浑身打哆嗦。

她猛然睁开眼睛,倒是把给她擦拭伤口的妇人吓了一跳。

“姑,姑娘,你醒了?”那妇人声音颤抖。

苏锦想起身,只是身子一动,就疼的她想杀人。

妇人忙道,“你身上不少淤青,别动。”

苏锦没发现谢景宸,她心中一慌,“我相公呢?”

“相,相公?”妇人懵了。

“姑娘说的是和你一起晕倒的男子吗?”

苏锦忙问道,“他在哪儿?”

妇人手往后指,道,“他在牛棚里。”

苏锦,“……。”

“怎么在牛棚?”

苏锦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从床上起身。

谢景宸为了救她,捅了自己一刀,当时就流了那么多血,苏锦不敢相信现在他怎么样了?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她。

只是浑身无力,差点摔趴下。

妇人赶紧扶她,歉意道,“实在对不住,我不知道那是你相公,我和相公遇到你们的时候,你双手被捆,我们以为你是被他挟持的。”

苏锦一看就是弱者。

谢景宸就不同了。

妇人和他相公脑补出苏锦和谢景宸同归于尽的场面。

本来都不打算救谢景宸的。

只是他还活着。

就这么放任不管,他十有**活不了。

然后——

男子就把谢景宸带了回来,双手双脚捆着,扔在了牛棚里。

等查清是好人就放了,是坏人,就任由他自生自灭。

嗯。

谢景宸是被牛给吵醒的。

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头牛。

四目相对。

谢景宸,“……。”

真的。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遭遇过这种场面。

当时就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