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绑架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绑架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35更新  字数:2767

嘴里塞着布条,双手双脚被捆,喊不了,也挣扎不了。

牛就那么望着他。

大概是反感属于他的地盘上多了个人吧。

苏锦出门,那妇人扶着她道,“姑娘慢点。”

听到声音,谢景宸望过来。

有那么一瞬间。

他想死了算了。

他一点都不想自己的窘迫处境被苏锦看到。

院子里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在打闹,还有一个老夫人在树荫下纳鞋底。

看到苏锦出来,两小孩远远的望着她,没敢上前。

苏锦急的朝牛棚走去。

一男子背着捆柴出来,妇人忙道,“当家的,快把人放了,那是这位姑娘的相公。”

“怎么是相公?”

男子忙把背上的柴放下,进牛棚放人。

谢景宸从牛棚出来,苏锦望着他腰间,急问道,“你伤的重不重?”

“我没事,”谢景宸道。

也不知道被塞了多久的布条。

他腮帮子酸的厉害。

“怎么会不重?”苏锦急红了眼。

“我明明看到你流血的。”

谢景宸抬手。

双手虽然一直被捆,但手腕包扎过。

他望着苏锦道,“掉的是掌心的血,刺破的只是锦袍。”

勇诚伯世子也算是镇北王府的常客了。

勇诚伯世子一开口,谢景宸就听出是他的声音。

虽然不明白勇诚伯世子为什么要挟持苏锦。

但谢景宸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

勇诚伯世子不是信守承诺的人。

他要是有什么万一,苏锦就更难从勇诚伯世子的手下逃脱了。

断臂、自尽这样的牺牲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不断臂,选择扎自己一刀,当时俯下身子,勇诚伯世子的视线只能看到剑见。

他根本分不清剑是穿破锦袍,还是刺杀自己的。

再加上血滴下不少,很容易蒙混视听。

只是他没想到勇诚伯世子心狠手辣到会把苏锦扔下悬崖。

他更没想到他们还能活下来。

苏锦浑身都疼,谢景宸也不遑多让。

每咳嗽一声,都牵扯着五脏六腑。

他是摔下来时震出内伤来了。

若不是苏锦帮他泡了两个月的药浴,泡出了铜筋铁骨。

那么高摔下来,他必死无疑。

“从那么高悬崖上摔下来还能活着,两位必是福泽深厚之人,快进屋歇着吧,”妇人道。

谢景宸勉强能走动。

苏锦要扶着才行。

两人回屋躺在床上。

苏锦和谢景宸同床共枕太多次了。

但这一次感觉和以前大不相同。

她内心无比的安宁。

如果还有别的,那就只有感动。

她从来没想过这世上会有人为了救她能豁出性命。

她今日出门是想求菩萨给她一点指示。

她不知道今日的遭遇算不算是她求来的。

但她已经有答案了。

谢景宸在咳嗽。

苏锦听出他咳嗽声中带着压抑。

他是在怕她担心吗?

苏锦小心坐起来帮谢景宸把脉。

谢景宸的脉象很乱。

他伤的远比他看上去要严重的多。

不赶紧医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苏锦喊人,妇人正在做饭,是那少年进来的,问道,“你是要喝水吗?”

“我需要笔墨纸砚写药方抓药,”苏锦道。

老夫人见少年进来,她吩咐少年道,“快去李秀才家借纸笔来。”

少年点点头,飞奔出去。

过了一刻钟,少年才拿了纸笔来。

纸张粗糙,笔毛差不多快掉光了。

苏锦将就着写了张药方,把头上的金簪拔下来,递给男子道,“有劳帮忙抓三副药回来。”

三副药治不好谢景宸的内伤,但足够谢景宸带她回镇北王府了。

就这么失踪了,还不知道爹娘如何担心。

待三天,不知道京都会不会炸开锅?

……

苏锦不知道,杏儿一醒过来,知道苏锦出事了。

京都就炸了。

她随身带的跨包里有东乡侯交给她的信号弹。

姑娘都出事了,下落不明。

信号弹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

信号一发出去,所有在京都的青云山兄弟都知道苏锦出事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东乡侯府。

东乡侯带人匆匆赶到大佛寺,问杏儿道,“出什么事了?”

杏儿嚎嚎大哭,“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姑娘不见了。”

而且不只是姑娘不见了。

姑爷也不见了。

杏儿把苏锦失踪前发生的事告诉东乡侯,东乡侯一听就猜到苏锦被人绑架了。

只是当时天色已晚。

天际最后一抹晚霞被夜色吞没。

东乡侯想杀人。

他不敢相信这一夜他女儿是怎么过的。

谢景宸到底有没有和她在一起。

想到无数种可能,每一种可能都能让他发狂。

冀北侯劝他冷静,“如果是被绑架了,一定会有信送来,切勿急躁,让绑匪情急之下撕票。”

东乡侯眸底寒芒毕露,“我倒要瞧瞧到底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绑架锦儿?!”

他们只能耐心等。

等绑匪提要求。

这一夜,东乡侯府没一个睡的着的,哪怕是沈小少爷和九皇子。

天空繁星璀璨,蛙鸣一片。

勇诚伯府。

一小厮跪在地上,头压的低低的。

勇诚伯夫人在屋子里来回的走。

她心乱的厉害。

她从来没有那么慌乱过,心底总担心会出事。

偏偏自己的儿子到这会儿还没有回来。

虽然以前也有过儿子柳宿花眠,彻夜不归的情况,可她从来没有这么不安过。

丫鬟劝她,“夫人别担心,世子爷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有小厮跑进来,勇诚伯夫人急问道,“找到世子了吗?”

“没有,各个花楼都找过了,都没瞧见世子爷,”小厮回道。

“怎么会都不在?!”

“有没有遗落没找的?”勇诚伯夫人急道。

小厮保证没有。

勇诚伯夫人望向屋子里一直跪在地上的小厮。

她望过去的瞬间,小厮正好抬头。

眸光碰撞,小厮眸底闪过一抹慌乱,赶紧把头低下。

勇诚伯夫人又急又气,她都急的火烧眉毛了,他还瞒着不说!

“还不老实交待,给我拖下去乱棍打死!”勇诚伯夫人气道。

小厮吓住了,这才招认道,“世,世子爷挟持了镇北王世子妃去了别院。”

勇诚伯夫人身子一晃,要不是丫鬟扶她,她都能摔了。

她脸色刷白。

那是一个谁惹谁倒霉的煞星。

要挟持她做什么?!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