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一十七章 心绪

第五百一十七章 心绪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6:34更新  字数:2780

别院内。

勇诚伯夫人神情憔悴而焦灼。

丫鬟劝她,“夫人先歇着吧,世子爷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话音刚落,外面一小厮跑进来。

和端茶下去的丫鬟撞上。

丫鬟手里的茶盏往地上一砸。

哐当之声传开,茶盏四分五裂。

丫鬟被撞到在地,手朝茶盏碎片扑过去。

“啊……!”

惊叫声把所有人的眸光吸引过去。

小丫鬟手鲜红一片。

小厮没理会她,快步上前道,“夫人,世子爷他,他……。”

小厮脸色惨白。

勇诚伯夫人心沉到了锅底,“锋儿,锋儿他……。”

小厮不敢禀告。

丫鬟催道,“你倒是快说啊,你想把夫人急死吗?”

不是他不说。

是他不敢说。

他怕夫人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

可纸终究保不住火的。

小厮哽咽道,“世子爷他……被人给杀了。”

勇诚伯夫人身子一晃,丫鬟赶紧扶着她才没有摔了。

她脸色惨白如纸,身子在颤抖。

眼泪模糊了双眼,眼泪模糊了双眼。

心如刀绞。

受不了这份沉重的打击。

勇诚伯夫人晕了过去。

屋子里乱成一团。

把勇诚伯夫人扶上床,丫鬟问小厮道,“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杀世子爷?!”

小厮摇头。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明是世子爷吃了熊心豹子胆绑架镇北王世子妃。

世子爷被杀,除了是被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杀的,哪还有别的可能?

大夫赶来帮勇诚伯夫人施针。

等她醒过来,勇诚伯世子的尸体已经抬回去了。

天气炎热,尸体在野外过了一夜,已经散发臭味了。

勇诚伯夫人扑在尸体上痛快。

那场面实在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勇诚伯匆匆赶来,虽然已经知道勇诚伯世子被人给杀了的事,但真见到,也还是承受不了丧子之痛。

勇诚伯夫人是崇国公庶妹,勇诚伯是靠着崇国公府一步步爬到勇诚伯的位置上的。

在勇诚伯府,勇诚伯夫人说一不二。

勇诚伯别说妾室了,他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

膝下只有一双儿女,如今儿子被杀,他断后了。

勇诚伯脚步踉跄的走过来,勇诚伯夫人哭着扑到他脚边,“老爷,锋儿死的太惨了,你要给他报仇啊!”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岂能不报?

可他也得知道仇人在哪里吧?

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失踪,已经闹的京都人尽皆知了。

勇诚伯世子是绑架镇北王世子妃才被杀的。

他的尸体找到了,那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呢?

谢景宸随身携带的软剑,勇诚伯见了,但认不出来。

谢景宸极少在人前动武,让他拔出剑的时候更是少之又少,外人自然不得而见。

知道勇诚伯世子是在悬崖边找到的,他让小厮去悬崖下看看情况。

一个多时辰后,小厮回来了。

带回来他们在悬崖下找到的东西。

一把断成两截的匕首,还有一支金簪以及一些碎裙裳。

匕首端上来,勇诚伯惊站起来。

那把匕首他认得!

那是先皇赏赐给老王爷的。

吹毛断发,削铁如泥,是把万中无一的好匕首。

“这些东西是在哪里找到的?!”勇诚伯急问道。

“是在悬崖底下,”小厮忙回道。

“那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呢?!”勇诚伯夫人嗓音沙哑,眼底带着恨意。

“没见着,悬崖底下臭烘烘的,到处是骨头和被咬烂的肉。”

他们不敢猜那些肉是世子爷的马还是……

但小厮们这么说,勇诚伯和勇诚伯夫人就直接当谢景宸和苏锦尸骨无存了。

本来还愁着怎么给儿子报仇,现在仇人坠崖了,这仇非但不能报,还得瞒着。

镇北王和东乡侯若是知道他们的儿子女儿是被勇诚伯世子绑架坠崖身亡的,必定会不顾一切的报复勇诚伯府。

这样的怒气,勇诚伯府承受不起。

所以——

知道勇诚伯世子绑架苏锦的丫鬟小厮都得死。

勇诚伯夫人几度昏厥。

勇诚伯世子装殓进棺材中,勇诚伯亲自带回府。

对外宣称勇诚伯世子是在别院被人毒杀而亡的。

镇北王府。

牡丹院。

南漳郡主歪在贵妃榻上,神情慵懒。

赵妈妈在给她倒茶。

一丫鬟匆匆进府,道,“郡主,勇诚伯世子死了。”

南漳郡主心头一震。

“谁死了?!”她不敢置信,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勇诚伯世子死了,”丫鬟回道。

赵妈妈望向南漳郡主,她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但南漳郡主脸上却是找不到一丝惶恐。

她摆了摆手。

屋子里的丫鬟都退下去。

南漳郡主脸上一抹笑意绽放,“还真是个好消息。”

“郡主?”赵妈妈不解。

勇诚伯世子是自己人。

他死了,郡主怎么还高兴?

不过转头一想,赵妈妈就明白了。

她望着南漳郡主,“要不要派人禀告老夫人?”

南漳郡主歪在小榻上道,“勇诚伯府都在老夫人掌控之中,这么大的事,她岂能不知?”

静安寺。

老夫人跪在菩萨跟前,真诚的诵读经文。

从昨晚起,她就有些心绪不宁。

诵读经文能让她稍稍心安。

王妈妈就站在身侧,红袖上前道,“王妈妈,勇诚伯府的小厮找老夫人。”

王妈妈摆摆手,红袖退下。

王妈妈望向老夫人道,“老夫人,勇诚伯府小厮求见您。”

老夫人心头一慌。

她抬手,王妈妈扶她起来。

跪的有些久了,老夫人有些体力不支。

王妈妈扶着她往前,两妇人走进来,边走边聊:

“你说这人啊,真是世事无常,前儿还在街上瞧见勇诚伯世子,转过脸他就死了。”

“可不是,可怜勇诚伯就这么一个儿子,世子一死,他就无后了。”

“辛辛苦苦挣得爵位和家业,后继无人。”

老夫人身子一晃,王妈妈差点没扶住她。

人是扶住了。

但老夫人手里捏着的佛珠重重摔落在地。

王妈妈知道老夫人疼勇诚伯世子,刚要劝她,结果老夫人抬脚往前走。

她走的很快,那串佛珠被老夫人脚一踢,滑到了角落里。

出了门,勇诚伯府的小厮快步上前,向老夫人报丧。

老夫人脸上的血色迅速退散。

两眼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