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一十九章 夸赞

第五百一十九章 夸赞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703

谢景宸一口气涌到胸口,疼的他咳嗽不止。

咳嗽声之大,把院外的妇人都吸引了进来。

“这是怎么了?”她问道。

“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瞧瞧?”

那药方是苏锦写的。

妇人没见到她给谢景宸把脉,只当她是凭记忆誊抄的。

这药可不是随便乱吃的,就算以前适用,现在也未必。

何况谢景宸是从悬崖上摔下来的。

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没有粉身碎骨,也没有断胳膊断腿,只是一点内伤,已经是老天爷保佑了。

男子去抓药的时候,妇人就建议请大夫,苏锦说不用,她也只能随苏锦。

没吃药前虽然也咳嗽,却也没有这么厉害。

这一吃药,咳嗽声这么剧烈,实在很难叫人不怀疑是药有问题。

“不用,”苏锦尴尬道。

妇人觉得苏锦够执拗,哪有拿自家男人性命开玩笑的,又不是缺钱的人。

那支金簪买药用的不过十分之一。

把钱给她吧,她很大方的全部送给了她,当作答谢。

他们一家老小挣十年也不过那个数。

出手阔绰,怎么就不愿意给自家男人请个大夫呢?

妇人性子急,偏生嘴又笨拙,不知道该如何劝。

谢景宸咳的嘴里都有了血腥味。

从悬崖上摔下来的内伤都不及苏锦一句话把他气出来的严重。

苏锦去倒了茶来,谢景宸喝了两口,方才缓了几分。

他就拿两只眼睛望着苏锦。

妇人被他那如狼似虎的眼神看的心底发毛,赶紧转身走了。

苏锦瞪他,“你都把人吓着了!”

谢景宸不想说话。

被气的胸口痛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他不说话,苏锦反倒不自主了。

他真生气了?

可她说的是真心话啊。

昨儿出门,就看到他和那头牛深情对望。

她有此担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但依照谢景宸的脾气,他肯定气的不轻。

想到坠崖的事,苏锦心就软了,气大伤身,更不利于内伤恢复。

苏锦凑上去,在谢景宸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谢景宸没反应。

虽然心底的怒气消了那么一分。

苏锦能怎么办,自己造的孽,怎么也要想办法弥补啊。

她朝谢景宸的唇瓣亲过去,本来只想蜻蜓点水,结果腰被谢景宸一抱,把这个吻加深了。

屋外走进来两小孩。

看到这一幕,小脸一红。

做哥哥的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另外一只手捂住妹妹的。

转了身后,把妹妹往外拖。

妹妹抗议道,“哥哥拖我做什么,还没问大姐姐他们吃不吃桂花糖藕呢。”

软糯声传入耳,苏锦身子一激灵。

一把将谢景宸推开。

要说谢景宸也是够倒霉,猝不及防之下被苏锦一推,后脑勺磕到了床头上。

砰的一声传开。

谢景宸倒吸了一口气。

苏锦手足无措。

“你……没事吧?”苏锦问的小心翼翼,她觉得自己可以一头撞死了。

谢景宸眼神哀怨的看着她。

谁惹她谁倒霉,他知道。

但为什么他也在内?

谢景宸反省自己是不是也该去烧几捆香。

这才只是亲了两口,要是来点别的,他还能有活命?

接连碰了两回壁,谢景宸老实了很多,谁让他娶了个爱大煞风景的媳妇,不认也得认了。

再说苏崇他们,确认那匹马是谢景宸的,他们就带着马回了东乡侯府。

看着马背上的血迹,所有人心头都沉甸甸的。

……

一夜好眠。

清晨醒来,苏锦觉得浑身疼痛缓了三分,至少胳膊不会抬一抬就疼的人蹙眉。

谢景宸吃的是苏锦开的药方,再加上他身强体健,恢复速度比苏锦预料的要快的多。

清晨醒来,比她还要精神抖擞。

苏锦和妇人身高差不多,穿的是妇人没舍得穿的新衣裳,谢景宸身量比男子高,他穿的衣裳是男子买药的时候顺带买回来的。

寻常袍子,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朗,看的人砰砰心跳。

嗯。

长的好看的人到哪里都惹人惦记。

昨儿来租牛用的老妇人,早上来牵牛,看到了谢景宸。

当时老妇人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这男子生的一副好面孔,这相貌,十里八乡的姑娘哪有不愿意嫁的。

她走过来,围着谢景宸转了一圈,去和这家的老夫人说话道,“老姐妹,这是谁啊,瞧着身板,挑大粪走两里地都不带喘气的,还没有娶媳妇吧?”

谢景宸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色。

更叫他生气的还是苏锦。

她从屋子里出来,迈步下台阶,正好听到老妇人淳朴的话。

真的。

完全没忍住笑出了声。

谢景宸转身望过来,苏锦脸上的笑赶紧忍着,只是抖动的肩膀泄露了她憋不住的事实。

谢景宸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他到底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

形容他身强体健就算了,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形容?!

谢景宸抬脚回屋。

妇人感觉到他的怒气,有些害怕。

谢景宸和苏锦的穿戴都不俗,尤其是谢景宸扔掉的锦袍,滚边用的是金丝银线。

让这样身份尊贵的人去挑大粪……

他能不生气吗?

妇人赶紧过来道,“春花婶,他是我远房表妹夫,你这样说,我表妹……。”

想到苏锦的笑,妇人到嘴边的话给咽下去了。

自家相公都快要气晕了,她还笑的那么灿烂。

老妇人一脸失望,若是可以,她还想给自己的孙女儿撮合下,没想到名草有主了。

不过看到苏锦的容貌,老妇人笑道,“你这表妹和表妹夫瞧着就般配的很,男才女貌,乃是天作之合。”

“我还有事忙,就先走了啊。”

妇人赶紧把牛牵出来,让老妇人牵出去。

妇人朝苏锦走过去,尴尬道,“乡下人不会说话,让夫人见笑了。”

“没事,夸赞的很真挚淳朴,”苏锦闷笑道。

妇人,“……。”

屋内,谢景宸又在咳嗽了。

这地方他是片刻也不想多待了。

苏锦为刚刚没忍住的笑尽量弥补,她望着妇人道,“从这里到京都要走多久?”

妇人想了想道,“以我的脚程,天不亮出发,能赶到京都吃午饭。”

苏锦,“……。”

怎么这么远啊?

谢景宸或许能走这么久,她肯定是走不了的。

苏锦将最后一支金簪和耳朵上的珍珠耳坠摘下,递给妇人道,“有劳帮我们买驾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