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二十一章 画像

第五百二十一章 画像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673

时间不等人。

帮大皇子把脉过后,苏锦回屋写药方。

昨天借来的纸还剩一张。

李大牛要去抓药,苏锦没同意。

大皇子所之毒耽误不得,需要快去快回。

买辆马车都被人盯,被打的这么惨,万一路有事耽搁了,大皇子这条命保不住了。

对于这个刚冒出来的身份尊贵的表哥,苏锦赌不起。

谢景宸接了药方,把马车卸了,骑马离开。

等谢景宸走后,苏锦让男子帮忙把大皇子抬进屋。

毕竟是大皇子,让他待牛棚不大好。

把大皇子搬进屋后,妇人和李大牛退出来。

李大牛望着妇人道,“她好像不认得自己的表哥。”

妇人也觉得纳闷呢。

自己的表哥自己不认识,反倒夫婿认得,这也太怪了些。

“许是远房表哥吧,”妇人猜测道。

只是这一家子人长的也太好看了些。

谢景宸直奔镇子,进药铺抓药。

小伙计接了药方,道,“客观稍等。”

小伙计仔细抓药,这药的分量是错不得分毫的,否则会出人命的。

两衙差走过来,边走边道:

“也不知道镇北王世子是不是还活着?”其一衙差道。

“我看悬……。”

“听说镇北王世子的马鞍有一摊血迹,好不容易才解毒,又娶了媳妇,立为了世子,要这么一命呜呼了,要是我,肯定死不瞑目,”另一衙差道。

“这里有家药铺,进去问问。”

谢景宸眉头拧的紧紧的。

衙差走进来。

小伙计赶紧放下手头活计,问道,“两位差爷可是有事?”

其一衙差把画像打开,问道,“可见过画人来求医?”

画画的正是谢景宸。

画的还挺像。

身穿锦袍,头戴玉冠,器宇不凡。

画的太尊贵不凡,以至于他换了身普通长袍,被人忽视了个彻底了。

或者说是先入为主吧,认定谢景宸重伤或者已经死了,所以没有受伤的人衙差都懒得多看一眼。

小伙计瞅了眼谢景宸,再看看画像,觉得挺像的。

可是衙差在,不应该没看见。

小伙计好道,“这人犯了什么罪?”

“只管说有没有瞧见,不该问的少问,”衙差脾气不是很好。

小伙计见谢景宸没有一点心虚,觉得应该是人有相似,便摇头道,“没见过。”

“走,去下家药铺问问,”衙差道。

小伙计把药抓好。

谢景宸付了钱,拿药走人。

时间紧迫,他没工夫和衙差周旋,再者大皇子遇刺,刺客没准儿还在镇子,会是什么人刺杀大皇子,谢景宸多少心里有数。

除非是镇北王府和东乡侯府的人找来,否则谢景宸不会暴露身份。

为了确保苏锦和大皇子周全,谢景宸只能让王府和东乡侯府多担心一趟了,左右明天回京了。

谢景宸快马加鞭回了小院,苏锦赶紧把药煎,喂大皇子服下。

嗯。

药是妇人喂的,谢景宸怕苏锦累着,不让她喂。

苏锦问谢景宸道,“他是云妃生的?”

是皇子,又是她表兄。

除了是云妃所出,苏锦想不到别的可能了。

谢景宸道,“倒不是云妃亲生。”

“不是?”苏锦有点诧异。

谢景宸对苏锦的吃惊很是无语。

连大皇子的事她都不知道,居然会一手高超医术。

谢景宸只能替她解疑。

“大皇子的生母是慧妃,当年慧妃身怀有孕时其母族犯错,受母族牵连要被太后处死,是云妃求皇饶慧妃一命。”

“慧妃难产,生下大皇子后过世了,临死前,把大皇子托付给了云妃,至今,大皇子还记名在云妃膝下。”

记名在云妃膝下,是云妃的儿子。

冀北侯是云妃的舅舅。

苏锦是冀北侯的孙女儿。

大皇子自然是苏锦的表哥了。

慧妃极其母族被诛灭,大皇子无依无靠,只有靠着云妃之子,搭冀北侯这个外祖。

这么多年,太后和皇后压根没把大皇子放在眼里。

大皇子也从不争夺二皇子的风头,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如今东乡侯回来,还带回了崇国公府大少爷。

苏锦又嫁给了谢景宸,成了镇北王世子妃。

冀北侯府势力远胜从前。

估计是怕冀北侯府会扶持大皇子,所以先下手为强了。

谢景宸一点都不怀疑东乡侯府是崇国公府的克星。

不然怎么会刺杀大皇子,大皇子都只剩下半条命了,躲个马车,还能躲到苏锦跟前,被她给救了。

崇国公府。

书房外的回廊。

崇国公心情很好的斗鸟。

东乡侯府和冀北侯府急的火烧眉毛,满京都的找人,崇国公心情岂能不美好?

暗卫李忠前,道,“国公爷,二皇子回京了。”

“那大皇子呢?”崇国公问道。

“大皇子下落不明,”李忠回道。

崇国公眉头拧的紧紧的。

李忠一看知道崇国公对这样的答复不满意。

毕竟下落不明是可能会回京的。

像东乡侯都“死”了十五年,不还是回来了,而且是回来专门和国公爷作对的。

没有见到尸体,不能掉以轻心。

但大皇子不同。

李忠道,“大皇子身剧毒,在京都外三十里的镇子失踪了,暗卫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派人继续找!”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崇国公冷道。

“东乡侯府和镇北王府在找人,国公府派人搜查的话,怕是会被他们给误会,”李忠担忧道。

“算算时间,这会儿大皇子应该已经毒发身亡了。”

顾及东乡侯府和镇北王府,寻找大皇子一事不了了之。

御书房内。

镇北王和东乡侯两天没早朝了,皇得知谢景宸的马鞍山有血迹一事,也替他和苏锦捏一把冷汗。

心情不好,批阅奏折时心不在焉。

昨儿的奏折都还没有批完,今天又多了不少。

皇拿起奏折,完全看不进去。

外面,小公公跑进来道,“皇,不好了,出事了。”

瞬间——

皇的心掉到了谷底。

福公公心提到了嗓子眼。

可别是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真出意外了啊。

小公公前道,“皇,二皇子和大皇子回京途遇刺,二皇子受了伤,大皇子毒下落不明。”

皇脸色一变。

猛然从龙椅站起来。

福公公忙道,“皇别担心,大皇子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