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三十五章 紧张

第五百三十五章 紧张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2737

喜鹊出门,正好红缨走过来。

身为南漳郡主身边的大丫鬟,架子肯定少不了。

紧绷着张脸,逮着喜鹊就是一通训斥:

“偌大一个清秋苑,院子里也没一个丫鬟照看,池夫人不会说话,你们就这么欺负她吗?!”

这话听得喜鹊实在是刺耳。

论欺负,谁比得过南漳郡主?

前几天夫人病了,找南漳郡主要请大夫,迟迟不来。

不得已劳烦了世子妃,南漳郡主又派大夫来了。

被训斥了还要陪着笑脸。

“清秋苑少有人来,夫人刚醒,便在屋子里伺候了,还望红缨姐姐见谅,”喜鹊嘴甜道。

当着大夫的面,红缨也不敢太过分。

“池夫人起了没?”红缨问道。

“郡主让我领大夫来给她瞧瞧。”

喜鹊便道,“前几日,夫人是病了,但已经好了。”

红缨垮着个脸,她都领着大夫来了,却告诉她病好了?

病好了,昨儿还和世子妃告状?!

还惊动了王爷?!

“我只是奉命领大夫来,池夫人病好了,也能让大夫请个平安脉,郡主也好跟王爷有个交代,”红缨脸色不善。

绿翘走过来,拉了喜鹊一把道,“让大夫给夫人把脉,我们也安心。”

喜鹊一脸狐疑。

要是能让大夫把脉,她就不阻拦了。

绿翘稍稍一用力,就把喜鹊拉到一旁。

红缨抬脚走进去。

大夫紧随身后。

地上一滩水迹,红缨是一脸嫌弃。

池夫人躺在床上,纱幔合上。

她走进去的时候,池夫人撩开纱帐看了红缨一眼。

四目相对。

池夫人愣了下,赶紧把纱帐放下来。

但红缨还是看到了池夫人的容貌。

很美。

也很难看。

上面疤痕纵横,一目了然。

这还是用了世子妃给的祛伤疤的药膏,要是没用,还不知道难看成什么样子。

绿翘瞧见踩脚凳旁的绣鞋,脸色变了一变。

她赶紧端了绣凳走过去,脚轻轻一踢,就把绣鞋踢到了床底下。

她把绣凳放下,道,“有劳大夫给我家夫人把脉。”

大夫坐下,对着纱幔道,“把手伸出来。”

很快,一只手伸出来。

看着那只粗糙的手,喜鹊懵了。

夫人的手修长如竹笋,极其好看。

这是……

绿翘把绣帕搭在手上,大夫才开始把脉。

一两个呼吸的功夫后,大夫蹙眉了。

“夫人不必紧张,”大夫道。

“心跳的太快,我没法帮忙把脉。”

红缨脸上浮起一抹鄙夷。

真是上不了台面。

让大夫把脉也能吓的心跳加速。

这府里还能找到比池夫人更胆小的吗?

过了会儿,脉搏才平稳下来。

大夫把脉后,道,“夫人脉象沉稳,问题不大,只是有些肝火旺盛,开几副药服下即可。”

大夫写了药方,红缨道,“我会派人抓药送来。”

说完,拿着药方领着大夫离开。

绿翘送红缨出清秋苑。

确定人走了,彩菊才把纱帐掀开,拿袖子擦脑门上的冷汗。

刚刚真是吓死她了。

好在是有惊无险的糊弄过去了。

下回可别再让她做这样的事了,她胆小。

送走大夫后,红缨回了牡丹院,把请大夫给池夫人诊脉的经过一说。

南漳郡主兴致缺缺。

红缨继续道,“奴婢瞧见了池夫人的脸,伤痕累累,要不是奴婢有心理准备,估计要被她吓的不轻。”

这事南漳郡主感兴趣的多。

红缨把药方递上,南漳郡主眸光微动,刚要给红缨使眼色,外面走过来一眼道,“郡主,老夫人让您去栖鹤堂一趟。”

南漳郡主眉头拧着。

有些天没去栖鹤堂请安了,倒把这事给忘了。

没想到才晚去了会儿,就差人来请了。

南漳郡主不想去,道,“就说我身子不适,明儿再去给她请安。”

栖鹤堂。

内屋。

老夫人跪在蒲团上诵经祈福。

丫鬟走进去道,“老夫人,郡主身体不适,说明儿再来给您请安。”

老夫人嘴角勾起一抹冷弧。

她手中佛珠拨弄着,把王妈妈打发走。

王妈妈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在门外站了片刻,小丫鬟就跑出来了。

王妈妈眼神黯淡,她知道老夫人找南漳郡主何事,她只是没想到老夫人这么防备她。

小丫鬟又去了牡丹院。

听到老夫人又让丫鬟来,南漳郡主脸上闪过一抹不虞。

“让她进来,”她道。

小丫鬟走进去,南漳郡主歪在贵妃榻上,神情慵懒无比。

小丫鬟福身道,“老夫人说如果郡主不想管家权旁落世子妃之手,就不要在池夫人的药里动手脚。”

南漳郡主眉头一紧。

她要给池夫人一点苦头吃,这事老夫人都猜到了?

小丫鬟禀告完,福身退下。

见南漳郡主眉头紧锁,赵妈妈劝道,“郡主,还是听老夫人的吧。”

“池夫人对您构不成威胁,万一被世子妃逮到把柄,得不偿失。”

南漳郡主心里也在打鼓。

要是以往,她肯定不会把老夫人的话放在心上。

但是勇诚伯世子死了,还是死在世子和世子妃的手中。

老夫人比谁都不希望他们好过。

她若是丢了管家权,接手的必定是世子妃。

“罢了,让她再痛快些日子,”南漳郡主松口道。

……

清玉阁。

暗卫走进去。

他把锦盒里的碎玉佩递给掌柜的看。

“能不能打造一块一模一样的?”暗卫问道。

掌柜的把玉佩拿起来看了几眼,摇头道,“这玉佩材质上乘,又碎的彻底,小铺子没法打造。”

暗卫失望的拿起锦盒出了清玉阁。

一连去了四五个铺子,得到的答复都一样。

从金玉阁出来,暗卫垂头丧气。

金玉阁是京都最大的首饰铺子。

如果金玉阁都打造不了,就希望渺茫了。

醉仙楼,二楼。

北宁侯世子站着窗户处,看到暗卫,他道,“是景宸兄的暗卫。”

小伙计正在摆饭菜。

南安郡王见了道,“快把他叫上来付账啊。”

北宁侯世子,“……。”

从怀里摸出一锭碎银子,北宁侯世子朝暗卫砸过去。

出于暗卫的本能,暗卫手中的剑把银子打落,正好滚到一小乞丐跟前。

小乞丐捡起来,飞快的跑了。

暗卫抬头,就看到了北宁侯世子向他招手。

暗卫不知道找他何事,抬脚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