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四十章 瑕疵

第五百四十章 瑕疵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3069

南安郡王在柳师傅处待了小半个时辰。

小公公在门外等的不耐烦之际,南安郡王才翻墙出来。

小公公迎上去道,“南安郡王,二皇子请您去承德殿一趟。”

二皇子找他?

南安郡王眉头拧的紧紧的。

他和二皇子八竿子都打不着。

二皇子怎么会想起来找他?

他还急着去镇北王府呢。

只是二皇子专程派了小公公来请他,不给面子说不过去。

“前面带路吧,”南安郡王道。

走了一刻钟才到承德殿。

南安郡王和崇国公世子一党以前是井水不犯河水,现在是相看两相厌。

他们把崇国公世子几个揍的那么狠,二皇子找他,南安郡王委实想不通。

看到南安郡王,二皇子也是头疼。

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寿宁公主是什么眼光。

她怎么就看上了南安郡王?

虽然家世还行,容貌也还过得去,可性子太差,怎么看怎么欠揍。

寿宁公主打着他的幌子找南安郡王,二皇子不好拆寿宁公主的台。

南安郡王给二皇子见礼后,道,“不知道二皇子找我来是?”

二皇子只能找话题尬聊了,“听崇国公世子说和你有些矛盾,我希望哪天我痊愈了,设宴一桌,你和jìngguó侯世子他们能赏脸,大家化干戈为玉帛。”

南安郡王没想到找他来是为了这事。

看着二皇子苍白的脸色,南安郡王觉得他脸上刻着字——

管的宽。

和崇国公世子和解,他还真不愿意。

南安郡王笑道,“崇国公世子是苏兄的堂弟,大家都是一家人。”

“比武切磋而已,算不得矛盾。”

场面话,二皇子只能听听笑笑。

南安郡王告辞。

二皇子忙道,“再陪我聊会儿吧。”

南安郡王眉头一拧。

他和二皇子有什么可聊的吗?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刻钟,南安郡王实在待不住了。

这时候小公公才进来禀告道,“二皇子,寿宁公主来看您了。”

二皇子松了一口气。

再不来,他坚持不住了。

二皇子脸上的表情,南安郡王一览无余。

敢情一再留他,是为了寿宁公主?

把他坑的那么惨,还敢觊觎他?!

隐约有脚步声传来,伴随着叮铃悦耳之声。

寿宁公主含羞带燥的走进来,南安郡王哎呦的叫了一声。

寿宁公主懵了。

只见南安郡王捂着肚子道,“肚子疼,我先告辞了。”

说完,不等二皇子答应,南安郡王转身就走。

路过寿宁公主身边的时候,更是快的仿佛一阵风。

寿宁公主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不见了。

她快步追出去,只捕捉到南安郡王奔驰的背影。

寿宁公主脸涨的通红,气的她扯着手中绣帕,狠狠的跺脚。

他这分明是不想见她!

寿宁公主气的眼泪直飚。

宫女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不是肚子真疼的难受,南安郡王绝不会跑那么快的。”

“把柳师傅叫来见本公主!”寿宁公主磨牙道。

……

一口气跑远了。

南安郡王才停下来。

以后皇宫还是少来为妙。

被人觊觎的感觉真不好受。

想到寿宁公主害他匆忙定亲,至今不知道未婚妻是谁,南安郡王就一脸不爽。

骑上马背,南安郡王骑马出宫。

……

凤阳宫。

寿宁公主回去后,就在生闷气。

为了见南安郡王,她特意挑了套最好看的裙裳,精心打扮。

结果他都没有正眼看她一下,就跑了。

寿宁公主觉得自己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羞辱。

喝了半盏茶,越想越生气。

小公公进来道,“公主,柳师傅来了。”

“让他进来。”

很快,柳师傅就进来了。

毕恭毕敬的给寿宁公主见礼。

寿宁公主问他,“南安郡王找你何事?”

柳师傅看了寿宁公主一眼,道,“郡王爷找小的打造一块玉佩。”

“什么玉佩?”寿宁公主刨根问底。

“是郡王爷的定亲玉佩,他的玉佩被人给偷了,找小的打造一块一模一样的,”柳师傅回道。

原来是为了退亲。

寿宁公主心情好了很多。

“然后呢?”寿宁公主追问道。

“郡王爷不记得那玉佩长什么样子,形容的囫囵不清,纵然我打磨技术再高,也爱莫能助,”柳师傅道。

“本公主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帮南安郡王把玉佩打造的一模一样!”寿宁公主道。

柳师傅,“……。”

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

不知道玉佩长什么样子,他也不能梦到啊。

柳师傅不好与寿宁公主争执,告辞退下。

寿宁公主坐在小榻上,拿了抱枕当南安郡王痛揍。

玉佩被偷多久了,还没找到!

……

刚在皇宫翻了墙,到了镇北王府,南安郡王又打算翻墙进后院。

正准备下马,一个喷嚏打了,南安郡王眼泪没差点飚出来。

想了想,南安郡王还把翻墙的念头打消了。

那一墙角的仙人掌,太吓人了。

万一失脚了,没人拉他一把,他可不想扑过去宠幸那一堆仙人掌,完了还要赔钱。

老老实实的走到镇北王府大门口,规规矩矩的进的门。

书房内。

谢景宸在翻看账册。

丫鬟敲门道,“世子爷,南安郡王来了。”

“让他进来,”谢景宸道。

他说话的时候,南安郡王正走到门边。

丫鬟刚要帮忙推门,南安郡王已经把门推开了。

谢景宸望着他道,“玉佩定制不了?”

“有我出马,有什么搞不定的?”南安郡王摇着玉扇道。

谢景宸望着他。

南安郡王把玉扇收起来道,“那玉佩有秘密,我用了十坛女儿红把它挖了出来。”

“什么秘密?”谢景宸拧眉道。

南安郡王看了他一眼,道,“那块玉佩是假的。”

“假的?”谢景宸语带吃惊。

南安郡王点头,道,“王爷前些日子带着赵兄的玉佩去找过柳师傅,那块玉佩就是柳师傅帮忙打造的。”

“赵兄的玉佩精致非常,柳师傅没能找到一块可以媲美的玉,最合适的一块玉佩略有瑕疵。”

“正巧,有瑕疵的那一部分丢了,”南安郡王耸肩道。

抛去有瑕疵那一块,便是柳师傅都分不出真假。

但丢了那一块正好有瑕疵,柳师傅一眼就认出来了。

王爷摔碎玉佩,避开那一点瑕疵,正好可以以假乱真。

只是南安郡王实在想不明白镇北王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有那幅画……

看着谢景宸蹙眉,南安郡王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镇北王此举分明是不想景宸兄往下查。

他也不知道告诉他玉佩的事应不应该。

他应该和楚舜他们商议下再来的,南安郡王有点后悔了。

画像的事,还是听听楚舜他们的意见再说吧。

南安郡王说完,把折扇打开道,“我先回去了,女儿红记你账上。”

南安郡主走了,谢景宸还坐在那里拧眉沉思。

王爷越是藏着掖着,他就越是好奇。

打碎的是块假玉佩,那真玉佩一定还在父王手中。

父王那么在乎玉佩,一定不会随身佩戴。

想着,谢景宸起身,迈步出了书房。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