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四十七章 家宴

第五百四十七章 家宴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6:34更新  字数:2641

牡丹院。

南漳郡主有些困乏了,打算眯会儿。

结果刚闭上眼睛,丫鬟就进来道,“郡主,老夫人派了丫鬟兰芝来给您传话。”

南漳郡主睁开眼睛,眸底闪过一抹不耐烦。

这两天,老夫人频繁的派丫鬟来找她。

昨儿是叮嘱她不要在池夫人的药里动手脚。

这会儿又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让她进来,”南漳郡主道。

她没有坐正,就歪在贵妃榻上。

兰芝走进去后,福身道,“郡主,老夫人让您安排一下,今晚设家宴。”

“家宴?”南漳郡主眉头拧紧。

“怎么突然想起来办家宴?”

尤其今儿还是勇诚伯世子下葬的日子。

南漳郡主可不信老夫人会有那么好的闲情雅致。

这种明显怪老夫人事多的话,兰芝决定还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比较好。

老夫人为什么要办家宴,她也不知道啊。

虽然下毒没成功,老夫人也没有责怪她,但兰芝心还是慌的。

她不知道老夫人让她给大表姑娘下的是什么毒。

但做外祖母的这么做,总觉得过于阴狠了些。

兰芝禀告完,便福身退下了。

留下南漳郡主一脸不快。

“郡主?”赵妈妈望着她。

“你去准备下今晚家宴的事,”南漳郡主吩咐道。

她完全没有把家宴放在心上。

镇北王府是她掌控的。

内宅的事岂容的旁人插手。

这种被人使唤的感觉,南漳郡主很是不喜。

她倒要瞧瞧老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南漳郡主吩咐完,就歇下了。

赵妈妈跟在南漳郡主身边多年,安排一个家宴自然不在话下。

先让人把大厨房管事的叫来,确定家宴菜肴,又通知各院参加家宴。

只是赵妈妈动动嘴,大厨房跑断腿啊。

虽然府里什么都不缺,但有些菜是要一大清早就开始准备的。

以往家宴都是提前一两天开始准备,哪像今天,都快到午时了才说。

这种临时起意的家宴,能把人忙的晕头转向。

不过忙的是大厨房,与沉香轩无关。

嗯。

也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厨房人手不够,从沉香轩借了一个厨娘去帮忙切菜。

苏锦看了半本书,睡了一觉。

家宴是给她和谢景宸压惊才办的,她也算是家宴的主角了。

为了表示慎重,苏锦泡了个澡,换了身新衣裳。

等忙完,就差不多时辰了。

苏锦和谢景宸一起出了沉香轩。

栖鹤堂。

正堂。

济济一堂。

除了老王爷和王爷还没到,其他人差不多都到了。

一进屋,所有人的眸光都聚集在苏锦和谢景宸身上。

毕竟这个家宴是给他们压惊的。

但是!

从苏锦和谢景宸的脸上委实没有看到半点受惊之色。

感觉坠了个假崖。

“世子妃当真坠崖了?”三太太问道。

苏锦望着她,“三婶怎么这么问?”

“我还真没见过坠崖有世子妃这般镇定的,”三太太道。

心大。

没办法。

苏锦看了谢景宸一眼道,“有相公在,没什么好怕的。”

一句话,堵的三太太脸都涨红了。

她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三老爷一眼。

三老爷,“……。”

关他什么事?

三太太气啊。

看看人家,坠崖都能陪着一起跳下去,同生共死,再看三老爷,别说为她去死了,他是碰都不愿意碰她一下。

如他所愿接了雪姨娘进府,老王爷在府里,三老爷不敢做的太过分。

一大半的时间都睡在三太太房中,决计不敢做宠妾灭妻的事来。

但睡是睡了,碰都不碰三太太一下。

多和他说两句,要么是太累了,要么是明天还要上早朝,早点安寝。

三太太顾着自己的脸面,也不敢和人说,内心有多气愤,有多苦涩,只有她自己知道。

苏锦刚刚随手撒的狗粮,把三太太噎了个半死。

“王爷还没回府?”老夫人问道。

丫鬟回道,“王爷已经回府了,说是沐浴更衣就来。”

丫鬟刚退下,王爷就走了进来。

他朝右侧看了一眼,那边有个空位置。

南漳郡主脸色僵了僵。

王爷竟然会注意池夫人有没有来参加家宴了。

这种细微的转变令南漳郡主不快,甚至有点不安。

“池夫人怎么还没来,让这么多人等她,也太没规矩了,”南漳郡主冷道。

丫鬟进来福身道,“池夫人身体不适,说是下次家宴,她再来参加。”

南漳郡主看了王爷一眼,道,“昨儿给她请大夫,也没多大毛病,世子妃坠崖受惊都来参加家宴,她一点小病小痛却来不了,几时这么娇弱了?”

“好了,她不参加家宴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你何必强求于她,”王爷道。

本来南漳郡主就心底不痛快了,王爷还护着池夫人,南漳郡主道,“既是家宴,就该人人都到,王爷觉得池夫人来不来无所谓,臣妾自然不在乎。”

老王爷走进来,这个拈酸吃醋的话题戛然而止。

老王爷坐下喝了两口茶。

丫鬟把饭菜端上桌。

等老王爷把茶盏放下,家宴便开始了。

兰芝站在一旁,颇有些拘谨。

她几次瞄向王妈妈。

等王妈妈离了老夫人身边,兰芝忙抬脚跟上去。

王妈妈看着她,“不去伺候,跟着我做什么?”

兰芝惶恐道,“王妈妈,您别生气,兰芝今儿不是故意的。”

说着,她倒了盏茶,递给王妈妈道,“兰芝就用这盏茶给您赔不是。”

王妈妈从未怪过她。

便是她伺候了老夫人几十年,都经常身不由己,何况她一个小丫鬟。

只是这么胆小的丫鬟,胆量估摸着连绿袖的一半都没有,也不知怎么入的老夫人的眼?

兰芝一脸祈求,王妈妈知道她不喝她的赔罪茶,这丫鬟怕是寝食难安。

王妈妈心软,接过茶盏,喝了一口。

“好了,去干活吧。”

兰芝捧过茶盏,心满意足的下去了。

王妈妈添了酒,转身回去。

站了半盏茶的功夫,王妈妈就觉得头晕目眩了。

突然眼前一黑,人往后一倒。

家宴上觥筹交错,有说有笑。

其乐融融。

王妈妈这一晕倒,着实把人都吓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