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五十章 出府

第五百五十章 出府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947

沉香轩,内屋。

从栖鹤堂回来,苏锦身出了不少的汗。

浑身难受的她,泡了个澡。

从浴桶里起来后,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脖子的伤。

那是被勇诚伯世子划伤的,伤疤已经脱落,新长出来的肉是淡粉色的,被雪白的肌肤一衬,较明显。

苏锦挑了些药膏抹。

谢景宸走进来道,“伤还没好?”

“已经好差不多了,”苏锦随口答应。

“确定好了?”谢景宸眼神炙热了几分。

“……。”

铜镜映照着苏锦的脸红了三分。

虽然谢景宸的话很寻常,但言外之意她听出来了。

自打坠崖后,他不老实了。

虽然他一直也没老实过……

但变本加厉了许多。

只是碍于她浑身淤青,他才格外的克制。

这两天夜里起来泡了两回冷水澡,她都有点于心不忍了。

苏锦没说完,谢景宸走过来,看了看她的脖子,又看看手腕。

手腕还有淤青,他手指摩挲,苏锦疼的蹙眉。

“手腕还没好,还调制那么多的药,”谢景宸瞪着她道。

不是所有的药都需要调制成药丸。

这是苏锦的习惯。

她嫌弃药苦涩,再者熬药不能把药效全部发挥,毕竟有药渣。

池夫人动了胎气,需要安胎药算了,李老夫人膝盖疼只会在下雨天才发作,晚两天有何妨?

苏锦想说没事,又不能说。

她把手抽回来,准备药,谢景宸没让。

挑了药膏,轻轻的揉开,动作温柔的像是对待一块嫩豆腐似的,恐稍用力,豆腐碎了。

屋外,杏儿端了托盘进来。

托盘里放着一只碗。

随着走近,一股淡淡的药味传来。

苏锦嫌弃的眉头打了个结。

杏儿端着药走过来。

谢景宸端起药碗。

苏锦伸手去接,结果谢景宸把药碗往嘴边送。

杏儿见了忙道,“姑爷,这药不是给你的。”

“你的药,我待会儿煎好送来。”

谢景宸,“……。”

苏锦闷笑。

没见过这么不把喝药当回事的。

想着谢景宸病了六年,苏锦笑不出来了。

虽然这药喝下去不伤身,她赶紧把药端在手里。

谢景宸望着她,“这药是你自己喝的?”

苏锦轻点头。

“前两日都没见你喝药,怎么突然喝药了?”谢景宸问道。

“身体哪里不舒服?”他眼底隐隐有急切。

他拉着苏锦看。

苏锦很怀疑他是不是生了一双透视眼。

“我没事,”苏锦道。

“没事那你喝药?”谢景宸不信。

的确,没病不会喝药。

可苏锦实在不知道怎么和谢景宸解释。

难道要和他聊聊这药是预防来葵水的时候腹疼的吗?

苏锦不想说,杏儿嘴快道,“姑娘吃了药,过两天不肚子疼了,不然会疼的死去活来的。”

谢景宸眉头一拧。

很快反应过来了。

然后来一句,“治标不治本。”

说完还斜了苏锦一眼。

这病只有我能根治。

苏锦,“……。”

她好想踹他!

踹窗外去!

踹到贴墙扣都扣不下来的那种!

知道她医术高超,还敢班门弄斧,还耍的挺溜的。

苏锦两眼瞪着谢景宸。

杏儿一头雾水。

姑爷那么关心姑娘,姑娘怎么能把姑爷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而且,药都要凉了。

“姑娘,你先吃药吧,”杏儿催道。

苏锦看着手的药碗,忍着苦涩,把药三两口灌下去,然后拿茶漱口,再吃一颗蜜饯。

谢景宸哭笑不得,没见过大夫这么怕药苦的。

他还纳闷第一次见她疼的死去活来,后面没瞧见了,原来是偷偷吃了药。

想到苏锦要肚子疼,谢景宸心底的郁闷慢慢爬脸颊。

还打算等她养好淤青圆房,结果……

看着谢景宸的郁闷神情,苏锦嘴角微勾。

谢景宸发现了,脸更黑了。

他狠狠的揪了下苏锦的鼻子,“你先乐吧,总有你求饶的时候。”

……

白天多睡了半个时辰,夜里迟迟睡不着。

到了后半夜,才迷糊。

睡得晚,起的晚。

杏儿几次进屋,苏锦都还睡着,便没打扰她。

她坐在门外,靠着柱子打络子。

两个小丫鬟在围观。

专注认真,连彩菊走到跟前了都没发现。

彩菊抬手在她跟前晃了晃,杏儿望着她,高兴道,“你怎么来了?”

彩菊道,“我想出府,你能不能借我一块出府木牌?”

“这有什么问题,我借你两块,”杏儿财大气粗道。

“……。”

杏儿把络子递给小丫鬟,迈步回屋。

木牌都在她屋子里挂着呢。

一溜烟摆过去,玲珑精致。

杏儿大方道,“你要哪块?”

彩菊受打击了。

池夫人昨晚没睡好,早起来食欲不振,没吃两口饭。

她想起来怀了身孕的女人喜欢吃酸的。

但又不敢去大厨房买,毕竟池夫人以前从来不挑食。

而且也不能经常买,多了会叫人起疑。

彩菊想出府,她是李总管的人,在外面有几分薄面。

结果——

到了外院才知道,她的那点面子根本不管用了。

守门婆子不让出去,一定要出府令牌才放行,要么塞银子。

一回两回倒也罢了,可要出去一次塞个二三钱,池夫人也塞不起啊。

彩菊去牡丹院拿令牌,结果没拿到,还被训斥了一顿。

“要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来牡丹院拿出府的令牌,满大街都是镇北王府的丫鬟小厮了!”牡丹院的丫鬟呵斥她。

彩菊败兴而归。

半道想到了杏儿,跑来了。

沉香轩的大丫鬟,手里肯定有令牌。

但是彩菊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还随便她挑,真是人人,噎死人啊。

要是什么时候她也能做大丫鬟好了。

沉香轩小厨房管事妈妈那里还有三块令牌。

李总管差人把令牌交给杏儿。

沉香轩的丫鬟婆子不敢找杏儿拿,便去找李总管抱怨。

李总管只好重新让人制了三块。

彩菊还真拿了两块,虽然一起用到的可能性很小,毕竟清秋苑总共才三个丫鬟,不可能让两个一起出府,但有备无患。

杏儿怕苏锦醒了,回屋伺候,彩菊出府了。

拿着令牌去侧门,守门婆子看着令牌,眉头皱的紧紧的,“这是沉香轩的出府令牌。”

“你清秋苑的丫鬟出府用沉香轩的令牌,当我眼瞎啊?!”守门婆子冷道。

彩菊脾气也被挑起来了。

大热天的一再的折腾她,即便是个小丫鬟,她也是有火气的。

彩菊望着守门婆子,“你要令牌,我也拿来了,你是要我去问李总管,还是去问世子妃,沉香轩的令牌到底管不管用?”

守门婆子嗓子一噎。

彩菊再要出去,守门婆子却是不敢再拦了。

但不妨碍她去找南漳郡主告状。

这府里还是南漳郡主做主,她趁机向南漳郡主表忠心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