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五十四章 结实

第五百五十四章 结实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2733

苏小少爷的话无疑是在找打。

可他还有一堆帮腔的。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就不说了。

和苏小少爷待久了,真怀疑他哪天不找打是不是就浑身难受。

一群大人在,没他们两小的说话的份,纯属跟来看热闹的。

可南安郡王他们就不同了,多好的打趣机会啊,岂能错过?

苏崇想死。

他倒是不想辜负拂云郡主一番心意。

可这鞋不给面子啊。

才穿上脚,走了几步就破洞了。

估计还没出正堂就和上一双鞋一样下场了。

总不能别人穿鞋,他就穿一个鞋面吧?

苏崇转身坐下。

那双鞋以可见的速度崩快,要不是苏崇小心翼翼,估计都坚持不到他坐下来。

他把鞋脱下来,看了两眼就发现问题所在了。

缝制的线很细。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拂云郡主应该是用绣花的线缝的。

绣花时线要越细越好,绣出来才活灵活现。

可用那么细的线缝鞋面和鞋底……

根本就是缝着玩的啊。

云王世子也发现了,耳根红的能滴血。

虽然鞋是拂云郡主做的,可送来之前云王爷和云王妃都看了。

虽然做的不甚好看,但好歹算一双鞋了。

谁也没想过会崩线。

拂云郡主从小养尊处优,哪里碰过针线啊,这是第一次。

云王爷还挺心塞,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女儿做的第一双鞋却不是给他这个父王的,心底很不是滋味儿。

早知道,这双鞋还不如给父王了。

晚十天半个月送来,也好过把脸丢到东乡侯府来。

未免云王世子过于尴尬,南安郡王用他们独有的解决尴尬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

“难得送鞋来,必须要顺带请我们吃顿饭,”南安郡王道。

“这是应该的,”云王世子忙道。

苏崇默默把鞋穿好。

南安郡王他们浑身汗臭味熏人,道,“云王世子且等我们一会儿,我们先换身衣服。”

云王世子可没脸再在东乡侯府待下去了,忙道,“不急,我先回王府一趟,随后去醉仙楼找你们。”

虽然这双鞋很烂,但是自家母妃和妹妹还是很想知道苏崇对这鞋满不满意。

想到回去,自家妹妹红着脸望着她,他怎么给她答复啊?

云王世子作揖告辞。

南安郡王他们送他出正堂。

楚舜他们回屋沐浴,北宁侯世子望着南安郡王道,“不知道南安郡王的未婚妻是否擅长针线?”

南安郡王不乐意别人提他的未婚妻。

定亲了,连自己未婚妻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道,这对以自诩消息最灵通的他来说是耻辱。

不过想到拂云郡主送给苏崇的鞋,南安郡王计上心来。

想做他的未婚妻,可没那么容易。

鞋做成这样的话,他正好可以以此为借口退亲。

真是天助他也。

“回去后,我也得叫我母妃让她给我做两双鞋,”南安郡王道。

“我要求不高,越结实越好。”

楚舜几个憋笑。

拂云郡主的鞋不只是苏崇的心理阴影,也是他们的啊。

云王府。

知道云王世子把鞋送去了东乡侯府,拂云郡主就开始坐立不安了。

那双鞋是她昨晚熬夜缝好的。

翻来覆去睡不着,丫鬟又不在,一个人坐在床上缝到后半夜,手指戳出来好几个洞。

睡的晚,起的就晚。

等她醒来时,鞋已经不见了。

问了丫鬟珊瑚才知道,珊瑚把鞋送去给云王爷和云王妃过目了。

云王妃觉得鞋丑了点,有点拿不出手。

云王爷不这么想,他可是连这么丑的鞋都没有!

堂堂东乡侯府不缺两双鞋,要的是拂云郡主亲手所做,真心比什么都重要。

再说了,他正好借这两双鞋告诉东乡侯府,拂云郡主是云王府掌上明珠,没吃过什么苦头的。

拂云郡主心不在焉,云王妃和丫鬟都看在眼里。

有丫鬟进来道,“王妃,世子爷回来了。”

拂云郡主脸腾的一红。

云王世子走进来,云王妃笑道,“怎么样?”

云王世子,“……。”

“东乡侯府大少爷对拂云做的鞋还满意吧?”云王妃笑问道。

“……。”

“他说鞋底不错,”云王世子的嗓音有点飘。

云王妃,“……。”

拂云郡主,“……。”

“怎么夸鞋底不错?”云王妃哭笑不得。

“鞋底又不是你妹妹做的。”

“因为人家实在找不到能夸的地方了,”云王世子惆怅道。

“……。”

要说苏大少爷为人真不错。

挺身而出帮云王府,他妹妹做的鞋烂成那样他都没生气。

云王妃望着云王世子,“真有那么差劲?”

“如果可以,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迈进东乡侯府一步了,”云王世子道。

因为一进去,他就会想起今天丢的脸。

长这么大,还没丢过这么大的人。

而且还是兄妹两一起丢的人。

云王妃追问,云王世子把去东乡侯府送鞋的惨痛经历如实相告。

云王妃,“……。”

她抬手遮眼。

但愿这事别传的满京都人尽皆知,她丢不起这人。

拂云郡主想死了算了。

她起身要走,外面进来一小厮道,“郡主,东乡侯府小少爷又给您送了封信来。”

拂云郡主有点扛不住了。

丫鬟珊瑚接过信,递给拂云郡主。

拂云郡主不接,云王妃道,“拆开看看。”

珊瑚把信拆开。

看了两眼,她噗嗤一笑。

拂云郡主望着她,珊瑚把信递给她道,“郡主,您自己瞧吧。”

拂云郡主看向信纸:

大嫂,我错了,我不知道你不会针线,姐姐告诉我你戳伤了手指后,我就做了前所未有的最深刻的反省:错在我娘。

是我娘误导了我,让我以为京都的大家闺秀都会针线,我姐姐针线活也特别的差,别看我娘现在针线活做的不错,她嫁给我爹的时候也特别的差。

不会针线活没关系,会帮忙求情就行了。

我对大嫂就一个要求:在我爹我娘我大哥欺负我的时候坚定不移的站在我这边。

——饱受摧残,急需同盟的小叔子苏阳拜上。

拂云郡主,“……。”

云王世子,“……。”

“还是苏小少爷贴心,”云王妃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道。

就是不知道苏小少爷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摧残,这么急的找同盟。

“多好的小少爷,”珊瑚感慨道。

“郡主,等你嫁给苏大少爷后,一定多向着苏小少爷,”珊瑚望着拂云郡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