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六十章 压惊

第五百六十章 压惊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昨日00:16更新  字数:2798

皇上的怒气来的太快,仿佛龙卷风,尤其还是在大家想笑憋的难受之际。

苏小少爷还好,见惯了他爹发火,皇上怕桌子是小意思了。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两个却是吓白了脸。

这只鹦鹉居然把父皇给骂了?!

完了。

这只鹦鹉死定了。

几个小的目不转睛的望着皇上。

皇上觉得自己的面子掉了一地。

他让鹦鹉骂两句试试。

但没让鹦鹉骂他啊!

辱骂君王,是要诛九族的!

只是让鹦鹉开骂的是他。

就这么把鹦鹉杀了,好像说不过去。

不过好在苏小少爷还算会递台阶,把亲爹拉出来给鹦鹉做挡箭牌。

苏小少爷凑进龙案一点道,“皇上,我爹经常……。”

“不!”

“他是习惯了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经常吓唬我,您下旨让他以后再不许说这句话了。”

“不止这一句,还有你又皮痒了是不是、三天没打你,是不是浑身难受、去给我扎半个时辰马步、还有把这篇文章给我背会了……。”

“这些都不许他说。”

苏小少爷一脸期盼。

只要他爹不和他说这些话,还是亲爹的。

皇上,“……。”

福公公,“……。”

这样的圣旨能下吗?

皇上没说话。

九皇子帮鹦鹉求情。

多聪明的鹦鹉啊。

人家镇北王世子妃护着它没有被南漳郡主和镇北王府老夫人给杀了。

结果一到他手里被父皇砍了脑袋,他怎么给人家交代啊。

九皇子保证一定会管教好鹦鹉,让皇上给他一个机会。

磨了皇上半天,皇上答应了。

结果这边皇上刚答应,那边鹦鹉又花样作死了。

它拉了泡屎在皇上的龙案上。

九皇子,“……。”

他为什么从这只鹦鹉身上看到了苏阳的影子?

他们为什么都这么的能折腾。

他也还小。

经不起吓唬啊。

感觉到皇上要发飙了,苏小少爷拎起鹦鹉就跑。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在后面追。

沈小少爷跑的太急,往前一摔。

九皇子扶起他。

一溜烟跑了出去。

这一天过得真是太惊险刺激了。

等他们跑远了,福公公才收回目光看着龙案上鹦鹉留下的那泡屎。

眼角余光瞄到皇上抽搐的眼角,福公公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笑移了位。

他看向那边几个小公公道,“还傻愣着在那里,还不赶紧过来收拾龙案!”

一口气跑到御书房外的树荫下,苏小少爷才停下来。

九皇子则问沈小少爷,“你没摔疼吧?”

沈小少爷揉了揉膝盖,摇头道,“我没事。”

三人六只眼睛都盯着那只鹦鹉。

鹦鹉浑然不觉刚刚发生了什么性命攸关的事。

一路被颠簸,它差点没能站稳。

头有点晕乎乎的。

“你真是胆大包天,”苏小少爷道。

他望向九皇子道,“走,我们去御膳房。”

九皇子吓了一跳,指着鹦鹉道,“你要吃它?”

苏小少爷把鹦鹉递给九皇子道,“我问过了,鹦鹉肉不好吃。”

“刚刚受了两回惊吓,我要吃糖人压惊,”苏小少爷道。

天气炎热,糖人容易化。

街上都找不到卖糖人的。

但宫里的御厨会做,而且比外面的好吃百倍。

难得进宫,当然要多蹭点糖人了。

“不知道可不可以多做点,用冰块镇着,我们带回府放冰窖里慢慢吃?”苏小少爷道。

三人往御书房走去。

来的次数多,已经是熟门熟路了。

半道上,九皇子教鹦鹉说话。

“皇上英明!”

“皇上威武!”

“皇上最好!”

走过路过的宫女太监频频侧目。

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没见过这么会拍皇上马屁的鹦鹉。

李贵妃听闻此事,也觉得新奇,借着给皇上送点心的机会,把这事和皇上一说。

福公公赶紧走了。

他实在憋不住想笑了。

未免惹怒皇上,还是先笑过了劲再回来伺候吧。

福公公为了自己,小公公不知道,跟着一起出去了。

李贵妃心中感激。

这是给机会让她和皇上独处啊。

然而皇上的脸是要多臭有多臭。

你们只看到那只鹦鹉夸朕,拍朕的马屁,没看到它骂朕,还在朕的龙案上拉屎时的嚣张。

李贵妃手撑着龙案,正好是鹦鹉拉屎的地方。

虽然已经洗的很干净了。

但皇上心里还有阴影。

李贵妃要碰皇上,皇上把她的手挡住道,“先回去,多洗几遍手,朕改日去看你。”

李贵妃,“……。”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

不脏啊。

沉香轩,后院。

杏儿不在。

谢景宸也不在。

偌大一个后院只剩苏锦一人,顿觉无聊。

她应该和杏儿一起回东乡侯府的。

无聊的拿起书翻看着,打发时间。

外面,碧朱踩着台阶跑进来,“世子妃,东乡侯府派了小厮来找您。”

苏锦眉头拧紧。

杏儿才去东乡侯府,怎么派人来找她?

担心出了什么事,苏锦忙把手中书放下,迈步走出去。

小厮就等在跨门外,见到苏锦忙走近几步。

“出什么事了?”苏锦问道。

小厮忙道,“不是侯府出事了,侯爷让我来问问姑娘你会不会治难产?”

苏锦,“……。”

“谁难产了?”苏锦有点懵。

最近她爹老是管些稀奇古怪的事。

先是生儿子,又是难产。

很快,苏锦就知道东乡侯管的其实都是一个人的事。

“周老爷的女儿。”

“他前几日还找侯爷要过生子秘方,”小厮言简意赅。

东乡侯在青云山隐藏身份多年,知道他身份的少之又少。

这位周老爷就是其中之一。

能知道东乡侯这么大的秘密,足见他和东乡侯关系有多铁。

对周老爷,唐氏言语间都多有赞赏。

苏锦也不知道能不能医治,毕竟难产情况各有不同,她得先去瞧过了才知道。

“我随你去看看,”苏锦道。

苏锦出府,身边不能一个丫鬟都不带。

她问小厮道,“杏儿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小厮扭眉,“她把鹦鹉给九皇子后就走了,还没回来,不定是哪里贪玩去了。”

苏锦便带了碧朱出府。

碧朱激动不已。

她是整个镇北王府里除了杏儿之外,第一个跟着世子妃出府的丫鬟啊。

这荣幸就够她吹好几年了。

要不是赶着去救人,她都想回去换身新衣裳,免得辱没了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