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六十二章 耐磨

第五百六十二章 耐磨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20更新  字数:2738

南安王他们以为楚舜几个只是为了自己吃才这么做的。

等到他们卖荔枝的时候,几人脸都黑了。

好歹也是堂堂郡王世子,竟然公然叫卖荔枝。

而且!

打的还是孝顺的幌子。

让大家买点回去给爹娘消暑,以尽孝道。

能来醉仙楼吃饭的,都是不差钱的。

再加上荔枝又是贡品,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十五两一斤,今天五十两四斤再额外送半斤。

这么大的诱惑,岂有不买之理?

错过今年,可能就要等明年了。

南安王他们是气的不轻。

劝别人孝顺,他们自己有孝顺过吗?!

真是要把他们活活气个半死。

要说生气还属崇国公世子。

刚刚有多得意,现在脸就有多痛。

人家不止有荔枝吃,还有的卖!

他们是掉进钱眼里去了吗?!

武安伯世子的跟班下楼看了一圈,上来禀告道,“有六马车的荔枝。”

崇国公世子,“……。”

“多少?!”武安伯世子以为自己听岔了。

“六马车,”跟班的嗓音有点飘。

“足足十八箱。”

“……!!!”

小厮没敢说那十八箱子比太后赏赐崇国公府的大多了。

嗯。

这六马车十八箱的荔枝把醉仙楼堵了个水泄不通。

苏锦赶着去帮人接生。

马车堵了过不去。

车夫只能远远的看见前面堵了,却不知道拥堵是南安郡王他们造成的。

苏锦坐在马车内干着急,人命关天的事,耽误不得啊。

好在巡城官兵来的很快,道路很快就通了。

苏锦掀开车帘看着外面。

路过醉仙楼的时候,正好看到南安郡王几个。

南安郡王朝苏锦招手,招回来苏锦一记大白眼。

南安郡王,“……。”

荔枝全部被抬进了醉仙楼。

醉仙楼掌柜的,“……。”

不得不佩服南安郡王他们。

但凡跟他们沾上,什么东西都贱卖了。

之前是冰块,现在是荔枝。

连宫里进贡的荔枝最多也才三箱子啊,他们居然有十八箱。

托了南安郡王他们的福,他也尝了尝贡品荔枝是什么滋味儿。

买荔枝的很多,楼下俨然热闹成了集市。

南安郡王摇着玉扇,看着楼上回廊上的崇国公世子,那眼神要多挑衅就有多挑衅。

崇国公世子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手紧紧的抓着栏杆。

栏杆被他捏出手印来。

不过南安郡王也没有得意多久。

一小厮抬了个小箱子进来,对他道,“郡王爷,这是给您的。”

“给我的?”南安郡王惊讶。

北宁侯世子他们的注意力都在箱子上。

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

南安郡王看着箱子道,“谁送给我的?”

“您的未婚妻,”小伙计道。

“……。”

南安郡王怔住。

脑子里只有未婚妻三个字,没有对的上号的人。

连是谁都不知道,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他送东西?

南安郡王更好奇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了。

“真叫人羡慕,”楚舜拍着南安郡王的肩膀道。

一堆人起哄。

“郡王爷快打开看看。”

南安郡王想既然是公然送来的,就没有不能给人看的。

他把箱子打开。

脸上的笑容一寸寸皲裂。

只见箱子里放了两双鞋。

一双铁鞋。

一双铜靴子。

还有哄堂大笑。

南安郡主脸红脖子粗。

定国公府大少爷憋笑道,“我还真有点好奇郡王的未婚妻是谁了。”

“多贤惠听话啊,你找她要两双耐磨的鞋。”

他用折扇指着箱子道,“我敢说整个京都……。”

“不!”

“是整个大齐朝也找不到第三双比这两双更结实耐磨的了。”

楚舜他们实在憋不住了,爆发一阵肆意酣畅笑声。

南安郡王想死了算了。

气头上,他揪着小厮的衣领子,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快说!你是谁府上的?!”

小厮一脸惶恐,“郡王爷息怒,我是刘家打铁铺的。”

“前几日有个蒙面姑娘来找我们铺子,要打两双鞋,让我们务必尽快打好,并趁着郡王爷您在醉仙楼吃饭的时候送来。”

南安郡王气的想给小厮一拳。

但小厮只是拿钱办事,并非罪魁祸首。

南安郡王松开他的衣领子,和另外一小厮飞快的走了。

谁也没注意到门口有个小丫鬟。

她捂嘴一笑,转身离开。

南安郡王气的吭哧吭哧,楚舜劝他别生气,道,“至少这鞋比拂云郡主做给苏兄的要结实,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想到苏崇的鞋,南安郡王心底多少好受一点。

可苏崇只在东乡侯府里丢脸,他是丢在外面的啊!

他为什么要让她做鞋?!

楚舜把鞋拿出来,一本正经道,“可真够沉的,上面还有花纹,还真用了心。”

“你快穿上试试。”

南安郡王,“……。”

没法做朋友了。

定国公府大少爷莫名有了优越感。

他的未婚妻右相千金针线活可是出了名的好。

他是不是该找她要两双穿上显摆下?

南安郡王怒气冲冲的上了楼。

退亲!

必须要退亲!

对方就是美成天仙下凡也得退亲!

楚舜把鞋放下,笑着跟上去。

金玉阁。

小丫鬟蹬蹬蹬的跑上楼,走到一姑娘面前,小声道,“姑娘,鞋送到了。”

“南安郡王什么反应?”聂瑶小声问道。

“……。”

“还用说么,气的眼睛绿的都快要杀人了。”

“姑娘,咱们这么让郡王爷丢面子是不是不大好?”小丫鬟担忧道。

聂瑶拿着玉簪把玩,自信满满道,“不惹怒他,他怎么会退亲?”

说完,她转头把玉簪放下道,“这套头饰我买了。”

包间内。

南安郡王气的猛煽扇子。

一桌子美味佳肴,还有那盘子没再吩咐,醉仙楼还做了的荔枝滚虾仁。

他一口没吃。

北宁侯世子望着他,“你真不吃啊?”

“不吃!”

“气都气饱了!”

说着,他咬牙道,“他们笑我就算了,你们也笑!”

“而且还笑的最大声!”

北宁侯世子望着南安郡王,给他夹菜算作赔礼。

“真的,我们真的忍了。”

“实在是忍不了我们才笑的。”

南安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