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六十三章 扎心(为盟主不二家的胡萝

第五百六十三章 扎心(为盟主不二家的胡萝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6:34更新  字数:2872

马车徐徐在一府邸前停下。

碧朱从马车内钻出来。

等她下马车后,再扶苏锦下来。

苏锦抬头看了眼匾额——

严府。

门口守着一管事妈妈和两丫鬟。

看到马车停下,赶紧过来请安,“见过镇北王世子妃。”

苏锦淡淡一笑。

管事妈妈请苏锦进。

进了府后,她问道,“是谁在生产?”

“是我家大少奶奶,”管事妈妈道。

“昨儿早上就发动了,到现在还没有生。”

“请了好几位大夫和太医来,都帮不上什么忙。”

“我家大少奶奶已经晕过去好几次了。”

生产最忌讳就是晕过去。

一旦产妇晕倒,使不上力气,胎儿容易窒息,产妇也凶险。

“快带我去,”苏锦道。

管事妈妈三步并两步在前面带路。

绕过九曲回廊,穿过花园,等苏锦进院子时,已经满头大汗了。

知道她来了,严家人出来见礼,还有一位年约四十五六的中年男子。

苏锦猜他应该就是小厮口中的周老爷了。

苏锦只笑了笑,就进了屋。

严家人和周老爷都不敢相信如苏锦这般年轻的女子能有一手高超医术。

但东乡侯不会骗他。

太阳毒辣,严老爷对周老爷道,“亲家公,咱们进屋等吧。”

周老爷心急的很。

他女儿的叫声已经越来越弱了。

屋子里有三位产婆,两名大夫,丫鬟更有五六个。

一个个急的满头大汗,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女子躺在床上,脸上汗水沾着头发,看上去十分的凌乱。

苏锦走到床边,在小凳子上坐下给她把脉。

她的脉象很弱,若是两刻钟内孩子生不下来,恐有一尸两命的危险。

苏锦掏出银针,飞快的给女子扎上。

几近昏睡的女子渐渐转醒,恢复体力。

稳婆让她用力,被苏锦打断,“让她缓一会儿。”

“给她端点吃的来。”

提气的人参燕窝煮了一大罐子。

可是周大少奶奶一口也吃不进去。

丫鬟盛了一碗来,苏锦喂她道,“你必须要吃下去。”

“没有力气生产,你和腹中胎儿都很凶险。”

周大少奶奶是真的没有力气吃东西了。

苏锦喂到她嘴边,她是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苏锦把人参炖燕窝的汁喂进她嘴里。

喝了七八勺后,她才有力气把嘴张大一些。

苏锦继续喂她。

稳婆在一旁看的都心急。

再不生,孩子会没命的啊。

知道苏锦身份尊贵,是镇北王世子妃,稳婆不敢造次。

苏锦喂了她吃了一碗,又让丫鬟端了一碗来。

从生产起,周大少奶奶就没吃过什么东西。

又吃了傍晚后,周大少奶奶就不吃了。

或者说,她没心情吃了。

阵痛剧烈,撕心裂肺。

惨叫声歇斯底里。

这样的惨叫声却叫人欢喜。

已经一两个时辰没听大少奶奶叫的这么大声了。

周老爷在屋子里打转。

但愿孩子能平安生下来。

没耐心在屋子里等,周老爷走到了产房前。

太阳再大,他也顾不上。

严老爷和严太太陪在左右。

焦灼的等了一刻钟,才听到一声洪亮的哭声传来。

紧接着就是稳婆开门报喜。

“生了,生了!”

“是个大胖小子!”

周老爷高兴坏了,周太太双手合十,“多谢菩萨保佑!多谢列祖列宗保佑!”

生产完,还不能松懈。

多少妇人生产后会血崩。

等了一刻钟没事,苏锦才出来。

严太太赶紧道谢,苏锦淡淡一笑,“举手之劳,严太太客气了。”

她望向周老爷。

只看见周老爷眼眶通红,背过身去不让人看见他眼角有泪。

他没有道谢,迈步朝正堂走去。

苏锦有些奇怪,严太太为亲家公的失礼赔礼,“他可能心里不好受。”

“大少奶奶母子平安,该高兴才是,”苏锦不解道。

严太太不知该怎么说。

她道,“周老爷生了七个女儿,出嫁了六个。”

“六个女儿都给他添了外孙,他还没有儿子。”

苏锦,“……。”

这就太扎心了。

难怪急着求身子秘方了。

忙完了,周太太请苏锦进屋喝茶。

苏锦笑道,“不用了,我这就回府了。”

远处一少夫人打扮的女子走过来,福身给苏锦见礼。

苏锦一脸茫然。

周太太便解释道,“这是户部左侍郎府孙大少奶奶。”

孙大少奶奶和严大少奶奶关系不错。

严大少奶奶生了一天一夜,情况凶险,她昨儿陪了半天,今儿又来了。

见到苏锦,孙大少奶奶欲言又止。

苏锦眉头微挑,“孙大少奶奶有话不妨直说。”

孙大少奶奶这才道,“世子妃医术高超,能不能也帮忙替我家老夫人诊治一番?”

“府上离的不远,和严家紧挨着的。”

毕竟是镇北王世子妃,又以凶悍之名闻名京都。

孙大少奶奶开口是用了很大的决心的。

她一脸的期盼。

苏锦倒还真不好回绝她,“我随你去看看吧。”

孙大少奶奶一脸感激。

她连忙前头带路。

严太太送苏锦出府。

两府不只是紧挨着,根本就是斜对门。

都不用坐马车,穿个马路就到孙家了。

孙家人脸上都没什么笑容。

慈祥的老夫人要没了,老爷要丁忧,将来孙家还不知道有没有今日风光。

看到孙大少奶奶领着个没见过但好看的女子过来,都有些诧异。

孙大少奶奶领着苏锦直接去了孙老夫人的屋子。

孙老夫人躺在床上,进气多,出气少,脸上没有什么血气。

孙太太伺候在病榻前,见是苏锦,赶紧过来请安。

“怎么把镇北王世子妃领这儿来了,仔细过了病气,”孙太太道。

苏锦会医术的事,虽然捅破了。

但老王爷下令不许往外传。

是以目前知道的人还不多。

孙大太太赶紧解释了两句,孙太太感激涕零。

苏锦坐到床边,给孙老夫人把脉。

孙老夫人病的很重。

苏锦望着孙太太道,“我最多也只能让老夫人再活三个月。”

孙太太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三个月。

虽然时间不多。

但对孙家来说已经太难得了。

她赶紧道谢。

苏锦开了药方,孙大少奶奶差人去抓药。

苏锦也没有在孙家多逗留,开方之后便告辞了。

走之前,碧朱叮嘱世子妃会医术的事不能往外传。

孙大少奶奶赶紧道,“世子妃放心,我这就吩咐下去,不会往外传的。”

看着孙大少奶奶一脸紧张的样子。

苏锦觉得没有必要,但也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