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六十五章 训练

第五百六十五章 训练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756

东乡侯话音一落。

崇国公便站出来反对,“迎接北漠郕王事关重大,怎么能交给他们?!”

“怎么不能?”东乡侯反问道。

崇国公嗓子一噎。

因为这差事他看中了!

他打算让自己儿子来办这件事。

只是还未开口,就被东乡侯给抢了。

难怪他一开口就是捐赠,迅速把这件事平息下来。

这件事没解决,百官定会以此为由阻拦他。

“他们刚刚才犯了错!”崇国公道。

东乡侯蹙眉,“都说知错就改,善莫大焉,难道我刚刚做的还不足以弥补他们犯的错?”

“崇国公这么揪着不放,我倒要问一句了,既然是打架,崇国公就觉得自己儿子一点错没有吗?”

再争辩下去,就该是要崇国公罚自己的儿子了。

崇国公拳头攒紧,没再说话。

可他不说,有一堆替他开口帮腔的。

皇上听得不耐烦道,“迎娶北漠郕王一事,由镇北王世子为主,他们四个为辅。”

“办成了,朕赏。”

“办砸了,朕重重处罚!”

皇上发话,这事就算是一锤定音了。

崇国公一党暗气。

没见过闯祸惹事还这么快就被重用的!

南安王他们惭愧。

自己的儿子闯祸,还要东乡侯来平息。

他们更没有东乡侯这么会揣摩人的心思,更没有这种壮士断腕的决心。

治大病,用猛药。

下朝后,南安王几个向东乡侯道谢。

昨儿他们就想找东乡侯再聊聊南安郡王他们性子急的事。

东乡侯笑道,“刚刚在朝堂上,我已经想好了怎么让他们把这毛病给改了。”

南安王,“……。”

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崇国公是怒火中烧。

他去了永宁宫找太后。

如果说还有谁能让皇上改主意,那这个人只可能是太后。

太后知道南安郡王他们把崇国公世子揍了,正恼火呢。

再一听皇上要重用他们,更是怒从心来。

太后把皇上叫去,让皇上收回成命。

皇上不答应,而且态度坚决。

皇上已经不是以前的皇上了。

如今的他有了和崇国公还有太后抗衡的实力,没把太后送去避暑已经不错了。

太后见皇上不改主意,退而求其次,“那让崇国公世子和南安郡王他们一起迎接北漠郕王。”

皇上笑了,“小小北漠郕王,兵临城下,逼迫于朕,朕让南安郡王他们迎接他,已经给足了北漠脸面。”

“太后还要朕把他奉为座上宾吗?”

“何况崇国公世子才和南安郡王他们起争执,在醉仙楼打起来也就罢了。”

“万一迎接使臣时没分寸闹起来,没得叫人看我大齐笑话。”

“太后身体不适,还是静心修养吧,朝廷上的事有朕操心,尽够了。”

丢下这一句,皇上起身离开。

看着皇上的背影,太后眼神冰冷。

屏风后,崇国公走了出来。

……

再说东乡侯,下朝后没有直接去军营,而是去巡城司捞人。

此举着实把南安郡王他们感动坏了。

想想自己的爹,非但不来接他们,还要巡城司关了他们一夜。

他们可知道巡城司的大牢里有多少的蚊子。

他们都快被吸成贫血了。

要不怕被打,他们感动的恨不得给东乡侯来一个拥抱。

“回府吧,”东乡侯笑道。

南安郡王他们一致决定回东乡侯府。

必须要晾他们亲爹一年半载,让他们后悔去!

回了东乡侯府,沐浴更衣完,林叔就领他们去了一间院子。

院子就在训练场隔壁,是新腾出来的。

南安郡王他们疑惑,“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侯爷吩咐替你们准备的,”林叔笑道。

一人一间屋子。

屋子里空荡荡的。

南安郡王他们有不好的预感。

有种关门打狗的不安。

不过林叔肯定不会打他们。

林叔将一把铁筷子递给南安郡王,指着墙壁上挂着的竹篓子,道,“侯爷让你们把黄豆用筷子挑飞进竹篓里。”

南安郡王,“……。”

林叔说完,把二两黄豆倒在屋子里。

脚一踹,就把南安郡王踹了进去。

脚踩到黄豆,南安郡王摔的四仰八叉。

他转过身,林叔已经把门锁起来了。

“郡王爷还是早点完成侯爷要求的吧,”林叔笑道。

“不仅能修身养性,还能顺带训练暗器。”

南安郡王,“……!!!”

这是训练他们吗?

这分明是要把他们折腾疯?!

想到东乡侯去接他们时的笑容,南安郡王毁的肠子都青了。

黄豆啊。

平常夹起来都难。

怎么扔进竹篓里?

早知道他们就安安分分的钓鱼了。

“我们钓鱼行不行?”楚舜他们砰砰敲门道。

四个人在屋子里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趴在窗户外偷看。

见南安郡王夹了半天没把黄豆夹起来。

他是想笑不能笑。

论折磨人。

他爹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啊。

“真是太惨了,”苏小少爷同情道。

“你们想开点啊,我爹没给你们绿豆和芝麻就算不错了。”

“我娘说的,做人要知足,知足才能长乐。”

说着,他趴着窗外道,“快吃午饭了,要我给你们送午饭吗?”

“十两银子,四菜一汤。”

“你们要不要啊?”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没见过这么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了?!

真不愧是亲父子!

他们好想出去把他痛揍一顿出气。

算起来他们一家子就苏兄好一点儿。

嗯。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南安郡王就把这话收了回来。

苏崇端着碗在窗户外吃,一边看他们生不如死。

“准头也太差了,”他边吃边道。

“我看黄豆没进竹篓子,就被你们给踩成粉末了。”

“来人,再拿一点黄豆来。”

看着黄豆从窗户里撒进来,南安郡王他们差点没气绝身亡。

现在和东乡侯府绝交不知道还来不来的及。

苏崇身后还站在几个小厮。

那是南安王妃她们派来的。

看着自家郡王爷一脸痛不欲生,他们觉得这回郡王爷如果不疯掉,肯定能把急性子给改了。

那话怎么说的?

要让一个人冷静下来,必先让他疯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