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六十六章 灾情

第五百六十六章 灾情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13更新  字数:2924

谢景宸待在府里,宫里掉下来一桩差事。

东乡侯要训练南安郡王他们的忍耐性。

二两黄豆,其中一两是被他们踩碎的,另外一两他们从早上训练到晚上。

从疯狂到冷静下来只用了一天。

因为越烦躁,准头越差。

心平气和,才能夹准黄豆,才能瞄准竹篓子把黄豆扔进去。

不夸张的说,才三天,他们扔暗器的准头就提高了足足一倍。

还有比黄豆更小的暗器了吗?

还有谁是用筷子发射暗器的吗?

没有了!

论磨难人,东乡侯就是祖宗啊。

四人败下阵来,佩服的五体投地。

前两天,天擦黑他们才从屋子里出来。

到第三天,他们能出来吃午饭了,虽然午饭吃的有点晚。

对此,心情最复杂的就是苏小少爷了。

既为他们高兴,又为自己要少挣不少钱而郁闷。

虽然有进步,而且进步神速。

但这还不够。

他们忙于训练,所以迎接北漠郕王的事就交给谢景宸全权负责。

他能猜到东乡侯为什么这么做。

北漠郕王进京,肯定要见北漠王。

不论是在刑部大牢的,还是在崇国公府的都是假的。

若招待的人是崇国公的人,到时候肯定会露馅。

可如果是东乡侯的人,就不会了。

南安郡王他们办这件事正合适。

他们和崇国公世子才起的争执,而且是大打出手。

他们在崇国公府和崇国公世子过不去,导致北漠郕王不能好好和北漠王说话合情合理。

只要扛个三五天就没事了。

迎接使臣是礼部的事,谢景宸只能去礼部向礼部尚书请教。

虽然真做起来,用不着那么复杂,尤其大齐和北漠开战没多久,对北漠用不着多客气。

战胜国就要有战胜国的架子。

但谢景宸既然去学,礼部不敢不教仔细,万一出点什么纰漏,皇上怪罪下来,礼部担待不起啊。

为此,谢景宸在礼部泡了整整三天。

苏锦待在府里百无聊赖,调制的药丸用不掉,让杏儿送去药铺卖。

杏儿虽然怕热,但更爱玩。

送完药,逛半圈回来,心情能美好一整天。

不过这一天的杏儿心情就没那么好了。

她才买的银簪出去逛了一圈——

没了。

那根银簪是她捡的二两银子,又贴了二两买的。

是她最粗的一根银簪,爱不释手。

就这么被人给偷了。

杏儿气哭了。

碧朱问她,“可知道是谁偷的?”

“肯定是那几个灾民!”杏儿鼓着腮帮子道。

苏锦蹙眉,“灾民?”

杏儿连连点头。

“就是灾民。”

“街头上多了不少的灾民,衣衫破烂,有些都快饿死了。”

“我见了不忍心,买了不少馒头给他们吃。”

“当时我是低着头的,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没多久,我就发现簪子没了。”

被人从头顶上拔掉簪子,她不能不知道。

只是被人撞了一下,全部心思都在让自己站稳上。

被人浑水摸鱼了才没有察觉。

四两银子啊。

杏儿心疼的呼吸都痛。

早知道她就不占那二两银子的便宜了。

便宜没占着,还搭进去二两。

苏锦见不得杏儿这样,道,“好了,别伤心了,我赏赐你一根银簪。”

“那姑娘赏我的也不是我丢的那一根啊,”杏儿道。

“那你是不要了?”苏锦问道。

“我要!”杏儿忙擦干眼泪道。

才让这根银簪从眼前飞掉,她会伤心死的。

去库房挑了一根最粗最大的银簪,杏儿的心情才美好起来。

外面,一丫鬟走进来,“世子妃,户部左侍郎府孙大少奶奶求见。”

“领她到正堂等我,”苏锦道。

丫鬟跑去传话。

苏锦迈步下台阶。

在正堂门前,正好遇到了孙大少奶奶。

她额头有些红肿。

苏锦见了道,“这是怎么了?”

孙大少奶奶叹息,“街头发生灾民抢砸铺子的情况,导致马车受惊,我不小心撞在了马车上。”

刚刚知道灾民抢杏儿头上的银簪,现在又出现灾民抢砸铺子。

灾情看来要比她预料的还要严重。

人一旦走投无路,礼义廉耻就容易崩溃。

苏锦请孙大少奶奶进屋说话。

孙大少奶奶是来向苏锦道谢的。

孙老夫人服药后,病情大有好转,虽然只能再活三个月,但孙家上下都很满足了。

承人恩惠,当然要道谢。

孙大少奶奶走之前,还说起另外一件事,“今儿大姑奶奶回门,说起世子妃医术高超,让婆母请世子妃去给老夫人治病。”

苏锦眉头一皱,“府上大姑奶奶是怎么知道的?”

“是府上二太太告诉她的,”孙大少奶奶把二太太卖了个底朝天。

世子妃既然不愿意别人泄露她会医术的事。

镇北王府的二太太却告诉旁人,这不是明显给世子妃带来麻烦吗?

虽然这对孙侍郎府上是件好事。

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镇北王府二太太这么做,必定有所图谋。

从大姑奶奶说的话来看,二太太应该也是想谋户部左侍郎的位置。

只是她做的不显山不漏水。

如果镇北王世子妃没有先给老夫人治病,她们可能真的不会注意那么多,而是一门心思想着怎么请镇北王世子妃出面给老夫人治病。

孙大少奶奶想和苏锦交好,虽然是她高攀了,但她得有诚心。

苏锦眉头打了个结。

之前李妈妈掉井里,就是二房把这事捅给她知道的。

虽然有利用她打压老夫人的嫌疑,但她明知道,还这么做了。

现在二房又拿她来做人情。

真的挺会算计啊。

西院,二房。

户部左侍郎府上大少奶奶登门求见世子妃的消息一阵风传开。

二太太自然有所耳闻。

昨儿才寻到机会把消息捅给孙家人知道,今儿就带着厚礼登门求医了,来的也算很快了。

只要世子妃去给孙老夫人治病,孙家这份人情就算是欠下了。

孙老夫人年迈,油尽灯枯,没那么容易救活。

世子妃去也不过是多让人活几日。

而孙家欠下这份人情,更能帮二老爷谋划那个位置。

她静静的等着。

结果丫鬟回来道,“孙大少奶奶回去了,她带来的东西也一并带了回去。”

“世子妃呢?”二太太问道。

“世子妃还在沉香轩,没有跟去,”丫鬟回道。

治病救人,可是耽误不得的事。

世子妃居然没跟去?

也没有收孙大少奶奶的东西,这是不肯帮忙治病?

没到底世子妃连王妈妈一个下人都救,却不救礼部左侍郎。

孙大人可是皇上的人。

除了实在帮不上忙,二太太想不到别的理由。

二太太起身去了流霜苑。

丁老姨娘也认同二太太的猜测,“看来孙老夫人就这两天了。”

她起身。

丫鬟扶着她出门,朝栖鹤堂走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