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八十章 代劳

第五百八十章 代劳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3104

第五百八十章代劳------傍晚,吃晚饭的时辰。

南漳郡主心情烦闷,没有半点食欲。

丫鬟才把饭菜端上来,她就让丫鬟端了下去。

知道南漳郡主心情不好。

赵妈妈让丫鬟扶她进屋。

昨儿赵妈妈在太阳底下跪了足足一个时辰。

膝盖烫伤严重。

双腿用力就疼,是以半边身子都压在丫鬟身上。

丫鬟是苦不堪言。

她一点都不想赵妈妈折腾。

赵妈妈疼。

她也疼啊。

腰都快要折了。

红缨在屋子里点灯烛。

见赵妈妈进来,她忙过来搀扶道,“赵妈妈膝盖还没好,怎么过来了?”

赵妈妈问红缨,“晚上郡主吃了多少?”

“一口没吃,”红缨惆怅道。

“去端碗燕窝羹来,”赵妈妈吩咐道。

红缨快步出去。

丫鬟扶着赵妈妈走到南漳郡主身边坐下。

赵妈妈宽慰南漳郡主,让她别气坏了身子。

红缨把燕窝羹端来。

赵妈妈道,“郡主多少吃点,气伤了身子不值得。”

南漳郡主一言不吭。

她半口也吃不下。

外面一小丫鬟走进来,手里拿着幅画。

她身后还跟着一小丫鬟,也是进来禀告的。

“郡主,画送来了,”小丫鬟把画往前递。

南漳郡主猛然起身。

她一把从丫鬟手里把画抓过。

王爷毁了那幅画,但她还是想瞧瞧南梁衡阳郡主到底长什么样子!

她按捺不住好奇,让丫鬟去找崇国公。

等了一下午,到这会儿才把画等到。

她迫不及待的把画打开。

然而,送画来的丫鬟就葬送了一条命。

她看了画后,去瞄南漳郡主的容貌。

就这么一个小动作,惹怒了南漳郡主。

她以为丫鬟在对比她和衡阳郡主,自知容貌比不过的她,把怒气撒在了丫鬟身上。

“拖出去杖毙!”

南漳郡主气头上,也没人敢帮着求情。

另外一小丫鬟吓的转身出去,被南漳郡主叫住。

“是我漂亮,还是画中人漂亮?!”南漳郡主咬牙问。

小丫鬟吓的双腿抖成筛子。

“是,是郡主更漂亮,”小丫鬟声音比她的腿还要颤抖。

“画上的女子不过十五年华,郡主十五岁的时候岂是她能比的?”

说到最后,小丫鬟声音不抖了,还拔高了两分。

赵妈妈多看了丫鬟两眼。

倒是没发现,牡丹院里还有这么机灵的丫鬟。

她记得这丫鬟叫秀儿?

“丫鬟说的对,郡主何必拿现在的自己和十五年前的衡阳郡主比来折磨自己呢,”赵妈妈道。

“男人都是得不到才惦记,如果衡阳郡主现在还活着,王爷还会把她放在心上吗?”

“多少人新婚燕尔海誓山盟,最后夫妻反目成仇的?”

这些劝慰的话,南漳郡主早就听腻了。

明知道是这回事,那又如何?

人家就是活在王爷的心尖上!

任凭她用尽手段也撼动不了她在王爷心目中的地位!

南漳郡主看着手里的画,“端个火盆来。”

很快,就有小丫鬟端了个火盆来。

大热天的,冰盆都嫌不够,还要火盆。

虽然心底好奇,却没有问一句。

南漳郡主把手里的画扔进火盆里。

画中女子绝美的容貌被活吞噬。

南漳郡主望向丫鬟道,“你刚刚有什么要禀告的?”

“世,世子妃身边的丫鬟去给池夫人送安胎药了,”丫鬟嗓子打结。

她有点想死了算了。

南漳郡主心情本来就够不好了,她还禀告这么糟心的事。

她悄悄抬头看了一眼。

南漳郡主脸色冰凉。

窗户敞开。

一阵风吹进来。

火盆里烧的画被风吹出来。

画飞到了纱帐上,瞬间燃烧。

丫鬟眼疾手快,端起桌子上的茶盏就泼了过去。

赵妈妈魂差点没吓飞。

上回牡丹院已经烧过一回了,阴影还在呢。

赵妈妈夸丫鬟几句,升她做大丫鬟。

天上掉馅饼下来,小丫鬟高兴的连连道谢。

南漳郡主望着那还在冒烟的纱帐。

她眼底浮起一抹杀意。

等丫鬟出去后,她低声吩咐了赵妈妈几句。

赵妈妈脸色苍白,“郡主……。”

“这一次,我不允许出现任何失误!”南漳郡主声音透着决绝。

“池夫人怀了身孕,不知道王爷有没有派人看着,”赵妈妈还在挣扎。

“不放心,那就去崇国公府找个高手来!”

谢景川走到珠帘处,正好听到这一句。

他能猜到南漳郡主想做什么。

贸然带人来,必定会惹父王起疑。

这么点小事,他这个做儿子的代劳便是了。

谢景川转身离开。

沉香轩,后院。

竹屋内,苏锦在捣药。

杏儿端茶进屋道,“姑娘,姑爷在屋顶上喝酒。”

苏锦眉头一拧。

这是借酒浇愁?

把手头活放下,苏锦迈步走了出去。

谢景宸坐在屋顶上,拿着酒壶往嘴里倒酒。

忽略他心情不好,这一幅月下饮酒图倒是美极。

苏锦扶着梯子往上爬,道,“心情不好,我陪你喝酒吧。”

“我没有心情不好,”谢景宸道。

苏锦白了他一眼。

在她面前有什么好装的?

王爷已经坦白,他的生母就是衡阳郡主。

现在被崇国公猜测,还捅到了朝廷上,百官震惊、反对。

谢景宸作为儿子,生母被人如此反对,心里岂会好受?

苏锦可不信他没有想过替自己生母正名,堂堂正正的祭拜。

“杏儿,拿个酒杯来,”苏锦唤道。

“好嘞!”杏儿化身小二。

谢景宸看着苏锦,“你真要喝酒?”

“那是自然,”苏锦昂着脖子道。

谢景宸手一伸,就把苏锦抱在了怀里。

一口酒倒进自己嘴里,朝苏锦亲了过去。

苏锦,“……!!!”

苏锦脸红脖子粗。

她是想喝酒。

但她没想喝加了唾液定粉酶的酒啊。

暗卫躲在树上,看到这一幕,面红耳赤的掉了下来。

非礼勿视啊。

他低着头进屋,把拿酒杯出来的杏儿拽了回去。

“我要给姑娘送酒杯!”杏儿恼道。

“已经不需要了,”暗卫道。

酒味熏人。

苏锦觉得自己是醉酒了。

两人就在屋顶上吻起来。

谁也没有注意到清秋苑着火了。

谢景川出了牡丹院,飞檐走壁,从清秋苑路过。

他没有发现清秋苑里有高手。

摸到窗户下,就看到池夫人坐在小榻上看着手里的锦盒发呆。

看不清锦盒里是什么,但屋子里没有丫鬟伺候。

门是关着的。

屋子里安静的只听到灯芯燃烧发出的荜拨声。

谢景川手中一块石子朝烛台打过去。

高脚莲花烛台倒向床榻。

几乎是瞬间,火就燃烧了起来。

屋外,丫鬟们心慌不安。

不知道怎么回事,夫人午睡醒来就怪怪的。

现在更是把门关着,不让她们进屋,说是想一个人静静。

她们只能在门外守着。

突然!

屋子里传到东西倒塌声。

她们回头,就看到屋子里火光在燃烧。

“不好!”

“夫人纵火自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