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八十四章 嘚瑟

第五百八十四章 嘚瑟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13更新  字数:2923

永宁宫门前。

老夫人抬头看着匾额。

她的脸色很平淡,看不出丝毫的喜怒。

王妈妈扶着她迈过门槛。

殿内。

太后坐在凤椅上,远远的,就能感受到她的怒气。

王妈妈抬头,正好和太后那如鹰隼般犀利的眸光撞上,她赶紧把头低下。

扶着老夫人上前,福身给太后见礼。

太后深呼吸,把欲喷薄而出的怒气压下。

“赐座。”

“谢太后。”

待老夫人坐下,她才望着太后,“是什么事惹的太后这么生气?”

王妈妈侧目看了老夫人一眼。

连她都知道太后是为王爷封池夫人为王妃而动怒。

老夫人这么装傻充愣,只会激怒太后。

她不明白老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王妈妈所料,本就在气头上的太后,因为老夫人的装傻之言,怒气瞬间就被点燃了。

“你们镇北王府就是这么羞辱南漳郡主和哀家的吗?!”太后怒拍桌子。

老夫人一脸惶恐,却没有站起来。

她就坐在椅子上,惶恐望着太后道,“太后息怒,是臣妇没有管教好儿子。”

“昨儿晚上才知道世子生母尚在人世,臣妇都还没有来得及询问,那逆子就已经请封了。”

“儿大不由娘,太后应该深有体会才是。”

“如今册封的圣旨已下,池夫人也已经接了旨,太后再生气也于事无补。”

老夫人是不好明着顶撞太后。

她没有管教好王爷。

太后又何曾管教好皇上了?

如果皇上向着她,会那么急的就直接准了王爷的请封折子吗?

板上钉钉的事,找她撒气也改变不了什么。

太后也知道这件事只能这样了,可她咽不下这口气!

她太后的颜面岂是谁都能轻易践踏的?!

太后眸光一扫,“都给哀家退下!”

殿内的宫女太监连忙退下去。

王妈妈犹豫要不要离开,但见太后身边的李嬷嬷都走了,她也退下了。

殿门紧闭,李嬷嬷守在门前,不许任何人靠近。

殿内,太后望着老夫人,“镇北王府给哀家的羞辱,你就打算用一句于事无补来打发哀家?!”

“你别忘了,你有今日的荣华富贵是谁给你的!”

老夫人眼底浮起一抹讥笑,“太后觉得我能管的了王爷吗?”

“当年太后若肯听我的,别说一个王妃之位,如今的镇北王府都是南漳郡主的。”

“明知王爷有心上人,有嫡子,还硬要嫁给他。”

“如今人回来了,王爷要给她王妃之位,谁能阻拦的了?”

“世子之位都是人家儿子的,王妃之位可能会给南漳郡主吗?”

太后面色狰狞,看着老夫人的眼神仿佛两把冰刀,“凭你也敢嘲讽哀家?!”

老夫人笑了一声,“太后找我来,难道只是想听奉承的话吗?”

“看来太后当真是老了。”

“当年的太后,得不到的东西,便会毁掉,那份狠劲,已经被岁月消磨殆尽了吧。”

……

王妈妈站在殿外。

她盯着内殿,即便耳朵竖的再高,她也听不到一丝的动静传来。

她还记得当年,老夫人在大佛寺坐马车出事。

老夫人被从马车里甩出来,撞伤额头,恰好遇到崇国公老夫人坐软轿上山。

崇国公老夫人让丫鬟帮忙把老夫人抬进软轿,自己徒步跟着上的山。

那回,若不是医治及时,老夫人都难活下来。

打那以后,老夫人和崇国公老夫人就走的近了。

如今的崇国公老夫人是崇老国公的继室,是太后的表妹。

一来二去,老夫人和太后也走的近了。

以前王妈妈不觉得有什么,老夫人本就是良善之人,崇国公老夫人帮过她,她和崇国公老夫人关系近是情理之中的事。

可经过丁老姨娘威胁老夫人,王妈妈对老夫人起了疑心后,就觉得这事不正常了。

她总觉得那次马车出事有问题。

可她又说不上来。

怎么就那么巧崇国公老夫人坐软轿路过了呢?

王妈妈陷入沉思。

这时候,吱嘎一声传来。

老夫人打开殿门走了出来。

王妈妈赶紧迎了上去。

出了永宁宫,王妈妈扶着老夫人,试探道,“您真的要帮南漳郡主争王妃之位?”

“这事,我帮不了,”老夫人淡淡道。

……

南安王府。

花园,凉亭内。

南安王妃在揉太阳穴。

丫鬟走过来道,“王妃,jìngguó侯夫人来了。”

“快请,”南安王妃忙道。

她起了身,下台阶去迎接jìngguó侯夫人。

看着jìngguó侯夫人满面愁容,南安王妃道,“是不是和我一样愁着要不要去镇北王府道贺?”

“可不是为这事发愁吗,”jìngguó侯夫人头大道。

南安王妃叹息一声,“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镇北王府立了王妃,于情于理都该送份贺礼去,或者亲自跑一趟道贺。

只是这会儿太后和南漳郡主都在气头上,她们去道贺,这不是踩太后的脸面吗?

可南安郡王他们和谢景宸打小关系就好。

别人不去倒也罢了,她们不去道贺说不过去啊。

这边南安王妃和jìngguó侯夫人还没有商议好怎么办,那边北宁侯夫人和定国公府大太太也来了。

同样的儿子,同样的忧愁。

四人是长吁短叹。

“郡王回来了吗?”南安王妃问丫鬟道。

“还没,”丫鬟回道。

“磨磨蹭蹭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南安王妃抱怨道。

“好像这几日没听下人禀告他们在街上浪荡了,”北宁侯夫人道。

正聊着,一小厮跑过来。

知道南安王妃心急,一路跑过来,累的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王,王妃,郡王爷说他要忙着捡黄豆,暂时没空回来,”小厮喘气道。

“让您叫厨房准备他最爱吃的红烧鲫鱼和佛跳墙,他晚上回来吃。”

“……。”

南安王妃心口堵着一团气,“我现在一听那孽子说话,我就想叫王爷把他打死算了。”

她这个亲娘找他,还比不上捡黄豆重要?

不回来就算了,还趁机点菜?

小厮知道南安王妃误会了忙道,“东乡侯用黄豆训练郡王爷他们的耐性。”

“郡王爷不仅耐心好多了,扔暗器的功夫更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就是……。”

小厮顿住。

南安王妃忙问道,“就是什么?”

“就是盯黄豆盯的太久了,都快成斗鸡眼了。”

“看什么都觉得上头有黄豆。”

小厮不会说南安郡王觉得他脸上长满了黄豆。

“对了,郡王爷还说让厨房准备一盘子炒黄豆。”

“晚上他给您和王爷表演夹黄豆。”

南安王妃,“……。”

jìngguó侯夫人她们是想笑不能笑,憋的难受。

“才有一点耐性就开始嘚瑟了,”南安王妃气道。

“让厨房准备麻婆豆腐,我看他夹不夹的起来!”

“……。”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