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八十五章 输赢

第五百八十五章 输赢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3148

把黄豆当暗器扔进竹筒里后,南安郡王他们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在东乡侯府前分道扬镳。

半个时辰后,又在镇北王府翻墙的老地方不期而遇。

四人赶的巧,杏儿和碧朱正在凉亭里摆饭菜。

一边看落日余晖,一边吃饭,别有一番韵味。

谢景宸和苏锦走过来。

听到有动静,谢景宸往那边看,就见南安郡王他们走过来。

风度翩翩,器宇轩昂。

“怎么这时候来了?”谢景宸问道。

“不掐着时间来,怎么蹭饭啊?”南安郡王摇着玉扇道。

苏锦觉得这时辰吃饭有些晚了,没想到还有蹭饭的。

“真是来蹭饭的?”苏锦问道。

“真的,”楚舜道。

苏锦望向杏儿,杏儿飞快道,“我去让小厨房再烧几个菜端来。”

谢景宸请南安郡王他们去凉亭坐。

凉亭不大,苏锦就不和他们一起挤了。

南安郡王一进凉亭,看到石桌子上一盘菜,嘴角狂抽不止。

从南安王府躲到镇北王府来蹭饭,还能遇到麻婆豆腐。

难道今天要绕不过麻婆豆腐了吗?

碧朱要退下,南安郡王连忙把她喊住,“把这盘子麻婆豆腐端下去。”

碧朱有点懵。

麻婆豆腐有问题吗?

谢景宸望着南安郡王,“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内心柔软了许多。”

“现在看到这么娇嫩吹弹可破的豆腐,都不忍心伤害它,”南安郡王道。

谢景宸一脑门黑线。

他要信南安郡王话才怪了。

碧朱默默的把麻婆豆腐端走。

只听说怜香惜玉,还没听过怜香惜豆腐的。

北宁侯世子他们没忍住笑出了声。

谢景宸望着他。

北宁侯世子道,“南安郡王就是被一盘子麻婆豆腐逼到你这儿来蹭饭的。”

当然,他们也一样。

南安郡王叹息,“没想到我母妃折磨起人来,一点都不输给东乡侯夫人。”

“一盘子麻婆豆腐,一块都不许我夹碎。”

“碎一块,提前一天给我送纳采礼。”

“我能和她赌吗?”

为了不夹碎一块,南安郡王转身就跑了。

南安郡王不想提豆腐,头皮发麻。

他望着谢景宸道,“恭喜景宸兄找到生母了。”

说完,又问了一句,“池夫人真的是你娘吗?”

南安郡王有点不信。

他觉得谢景宸的生母应该是南梁衡阳郡主才是。

至于说池夫人是谢景宸生母,自然是为了掩盖南梁衡阳郡主才是谢景宸生母的事实。

这样猜测完全合情合理。

毕竟易容丸在东乡侯之前,他们都没听说过。

东乡侯说过,易容丸服下九死一生。

他当初都差点没被疼死。

习武之人尚且差点没能挺过去,何况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池夫人?

要易容丸容易得,那刑部死牢就没有那么多的死刑犯了。

一服药,摇身一变换副面孔,谁能抓的住?

谢景宸知道这事很难叫人相信,他道,“她真的是我娘。”

南安郡王他们面面相觑。

“大哥说是,那就肯定是了,”楚舜道。

“恭喜大哥。”

杏儿拎了酒来。

他们在凉亭内痛饮。

酒足饭饱后,楚舜道,“今儿时辰太晚了,我们改日再来拜访伯母。”

谢景宸送他们到墙角,目送他们翻墙走人。

第二天,南安王妃、jìngguó侯夫人她们就送贺礼前来道贺了。

一晚上够她们想通了。

总不能顾着太后,让自己的儿子难做人吧?

何况她们和南漳郡主从来相交不深,没有必要顾着太后和南漳郡主的面子让自己为难。

只是镇北王的内宅里有两个身份尊贵的女人,注定是要让人头疼的。

谁家府邸办宴会,都要给镇北王府送份请帖。

没有道理越过南漳郡主不请镇北王妃吧?

请了镇北王妃,不请南漳郡主,谁敢?

两个一起请……

那是把两个都得罪了。

要说镇北王府里最最最高兴的莫过于喜鹊和彩菊、绿翘几个丫鬟了。

她们是小丫鬟,不用考虑那么多。

她们只知道自己从一个不受宠的小妾身边的丫鬟摇身一变成了王妃的贴身大丫鬟了。

以前大家有多同情她们,现在就有多羡慕。

看着大家羡慕的眼神。

喜鹊走路都觉得自己在飘。

论情分,她跟池夫人最深,远不是彩菊和绿翘能比的。

当然,大家羡慕她们之余,更多的还是替李妈妈惋惜。

为了讨好老夫人和南漳郡主,把自己的小命给葬送了。

要是她没有作死,她现在可是王妃身边的管事妈妈了,便是李总管见了都要给她三分面子。

李妈妈要是泉下有知,肯定会死不瞑目。

丫鬟一禀告南安王妃她们来道贺,池夫人动了胎气,卧床歇养,没法迎接,只能让丫鬟代劳。

喜鹊都惶恐,为了不让人笑话,她一路都在安慰自己,“不怕,杏儿和皇上说话都不怕,我现在是王妃身边的丫鬟了,我要更沉稳,更胆大,才能不给王妃丢脸。”

给南安王妃她们请安后,解释了王妃来不了,便给她们带路。

池夫人……

不。

现在应该称之为王妃了。

王妃住的是王爷的屋子,里面的陈设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

要不是带路的是王妃的丫鬟,又是大家一起来的,南安王妃都不敢迈步进去。

池夫人靠在大迎枕上。

她虽然在镇北王府待了十五年,却是第一次见南安王妃她们。

不过她知道南安郡王他们是谢景宸的好兄弟。

她还曾给南安郡王做过一套小锦袍。

王妃不懂时下京都所有流行的东西,但她们的儿子比亲兄弟还亲,有这层关系在,就不会尴尬。

何况还有麻将。

南安王妃她们以前走的也没有多近,自打有了麻将之后,她们三天两头聚在一起。

坑儿子都坑的一致。

王妃听过麻将,但没见过。

这一聊起来。

嗯。

她们就在王爷的卧室里支了张方桌。

哗啦哗啦的搓起了麻将。

虽然王妃动了胎气,但没有大碍,何况她沉闷了十五年,如今有人来和她说话,她比什么都高兴。

她现在是镇北王妃了,不再是待在清秋苑里的池夫人。

她也需要社交,需要朋友。

南安王妃她们的儿子和谢景宸是好友,王妃更愿意和她们走动。

一圈麻将下来,不熟也是知己了。

可怜王爷早早的回府,打算陪王妃。

结果王妃要陪南安王妃她们打麻将,没空搭理他。

王爷,“……。”

苏锦走过来。

谢景宸不在。

北漠郕王这两天就要到了,他要筹备迎接北漠使臣的事,早出晚归,不见人影。

听着搓麻将声,再见王爷郁闷的神情,苏锦想笑不敢笑。

“见过父王,”苏锦福身道。

王爷问苏锦王妃打麻将有没有问题。

毕竟王妃怀了身孕。

苏锦道,“只要母妃打麻将,不在乎输赢,情绪波动不大,就没有问题的。”

怀身孕的人打麻将最大的问题是久坐。

南安王妃她们不会在王府待太久,所以不成问题。

确定没有问题后,王爷就走了。

没多久,李总管就送了三万两银票来给王妃。

苏锦嘴角抽了抽。

不愧是亲父子,都爱秀恩爱。

他也不替南安王他们想想。

从南安王妃她们羡慕的脸上,苏锦已经看到了南安王他们荷包大出血后的惆怅。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