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九十四章 切磋

第五百九十四章 切磋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2609

这样的处罚已经轻到不能再轻了。

就这样,苏小少爷还不高兴。

公公端着托盘过来。

九皇子和沈小少爷乖乖的把弹弓放在了托盘里。

见苏小少爷不动,把他腰间别着的弹弓抢了放在托盘上。

苏小少爷望着北漠公主道,“要不是她欺负我姐,她就是求我打她,我都懒得打。”

百官们,“……。”

不愧是东乡侯的儿子。

小小年纪就一身的硬骨头,说话能把人噎死了。

这要等他长大了,那还了得?

可为什么东乡侯坐在那里不说话。

这可是他儿子啊。

感觉像不是他儿子似的。

没见过这么袖手旁观的爹。

皇上是不可能让东乡侯袖手旁观的,“东乡侯,你看这事怎么办?”

“两位公主联手欺负我女儿,既然我儿子出头了,我就不追究了,”东乡侯道。

皇上,“……。”

百官们,“……。”

这话听着要是苏小少爷没出头,他这个做爹的打算帮女儿欺负回来了?

他一个侯爷至于和人家两公主一般见识吗?

是了。

东乡侯还不至于和北漠公主还有寿宁公主过不去。

他会和皇上还有北漠王算账。

养不教,父之过。

皇上在东乡侯手里受了气,自然会管教惹是生非的寿宁公主。

北漠郕王坐在那里,望着皇上道,“一点小伤,养几天就好了。”

“大齐要我亲自来商议求和一事,我人也到了,大齐是不是也该让我们见见我们的北漠王?”

皇上看了南安王一眼。

南安王便道,“今日旨在给北漠使臣接风洗尘,有什么事等明儿再商议不迟。”

“等商议定了,自然会让你们带回北漠王。”

北漠公主恼了,“我父王还被你们关着!让我们怎么吃得下睡的着?!”

苏锦看着她道,“你们北漠一兴兵,可知道我们大齐死了多少将士,有多少父母妻儿吃不下睡不着?!”

身为战败国公主,居然敢这么嚣张。

苏锦要不是实在看不过眼了,她不会出这个头。

她看了寿宁公主一眼。

比起她,身为大齐公主的寿宁公主更适合说这话。

但这个没长脑子的公主大概觉得自己和北漠公主是一伙的。

不过她才被北漠公主抽过一鞭子,怼她也是应该的。

福公公叹息。

比起宫里那些公主,镇北王世子妃才有公主的气势和睿智。

北漠公主被苏锦的话堵的上不上下不下。

这一次打仗的确是他们北漠先挑起来的。

北漠大皇子望着北漠公主道,“荆山,先坐下。”

北漠公主咬了咬牙,在她皇兄身边坐下。

两只眼睛盯着苏锦,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丝竹之声响起。

轻灵飘逸。

舞姬们鱼贯而入。

莺歌漫舞,袅娜多姿,看的人目不转睛。

本来寿宁公主还打算献舞一曲,现在脸上有伤,她是丢不起那人了。

等舞姬们退下后,李贵妃所出淑宁公主站出来,抚琴一首。

北漠郕王对淑宁公主的琴声是赞不绝口。

皇上也觉得淑宁公主的琴弹的不错,露出满意的笑容。

李贵妃高兴坏了。

皇上高兴,等宴会散后,必有赏赐。

没想到托了镇北王世子妃的福,她女儿也有了在皇上面前露脸的好机会。

有人高兴,自然就有人不高兴了。

皇后脸阴沉沉的,还得强颜欢笑。

宫女们端着托盘上来。

托盘里摆着荔枝。

一桌一盘。

荔枝摆上来,苏小少爷几个咽了咽口水。

苏小少爷望着宫女,“有没有别的水果?”

宫女望着他。

九皇子指着荔枝道,“这个已经吃腻了。”

宫女,“……。”

一旁的人听九皇子说这话,那是手心都痒痒,特别的想抽他。

荔枝居然都能吃腻?!

且不说以前荔枝是贡品,只有皇上赏赐才能吃到。

就算现在良心冰铺卖荔枝,那也要十五两银子一斤啊。

哪怕最近降价了,十两银子一斤,他们也不过买点尝尝鲜,不会太奢侈。

他们居然吃腻了……

北漠郕王尝了尝,对荔枝赞不绝口。

皇上看向李贵妃道,“贵妃是怎么想到准备荔枝的?”

“臣妾想着北漠干旱,应该没怎么吃过荔枝,便准备了这些,”李贵妃娇媚道。

她肯定不会说这是南安郡王他们专程推荐进宫的。

良心冰铺的荔枝多的卖不掉。

辛苦运来,就这么坏掉太浪费了,便以八两银子一斤卖给皇宫。

李贵妃自打接管凤印,天就热了起来,也没有办过什么宴会来彰显凤印在手的风光。

这一次的接风宴,必须要办的大气,让皇上高兴。

这荔枝百官吃的不多,更极少出现在宴会上。

她便欣然同意了南安郡王他们的提议。

南安郡王他们看着桌子上的荔枝,那是愁上加愁。

塞了点给宫里,良心冰铺还有十大箱子呢。

贱卖吧,实在对不起一个月前还是精贵的贡品荔枝。

不贱卖吧,真心吃不下了。

良心冰铺的冰成本低到吓人,而荔枝送进京,十五两银子一斤,那是赚翻了。

然后——

良心冰铺的小厮只看到利润,不懂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是能收多少荔枝就往京都运多少。

硬生生的把京都的荔枝价格拉低了不说,还让人荔枝产地的荔枝价蹭蹭蹭的长,一般人家都吃不起了。

最后一批荔枝,南安郡王已经快马加鞭的派人去通知,让他们沿途卖掉,千万不要再送进京了。

吃了几颗荔枝后,北漠大皇子擦了擦手,望向苏崇道,“这位应该就是先崇国世子之子,飞虎军少将了吧?”

苏崇点头,“是我。”

“在北漠,父皇便对先崇国公世子赞不绝口,本皇子今日有幸见到先崇国公世子遗孤,不知能否和上官大少爷切磋几招,给这宴会助助兴?”

比起北漠公主的刁钻,北漠大皇子要显得懂礼的多。

苏崇还没说话,皇上便看着他道,“既然北漠大皇子有此想法,你就和他比比吧。”

“点到即止,不可伤了对方的性命。”

皇上都发话了,苏崇岂能不应啊。

他站了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