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谦虚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谦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昨日03:06更新  字数:2811

两人站到比试台上。

远远看去,不要太养眼。

一直知道苏崇武功高,毕竟他第一次被人所知,就是和南安郡王他们打架。

以一敌四,还没有被打趴下,足见一斑。

但武功高的什么程度,还真没有人知道。

既然北漠大皇子主动要切磋,想必武功不弱,毕竟没人会自取其辱。

两人作揖后,就开始比划了。

苏崇站着没动,北漠大皇子握拳朝他打过来。

他身子一闪,就避开了北漠大皇子的拳风。

两人比划起来,看的人心惊胆战。

打了好一会儿后,北漠大皇子道,“上官大少爷不用对我手下留情。”

“那我就不客气了,”苏崇道。

苏崇动真格了。

北漠大皇子招架不住。

在北漠大皇子节节败退时——

苏崇脚一抬。

朝北漠大皇子的胸口踹过去。

就在脚挨到北漠大皇子胸的时候,苏崇内心大叫一声,“不好!”

只听见刺啦一声。

鞋裂开了。

被束缚了许久的大脚趾冒了出来。

伴之而来的是一股被掩藏的浓重气味。

北漠大皇子懵了。

这一懵,忘了做出反应,直接摔到在地。

苏崇收回脚。

落地时,裂开处撕的更开。

半边脚已经能碰到地面了。

那形象——

苏崇,“……。”

众人,“……。”

真的。

不是大毅力,真的忍不住发出爆笑了。

当然,也是有人笑的。

最大的笑声就是某个无良弟弟发出来的。

笑的直捶桌子。

云王爷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女儿做的鞋。

这么严肃的场合碰上这么一双不严肃的鞋。

他这个做爹的脸和女婿一起丢干净了。

至于拂云郡主,脸红脖子粗,脑袋快埋到桌子底下去了。

苏崇站着那里。

本来赢了,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

只是现在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他要怎么回去?

苏崇觉得现在谁能给他一闷棍最好了。

皇上坐在龙椅上。

手扶着额头,遮挡住他狂抽不止的嘴角。

东乡侯这一家子真是够了。

就算不打劫了缺钱,也不至于就穷到这份上了吧?

连双像样的鞋都没有。

皇上见过臣子哭穷的,但还没见过苏崇这样的。

一个字没说,直接把穷栓在了脚上。

皇上浑身无力道,“赏他十双鞋。”

“东乡侯的俸禄,照常发给他。”

福公公,“……。”

福公公有点懵了。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被皇上罚了俸禄最后不罚的。

看来东乡侯府穷的连皇上都不忍心了。

这一不忍心,就忘了东乡侯之前是怎么打劫他了。

苏崇深呼吸,当什么都没发生的转身向皇上道谢。

皇上的注意力全在他脚上。

完全忽视不掉。

苏崇坐回去。

南安郡王他们是笑的直揉腮帮子。

他们还以为苏兄能躲过去,没想到他到底还是把脸丢到了外面。

真是躲都躲不过去啊。

北漠大皇子眼角都在抽搐。

他一直以为苏崇对他手下留情。

现在看来分明是鞋不合脚,影响发挥了。

这一用力,鞋就裂开了。

想到苏崇的臭脚,北漠大皇子看着自己胸前的鞋印。

那是要多嫌弃就有多嫌弃。

北漠大皇子回座位坐下。

他一坐下,北漠公主起身了。

她望着苏锦道,“本公主要和你切磋下。”

苏锦眨眨眼。

她指着自己道,“和我切磋?”

“你没听错,本公主就是要和你切磋!”北漠公主道。

“在御花园,我要和你比试鞭子,你连鞭子都没掏。”

北漠公主是北漠王捧在手心里养大的,还没受过今日这般的羞辱。

打她的是苏小少爷和九皇子,几个屁大点孩子,她也不好还手。

但苏锦和她年纪相仿,她就不会不好意思了。

何况她的皇兄刚刚败给苏崇,也就是苏锦的哥哥。

哥哥丢掉的脸,她这个做妹妹的讨回来。

就是不知道她哪来的这么大的自信。

大殿内,大家一脸看热闹的神情。

是不是做公主的都格外的锲而不舍?

寿宁公主是。

北漠公主还是。

镇北王世子妃还没输过啊。

苏锦没有起身,只看着她道,“我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不擅长,你要和我比什么?”

“身为公主,你不该和公主比吗?”

“和我比,赢了没多少风光,输了脸还丢惨了。”

众人惊呆。

没见过大家闺秀会当众说自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不擅长的,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

不过镇北王世子妃说的也不错。

公主应该和公主比才对。

镇北王世子妃在进京之前,一直待在青云山上,就是想学琴棋书画也找不到人教。

和她比,确实为难她了。

皇后见苏锦不愿意接受北漠公主的挑战,她道,“镇北王世子妃是不是过于谦虚了?”

“虽然你一直待在青云山,但在豫亲王府赏荷宴上,苏大少爷可是一点都不比世家子弟差,本宫想你也一样。”

在御花园是寿宁公主帮北漠公主。

现在又轮到皇后帮了。

没见过这么喜欢胳膊肘往外拐的母女。

她们可是大齐皇后和公主。

这么帮一个敌国公主,脑袋是被门挤了吗?

还有,她是被自家大哥拽了前腿吗?

她大哥厉害,不代表她也牛掰啊。

皇后看向皇上道,“皇上,不如设下彩头,多让些大家闺秀参加,好好热闹下?”

“也好,”皇上欣然同意。

皇上让福公公拿了夜明珠和玉如意做彩头。

这彩头贵重,吸引了不少大家闺秀的参加。

只是人多了,怎么比试才能确保公平就不好办了。

毕竟大家各有所长。

皇上看向右相,“右相看比什么合适?”

右相一脸为难,“这么多人比飞花令最合适,只是北漠公主……。”

北漠公主打断右相道,“本公主在北漠的时候,也经常玩飞花令,比试这个,本公主没有意见。”

苏锦很想说她有意见。

她不会玩啊。

只是她的意见不重要。

大家一致决定就比试飞花令。

大齐朝的飞花令是抽签型。

一个签筒里放了一堆的竹签。

签上面写了字,比如:梅花。

抽到这支花签的要说的诗必须是写梅花的。

而且有时间限制。

如果规定的时间没有答出来,那便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