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百九十七章 性情

第五百九十七章 性情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20更新  字数:3014

沉香轩,内屋。

苏锦在喝冰镇绿豆汤。

从太阳底下进屋,喝一碗冰凉绿豆汤,浑身舒服的人毛孔都舒张开了。

小丫鬟走到珠帘外道,“世子妃,王妈妈来了。”

王妈妈来了?

不知道找她何事?

苏锦心下疑惑。

“让她进来,”苏锦道。

小丫鬟退出去。

杏儿走过来,她手里拿着苏锦赢回来的夜明珠,小脸上全是笑容。

“姑娘,我刚刚看了,这真的是夜明珠,”杏儿道。

苏锦失笑。

皇上赏赐的。

岂能是假的?

虽然不排除宫里头也有假货,但这是夜明珠,没那么容易造假的。

杏儿把夜明珠放回锦盒里。

眼睛一瞥,正好瞥到苏锦的后肩上有裂痕,她看了两眼道,“姑娘,你衣服被北漠公主给打破了。”

“你有没有受伤?”杏儿着急道。

“我没事,”苏锦道。

虽然肩膀还有点疼,但是她能忍。

杏儿把眸光从裙裳破裂处移开,道,“可惜姑娘失忆了,忘了怎么用鞭子,不然肯定打的那北漠公主跪地求饶。”

“姑娘医术高超,没法治自己的失忆症吗?”杏儿问道。

苏锦望着杏儿,“你更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我?”

“两个都喜欢啊,”杏儿道。

“现在姑娘更聪明些,以前姑娘打架更厉害。”

“……。”

杏儿一脸惆怅。

以前姑娘喜欢打架,她拉都拉不住。

现在姑娘不爱打架,她推都推不动。

只是失忆了,变化怎么这么大啊。

苏锦想到在宫里,苏小少爷和东乡侯接连护着她。

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

如果叫他们知道,他们最疼爱的人已经不在了,对于她这个莫名其妙霸占了他们女儿身体的人,不知道会如何?

王妈妈走到珠帘外,正好听到苏锦和杏儿的对话。

苏锦眉头低敛。

王妈妈以为她在为失忆担心,她打了珠帘进来道,“世子妃不必担心,老夫人失忆三十多年,也没有什么后遗症。”

杏儿眼睛睁圆,“老夫人也失忆过?”

“当年老夫人坐马车出事,被从马车内甩了出来,伤了脑袋,至今也没有想起之前的事,”王妈妈叹息道。

苏锦眉头扭了又扭。

她可不是失忆。

她是换了个人,丢失了原本属于苏锦的记忆,而老夫人……

想到老夫人对勇诚伯的疼爱,好的实在过了份,苏锦有点怀疑老夫人是不是和她一样换了个人。

至少老夫人和东乡侯还有唐氏告诉她的有着天渊之别。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哪怕失忆了,也不该连性子都变了吧?

一个善良的人总不会变的残忍恶毒。

苏锦心中好奇,便问道,“老夫人失忆前后,性情变化大吗?”

苏锦这么问,王妈妈倒有些糊涂了,“老夫人只是失忆了,性情倒没什么变化。”

居然性情没变化,难道是她猜错了?

苏锦这样想,就听王妈妈叹道,“老夫人失忆前后性情没多少变化,倒是最近性子和年轻的时候差别大了。”

“是人老糊涂了吗?”杏儿问道。

“……。”

这丫鬟说话就是直接。

王妈妈都替杏儿担心。

如果她把这话传给老夫人听,老夫人肯定要打她板子。

王妈妈摇头,“老夫人一点也不糊涂。”

反倒是越老越精明了。

近来她甚至隐隐觉得这才是老夫人的本性。

苏锦没觉得老夫人人老糊涂了。

老夫人从头到脚就没有给她留过好印象,反倒是王妈妈,给她留的印象好很多。

恶毒的老夫人,身边配一个善良的管事妈妈,这种搭配很怪异。

苏锦仔细盘问了老夫人失忆前和失忆后。

王妈妈来是有求于苏锦的,再者老夫人的事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苏锦问,王妈妈就回答。

事无巨细,知道多少回答多少。

从王妈妈的话中,苏锦也没觉得老夫人性情有多大变化,但也不是一点没有。

老夫人失忆前,很疼王爷和刚出生的大姑奶奶。

失忆后,对他们就没以前那么上心了。

尤其是大姑奶奶,不喜欢老夫人抱她,一抱就哭。

而老夫人失忆后没多久就怀了三老爷,对三老爷的疼爱远胜过对王爷。

苏锦觉得自己猜测应该没错。

只是杏儿在场,她不便说。

苏锦按捺住想说的**,问道,“王妈妈来找我是?”

王妈妈忙道,“老夫人晕倒了,太医把脉让老夫人静养,说冀北侯府老夫人服用的药丸不错,奴婢想着世子妃可能知道是什么药丸,特来问问。”

“老夫人怎么晕倒了?”苏锦问道。

“不会是因为勇诚伯府被查抄的缘故吧?”

王妈妈轻点头,证实苏锦猜测是对的。

苏锦看向杏儿,“你去竹屋拿三十颗养生丸来。”

杏儿有点不情愿。

但怎么也得给王妈妈面子。

她才点点头,转身朝竹屋跑去。

等杏儿一走,苏锦望向王妈妈道,“王妈妈有没有想过现在老夫人可能在失忆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王妈妈身子一僵,“这……这怎么可能?!”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如我爹就能通过易容丸易容改貌。”

“这样的事,听起来不就挺不可思议的吗?”

“而失忆,有的时候并不是失忆,而是当作借口掩盖自己换了个人的事实。”

“没有了以前的记忆,性情有所改变,大家会认为是失忆的缘故,也就没那么容易露馅了。”

苏锦的话,王妈妈实在难以接受。

她怎么能接受的了她最敬爱的老夫人三十多年前,在大佛寺坐马车出事时就已经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陌生人,她还当作老夫人尽心尽力的伺候了三十多年。

不……这绝不可能!

王妈妈内心排斥苏锦的猜测。

她望着苏锦道,“那现在的老夫人又是谁?”

苏锦看着王妈妈道,“以老夫人对勇诚伯的疼爱来看,她成为老夫人之前,十有**是勇诚伯的亲娘。”

王妈妈脸色惨白。

这时候——

杏儿的脚步声传来。

杏儿拿着药丸进来。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了,苏锦端茶轻啜,不再多言。

杏儿望着王妈妈,“王妈妈,你脸色不大好?”

“要不要我家姑娘给你看看?”

王妈妈身子一僵。

她飞快的看向苏锦。

刚刚世子妃和她说的那么斩钉截铁,世子妃也失忆了……

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怎么可能有那么一手高超的医术?

世子妃她不会也是……

一阵寒流从脚底心涌到了头发稍。

王妈妈飞快的从杏儿手里抢过锦盒,转身就跑了。

速度之快,活像身后有恶狗追着她咬似的。

杏儿,“……。”

苏锦,“……。”

“王妈妈跑的真快,我都不一定能追的上她,”杏儿愣愣道。

苏锦嘴角狂抽不止。

她猜到王妈妈可能会联想到她。

但要不要这么胆小啊?

一想到王妈妈可能没信她说的老夫人是假的,却对她换了个人深信不疑。

苏锦就觉得心累。

不要抓错重点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