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章 添乱

第六百章 添乱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3089

消息传到镇北王府时,苏锦正在栖鹤堂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病来的快,去的也快。

她是忧思成疾,担心勇诚伯府出事才晕倒的。

知道包围勇诚伯府是误会了,刑部如今人还不敢撤走。

不撤走的话,那些大臣就不敢贸然弹劾刑部和东乡侯。

毕竟是要查抄勇诚伯府,没点证据,就是皇上也不能这么冲动行事。

东乡侯敢和崇国公对着干,等闲大臣是不敢招惹他的。

确定勇诚伯府不会出事,老夫人心情就好多了。

心情一好,自然精神抖擞。

只是没能抖擞多会儿,刑部查抄了勇诚伯府的消息就传来了。

几乎是瞬间,老夫人的脸就铁青了。

握着佛珠的手都在颤抖。

三太太望着传话丫鬟道,“不是说误会了吗?”

“怎么还查抄了勇诚伯府?”

丫鬟摇头,“不是误会,是罪证确凿。”

“这回是皇上下旨查抄勇诚伯府的,皇上还让东乡侯和刑部彻查勇诚伯府一案。”

三太太和二太太面面相觑。

刑部包围勇诚伯府可以说是误会了。

可皇上下旨那基本上误会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勇诚伯不会真的贪墨了贡品吧?

贪墨贡品这可是死罪。

苏锦看着老夫人,真怕她一口气没提上来又晕了过去。

不过老夫人晕倒是好事。

因为她越是对勇诚伯越好,就越惹人起疑。

就算王妈妈以前没这么怀疑过,昨儿她说的那番话,不信王妈妈内心一点感触都没有。

王府上下所有人,包括老王爷在内,都没有王妈妈陪伴老夫人时间最久。

王妈妈更能发现老夫人的不对劲。

她说的话也最有可信度。

老夫人强忍着怒意道,“我乏了,都回去吧。”

王妈妈赶紧扶老夫人起来。

回屋后,老夫人咬牙道,“再把大姑奶奶给我叫来!”

王妈妈劝老夫人道,“刑部的事,您就是找大姑奶奶来也没用,勇诚伯是帮过您,可这么多年,您待他也不薄,什么样的恩情也还清了。”

“昨儿您数落大姑奶奶恩将仇报的话已经过重了,难道您还要大姑奶奶逼着刑部尚书徇私枉法不成?”

王妈妈一字一句如同重锤敲打在老夫人心头上。

老夫人也知道自己是急则生乱了。

“这恩情岂是能还清的?”老夫人冷道。

王妈妈没再接话。

世子妃救了王爷和老王爷的恩情,怎么没见老夫人记在心上,唯独勇诚伯帮过她一回,她却是刻在了骨子里。

王妈妈又想起了苏锦说的话。

她现在已经信了七分了。

老夫人等的焦灼不安。

大姑奶奶是硬着头皮来了。

她都想象的到她又要挨训了。

昨儿才说不会有事,让老夫人放宽心,一大清早就打脸了。

进屋,请安后,大姑奶奶小心翼翼道,“娘,您别生气,您要是气坏了身子,女儿可担待不起。”

“我没有生气!”老夫人道。

“我知道你昨儿是想我安心才那么说的,我找你来,就是想知道勇诚伯到底犯了什么错,皇上要下旨抄了勇诚伯府?!”

还说没生气,说话声都气的在抖了。

大姑奶奶望着老夫人道,“娘,勇诚伯这回犯的错太大了,便是父亲都救不了他,您就别管了。”

老夫人心头一沉。

“到底犯了什么错?!”老夫人问道。

大姑奶**疼。

她就没见过有这么关心外人的。

关心的便是连她这个亲生女儿都忍不住要妒忌了。

知道拗不过老夫人,大姑奶奶如实道,“三年前,勇诚伯奉命运送粮草,从青云山脚下路过的时候,被青云山打劫了。”

“勇诚伯上报朝廷的数目是东乡侯打劫的四倍。”

“当时船上还有一批贡品,勇诚伯趁机贪墨了。”

“那批贡品是有人假传圣旨让进贡的,现在还不知道假传圣旨的人是不是勇诚伯。”

“就算不是勇诚伯,但他这么心安理得的昧下,还没有嫁祸给东乡侯,定是知道那批贡品是谁假传圣旨的。”

“他要是坦白招认了,还能留一条活命,流放千里,如果不招,皇上绝不会轻饶了他的。”

老夫人脸色惨白。

有胆量假传圣旨的除了崇国公还能有谁?!

想到崇国公——

老夫人脸色又恢复了几许。

如果真是崇国公。

他一定会想办法救勇诚伯的。

老夫人飞快的拨弄着手中佛珠。

外面进来一丫鬟道,“老夫人,老王爷让奴婢来给您传话,勇诚伯府的事让您别管。”

“我知道了,”老夫人淡漠道。

大姑奶奶趁机起身道,“娘,我还约了人在美人阁见,我就先走了。”

大姑奶奶走后,老夫人就跪在蒲团上诵经祈福。

半晌之后,她道,“明儿去大佛寺上香。”

“可老夫人您身子骨……。”

不等王妈妈说完,老夫人便打断她,“去吩咐便是。”

王妈妈只能应下。

走了几步后,王妈妈脚步一滞。

她回头看向老夫人。

她想到了老夫人从静安寺回来那天,借着回府的机会绕道去勇诚伯府上香。

专程跑一趟惹人起疑,可如果是顺道的话,就不会让人起疑心了。

……

行宫。

北漠公主对着铜镜看脸上的淤青。

皇上赏赐的药膏效果极好,淤青已经很淡了。

想到昨天丢的脸,北漠公主就有些咬牙切齿。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北漠公主连忙起身,望着走进来的北漠大皇子道,“皇兄,你见到父皇了吗?”

北漠大皇子摇头。

北漠公主登时来了气。

“大齐朝到底想做什么?!”她恼道。

“要我北漠和亲才肯放了父皇,我也来了。”

“昨儿宴会上不许提,今儿又拿休沐,大臣不上朝来搪塞我们,把我们干晾在行宫里不闻不问!”

“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北漠大皇子望着北漠公主道,“你有没有觉得大齐朝在故意拖延时间?”

“什么故意拖延时间?”

“分明就是想急死我们!”北漠公主一屁股坐下道。

看着北漠公主急躁样子,北漠大皇子是欲言又止。

有些事,还是不要告诉她了,免得坏事。

北漠公主望着北漠大皇子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肯让我们见父皇。”

“皇兄,你得想个办法才行。”

北漠大皇子看着她,叮嘱道,“这里是大齐,不是北漠可以任由你胡来,父皇生死未卜,你不要添乱。”

“谁添乱了?!”北漠公主妙目一瞪。

“好,你没有添乱。”

“你就老实待在行宫里养伤,才来大齐就弄的一脸伤,你是北漠公主,你这样子出去怎么见人?”

要不是脸上有伤,她才不会老实的待在行宫里。

她咬牙道,“这伤明天就好了!”

想到什么,北漠公主凑到北漠大皇子身边道,“听宫女说,皇兄昨儿回来就一直在泡澡,要了七次水。”

“皇兄是被东乡侯府大少爷的臭脚熏着了吗?”

北漠大皇子,“……。”

能不能不要提昨天宴会上的事?

只要一想到苏大少爷那双臭脚碰到他尊贵的胸膛。

他就想沐浴更衣。

堂堂先崇国公世子之子,现东乡侯府大少爷,居然连双结实的鞋都没有。

北漠大皇子是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没见过这么不爱惜脸面的世家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