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零二章 挑拨

第六百零二章 挑拨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6:34更新  字数:3053

镇北王府前。

几顶奢华马车徐徐停下。

最先从马车内下来的是寿宁公主。

再是北漠公主。

最后是崇国公府大姑娘。

看到寿宁公主,王府小厮都有点懵。

毕竟上回寿宁公主被抬回宫的场景太过震撼。

他们还在私下打赌寿宁公主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来镇北王府了。

没想到她不但来,还来的这么快。

没人敢把公主拦在门外不让进。

几人迈进镇北王府。

北漠公主眸光扫了一眼王府,兴致缺缺。

寿宁公主见了她道,“荆山公主不想来镇北王府?”

“我现在只想见我的父皇,”北漠公主淡淡道。

“估计难,”崇国公府大姑娘道。

北漠公主望着她。

崇国公府大姑娘继续道,“自打东乡侯回京后,皇上就对他信任有加,这一次活捉你父皇,飞虎军功劳最大。”

“你欺负东乡侯的女儿,要抢他的女婿,他肯定会晾你们北漠使臣一段时间的。”

苏锦走过来,正好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她嘴角勾了勾。

北漠公主够看她不爽了,她还火上浇油。

苏锦走上前,笑道,“要说荆山公主会来我们大齐朝,崇国公功不可没。”

北漠公主眉头一皱,“为什么这么说?”

看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荆山不知道,你父皇被活捉,带回京都后,我爹为了大齐和北漠边关安宁,主张让皇上放了你父皇,只要你爹北漠王答应不再扰我边境,”苏锦道。

“崇国公主张杀了你父皇,要不是我爹和部分朝臣不同意,你父皇这会儿早死了。”

飞虎军是活捉了北漠王,但没有要杀他。

崇国公可是要杀她爹的人。

她这个做女儿的却和崇国公府大姑娘还有寿宁公主走的近。

苏锦看北漠公主的眼神都带着对智障的关爱。

“你胡说!”崇国公府大姑娘反驳道。

苏锦瞥了她一眼,“我是不是胡说,荆山公主上街一打听就知道执意要北漠送公主来和亲的是谁了。”

“你们寸步不离的跟着荆山公主,不会是怕她打听到什么消息吧?”

寿宁公主瞪着苏锦,“你少挑拨离间!”

苏锦觉得好笑。

还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

她们能挑起北漠公主对她的怒气,她还不能还击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

苏锦福身准备走人了。

然而——

事情发展远远超乎她的预料。

她刚刚说的那番话,就算北漠公主不全信,怎么也将信将疑吧。

但是!

人家北漠公主就是冲着她来的。

一把匕首抵在苏锦的颈脖子处,杏儿急道,“你快放了我家姑娘!”

北漠公主望着苏锦道,“对不住了,我只想见我的父皇。”

“你说的事,我会去查。”

“但现在,还请镇北王世子妃随我去刑部一趟。”

就这样轻易的,苏锦被挟持了。

北漠公主要拿她来威胁朝廷,逼朝廷让她见北漠王。

但苏锦很想问一句。

寿宁公主和崇国公府大姑娘就在她身边,她为什么不挟持她们,偏要挟持她?

“荆山公主有必要这么舍近求远吗?”苏锦问道。

“比起她们,你们大齐皇帝更宠爱你,”北漠公主给了个理由。

苏锦,“……。”

得。

又一个擅长挑拨离间的。

而且北漠公主的挑拨威力更大。

直接踩了寿宁公主的痛处。

痛的寿宁公主脸色泛青。

人家北漠公主怕挟持她威胁不了父皇,所以跟着来挟持镇北王世子妃。

这是有多看不起她这个大齐公主?!

北漠公主挟持苏锦一步步朝大门走去。

她的举动惊动了王府丫鬟小厮。

大家都围过来。

北漠公主道,“本公主无意伤害你们世子妃,我只想见我的父皇!”

其实用脚趾头也知道她不敢伤还苏锦。

镇北王世子妃,东乡侯之女,皇上的救命恩人。

要真伤了苏锦,别说她爹北漠王了,就是她和她皇兄的小命都得交代在大齐。

苏锦被北漠公主带着往前走。

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一顶软轿在王府门前停下。

宁王妃从软轿内出来,抬头就看到北漠公主挟持苏锦。

匕首在阳光下折射出夺目的光芒。

宁王妃脸色一白。

“荆山公主切莫冲动,”她急道。

“有话好好说。”

北漠公主气道,“是你们大齐不好好说话!”

“把路让开!”

宁王妃能让吗?

铁定不能啊!

这大热天的,若不是不得不来,她根本就不愿意出门。

她望着北漠公主道,“荆山公主,我儿媳妇早产,危在旦夕,世子妃医术高超,我此番是来请她去救命的。”

北漠王虽然被关,但毕竟没有性命之忧。

就算着急,也不急于一时半会儿。

可宁王世子妃就不同了,有时候晚会儿,就是一尸两命。

北漠公主气的咬牙。

她好不容易才豁出去挟持了镇北王世子妃。

结果还被人挡住了去路。

可她一旦把人放了,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北漠公主犹豫不决。

苏锦能感觉到北漠公主的迟疑。

看来这北漠公主还算有点良心,没有一心想见自己的父亲,就枉顾她人生死,算是良心未泯吧。

宁王妃跪下相求。

北漠公主握着匕首的手紧了紧。

身后上官凤儿见她在犹豫,眸光闪了闪。

她往前走,脚“不小心”踢到门槛,身子往前一仆。

她手朝北漠公主的胳膊推过去。

匕首朝苏锦的颈脖刺去。

北漠公主眼疾手快,手往旁边一偏。

苏锦只感觉到一道光芒闪了下她的眼睛。

随后一声惨叫传来。

等她再睁开眼。

上官凤儿不止摔倒在地,胳膊还被北漠公主的匕首划伤了。

血染红了她的裙裳。

北漠公主手里的匕首上还带着血。

血嘀嗒往下掉。

北漠公主望着上官凤儿道,“你怎么走路的,眼睛长在后脑勺的吗?!”

“你刚刚差点害我杀了镇北王世子妃!”

寿宁公主忙将上官凤儿扶起来。

上官凤儿望着北漠公主,委委屈屈道,“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能当什么都没发生吗?!”北漠公主恼道。

“我刚刚要是不小心杀了你,是不是不用偿命?!”

上官凤儿咬着牙,眼泪巴拉巴拉往下掉。

疼的。

胳膊伤的严重,血直往下掉。

看着她死不悔改的脸,北漠公主只恨刚刚那一匕首划的太轻了。

“快传太医!”寿宁公主喊道。

苏锦脸寒如霜,她望着宁王妃道,“不是要救府上世子妃吗?”

“走吧。”

宁王妃赶紧起身。

地上烫,才一会儿,她就受不住了。

苏锦头也未回的走了。

寿宁公主扶上官凤儿进屋。

结果上官凤儿走了几步,肚子一阵叫唤。

“快,快扶我去茅房!”

北漠公主站在王府门前,气的是直跺脚。

“来人,给本公主牵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