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零九章 商议

第六百零九章 商议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869

崇国公府。

北漠郕王昨天挟持崇国公,撂下狠话,今日再见不到北漠郕王,他便要同朝廷开战。

早朝上,皇上决定让北漠郕王见北漠王。

其实,皇上一直就没打算阻拦过。

是东乡侯和镇北王一致决定要晾北漠几天。

皇上想着北漠挑起战事在前,北漠王被俘虏了还不安分,向南梁借兵同朝廷施压。

北漠公主来大齐和亲还嚣张的要抢镇北王世子。

晾上几天,挫挫北漠的锐气也是应该的,便同意东乡侯和王爷的提议。

晾了这么多天也够了。

崇国公下朝后,就去了关押北漠王的地方,毕恭毕敬的把人从铁牢里迎出来。

被关在屋子里许久,北漠王走出来,还真不大适应外面的太阳光。

屋子里有冰盆,一点也不闷热。

外头可就不同了。

他戴着人皮面具,热气扑面而来,再被太阳一晒,只觉得脸痒的厉害。

他是强忍着不挠。

但是——

没忍住。

隔着一层人皮,挠不到重点,与隔靴搔痒无异,还越挠越痒。

崇国公急了,“这是怎么了?”

北漠王用力一抓。

人、皮、面、具、破、了!

准确的说是烂了。

一直戴在脸上,也没有护理过,人皮已经很脆弱了。

抓破之后,崇国公的护卫都吓住了。

“北漠王”见瞒不住了,一把将人皮扯了下来。

面具下的脸长了红斑,他叫道,“哪有水?!”

在大家怔愣中,假北漠王朝远处的水井跑去,捧起水就朝脸上喷。

崇国公惊呆了。

他望着两看守护卫,见他们神色如常,就知道他们是知"情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崇国公咬牙道。

人关在他崇国公府。

他却不知道人是假的。

护卫望着崇国公道,“关在崇国公府的是假北漠王,我们只是奉命看着他不被戳破,其他的事,我们一概不知。”

瞒了这么多天,一直相安无事。

没想到一出门就露馅了。

但愿没有坏东乡侯和镇北王的事吧。

崇国公是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因为这两护卫是皇上派来的,寸步不离的守着北漠王,崇国公就是和北漠王说话,也循规蹈矩,不敢威逼,更不敢利诱,就怕被护卫跟皇上告状。

他规规矩矩的,没想到东乡侯不和他讲规矩。

他又被东乡侯摆了一道!

“真的北漠王在哪儿?!”崇国公问道。

护卫摇头,“我等只是奉命看着他,其他事,我们也不知道。”

“真的北漠王在哪儿,或许在刑部大牢,也有可能在别的地方。”

“东乡侯说过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

崇国公,“……!!!”

真的。

崇国公差点就吐血了。

他这是被东乡侯耍的团团转啊。

他只想着东乡侯把这烫手山芋扔给他。

却从来没想到这烫手山芋可能是假的!

假北漠王揭下人皮面具,用水洗了脸后,舒服多了。

只是还忍不住想挠。

他是忍不住把脸泡在盆里才好。

来迎人的大臣更是一脸懵逼。

“北漠王是假的,那我们上哪儿接人去?”左相问道。

这一问,直接撞崇国公枪口上了。

“你问我?”

“我问谁去?!”崇国公吼道。

崇国公袖子一甩,迈步走人了。

东乡侯和镇北王都防备着他,他还管这事做什么?!

崇国公回了书房,正好一只雪白的鸽子落在窗户上。

暗卫李忠过去把鸽子抓住。

从鸽子脚上取下竹筒。

看了一眼,他脸色一变。

“国公爷,属下知道北漠王在哪儿了,”李忠道。

“在哪儿?”崇国公问道。

“在北漠。”

“……。”

崇国公猛然站起来。

“你再说一遍,北漠王在哪儿?!”崇国公手撑着桌子。

只是情急之下,忘了胳膊还受伤,用力过大,疼的他额头青筋都在跳动。

李忠把信递给崇国公看。

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北漠王已经回到了北漠。

北漠王谎称被人下毒,才体力不支,被镇北王所擒。

北漠将士继续拥戴他。

北漠王把南梁借给北漠郕王的十万兵马遣回北漠了。

毕竟北漠郕王借兵就是威胁大齐放了北漠王。

如今北漠王已经回去了,南梁十万大军也没有了继续待在北漠的理由。

“好一个东乡侯!”

“竟敢擅作主张放了北漠王!”

“这可是欺君大罪!”

崇国公起身,出了书房。

再说行宫内,东乡侯正和北漠郕王商量放了北漠王一事。

毕竟抓人不容易。

绝不能轻易放了。

北漠郕王答应让北漠荆山公主和亲,但和亲的人选由荆山公主自己选。

气势很足,反正东乡侯是没从北漠郕王脸上看到丝毫北漠战败的感觉。

东乡侯这人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强硬了。

因为他比别人更硬。

“我大齐要求不多,北漠公主和亲,陪嫁两座城池,至于嫁给谁,由我们大齐皇帝赐婚,”东乡侯道。

大齐就这一个条件。

这个条件就是底线。

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东乡侯把条件说完,就坐在那里喝茶。

“你们商议吧,什么时候同意了,什么时候准许你们见北漠王,”东乡侯道。

这个商议,绝对能把人活活气死。

连大齐的大臣都觉得有点咋舌了。

商量,那就是讨价还价的过程。

东乡侯给北漠的只是选择同意的时间,这哪叫商量啊?

这分明叫霸道。

只是霸道的叫人很过瘾。

对待北漠,何须客气?

不论北漠郕王怎么愤怒,东乡侯都不为所动。

嗯。

也不能说一点没动。

茶水喝多了,还是需要方便的。

东乡侯方便回来,崇国公就杀到了,“东乡侯!”

“你向天借胆,敢私自放了北漠王?!”

一石激起千层浪。

殿内所有人都惊呆了。

最震惊的莫过于北漠郕王。

他从椅子猛然起身,脸色青的吓人。

东乡侯走到崇国公身边,捏着他受伤的胳膊道,“崇国公,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厉害啊。”

“我在这和北漠商议和亲,你倒好,跑来告诉北漠,北漠王已经回北漠了。”

崇国公冷着脸道,“和亲?!”

“你还是想想怎么躲过欺君死罪吧!”

东乡侯笑了一声,“什么时候替君分忧也成死罪了?”

“崇国公消息这么灵通,难道北漠兵临城下的十万南梁大军没有撤退?”

崇国公的脸绿了。

东乡侯回头道,“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大臣们,“……。”

这哪还有剩下的事啊?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