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一十章 蛮力

第六百一十章 蛮力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883

行宫,百花殿。

是北漠公主的寝殿。

她正烦躁的坐在床上,心慌不安。

东乡侯态度强硬,北漠不答应大齐的要求,大齐就不放了她父皇。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丫鬟快步跑进来,北漠公主起身道,“郕王答应了?”

“没有答应,”丫鬟高兴道。

“皇上已经回北漠了。”

北漠公主懵了,声音拔高了几分,带着不敢置信的惊喜,“父皇回北漠了?”

“你不是在故意骗我?!”

丫鬟连连摇头,“这么大的事,奴婢怎么敢骗公主?”

“是东乡侯冒死放了皇上。”

“这会儿皇上已经安全的回了北漠,南梁借的十万兵马也回南梁了。”

“公主不用和亲了!”

北漠公主高兴的跳起来。

北漠大皇子走进来道,“不要高兴的太早。”

北漠公主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住。

“皇兄说这话……。”

“不会是大齐为了拖延时间,故意这么说的吧?”

“父皇其实还被关在大齐?”

北漠大皇子走过来,“那倒不是。”

“父皇的确回了北漠。”

北漠公主眉头拧的紧紧的,“皇兄这么确定?”

“早在来大齐的路上,我就有此怀疑了,”北漠大皇子道。

北漠公主望着他,“为什么皇兄这么怀疑?”

她就没有这么怀疑过。

北漠大皇子坐下来道,“来的路上,在一歇脚的茶棚处,我看到了父皇画的图案。”

“那图案是父皇一次信手涂鸦画的,只有我见过。”

除此之外,没有人知道那是出自北漠王的手笔。

北漠王应该是知道北漠郕王会带他和荆山公主来大齐,所以在必经之路上给他留了记号。

北漠大皇子想过了。

北漠王想逃走应该没那么容易,定是有人放了他。

一边放了北漠王,一边点名了要北漠郕王来接人,这明显是支开北漠郕王。

这说明大齐是友非敌。

只是这个猜测一直得不到证实,所以他没有和任何人透露半个字,包括身边的亲信。

“不知道父皇私下答应了东乡侯什么条件,东乡侯才放了父皇,”北漠大皇子道。

北漠公主小脸一下子就垮了。

还能答应什么?

肯定是让她和亲啊。

不止北漠公主是这么想的,北漠大皇子也一样。

毕竟历来和解,多是用联姻的方式。

嗯。

要是他们两兄妹知道他们的父皇主动提和亲,人家东乡侯都不答应,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北漠公主望着北漠大皇子道,“父皇能安然无恙的回到北漠,我就很高兴了。”

她既然来大齐,原本就是做好了和亲的准备来的。

只是原本她很讨厌大齐,现在知道大齐在放了她父皇的同时,还帮了北漠王一把,内心没有那么抗拒了。

北漠大皇子宽慰北漠公主几句。

然后——

北漠公主瞪着他,“你早知道父皇不在大齐了,你都不告诉我一声!”

北漠大皇子哑然。

“别人利用我,你都不提醒我一声!”

“我没你这么狠心的皇兄!”

北漠公主豁然起身,抬脚就走。

自家皇妹不高兴了,这可不是小事,北漠大皇子赶紧追出去。

他拉着北漠公主的手道,“皇兄不是故意隐瞒你的。”

万一露馅了,被郕王发现,父皇就凶多吉少了。

连他都不一定能装的那么好。

她什么都不知道,自然就不用装了。

北漠公主甩开北漠大皇子的手,“别拉着我!”

“不要生皇兄的气了,”北漠大皇子道。

“谁有空生你的气?”北漠公主瞪眼。

“我在行宫都要憋出病来了,我要出去逛街了!”

北漠大皇子,“……。”

不是在生气吗?

怎么是出去逛街?

北漠大皇子有点懵了。

北漠公主伸了手,“把你身上的银票都给我。”

“父皇都回北漠了,就算要和亲,我也会从北漠出嫁。”

“我要多买点东西带回去。”

大齐虽然人不怎么样,但东西是真好。

她也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几眼,都没敢多看。

父皇还身陷囹圄,做女儿的却买买买,太不孝顺了。

现在知道北漠王没事了,她也就不用压抑自己了。

北漠公主把北漠大皇子带上街。

她买东西。

他负责付钱。

两兄妹是要多高兴有多高兴。

北漠郕王就没那么舒坦了,是气的心肝脾肺肾都在疼。

虽然抖出东乡侯放了北漠王消息的是崇国公。

但北漠郕王还是不敢相信,他宁肯相信这是一个骗局。

一个大齐皇帝施压,崇国公不得不配合的骗局。

可很快,北漠就送了信来,打破了北漠郕王最后一点期望。

送信来的是北漠郕王的亲信。

由不得他不信。

北漠郕王想杀了东乡侯的心都有了。

成也东乡侯,败也东乡侯。

若不是东乡侯训练飞虎军,配合镇北王活捉了北漠王,没有他这么好的夺权机会。

可没想到唾手可得的北漠皇权,最后又败在了东乡侯顾全大局上。

东乡侯为了免除大齐和北漠开战,竟然私自放了北漠王。

北漠王虽为王,却也重情重义。

东乡侯此举,以他对北漠王的了解,北漠王这辈子都不会再对大齐举兵了。

他多年隐忍谋划,这一次奔波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还向北漠王暴露了自己的野心。

北漠郕王想到回去要如何给北漠王解释他这几年装病的事,就脑壳涨疼。

很快,东乡侯放了北漠王的消息就传开了。

一堆大臣上奏弹劾东乡侯擅作主张。

皇上龙案上弹劾的奏折占大半。

只是时辰已晚,皇上忍着没传东乡侯进宫。

但皇上也更恼火了。

这么大的事,居然都不用和他这个做皇帝的商量下。

没商量就算了,现在捅破了也不进宫说一声,有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吗?

翌日早朝,百官当面弹劾东乡侯,请皇上严惩东乡侯,以肃朝纲。

东乡侯看着那些大臣道,“一个个皮都痒的厉害是不是?”

“北漠郕王向南梁借兵兵临城下的时候,一个个只恨崇国公坏事,阻拦皇上放了北漠王。”

“现在我把人放了,兵临城下之危解了,又来弹劾我?”

“不要以为我认祖归宗了就脾气变好了!”

一部分胆小的大臣不敢说话了。

但这些人肯定不包括崇国公。

他望着东乡侯道,“不知道北漠王答应了东乡侯什么条件,你才放了他?”

“什么条件都没有,”东乡侯道。

百官,“……。”

皇上望着东乡侯,“什么条件都没答应,你就把人放了?”

“用蛮力只能让人暂时屈服,重要的还是要以德服人,”东乡侯道。

皇上,“……。”

百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