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一十四章 败露

第六百一十四章 败露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35更新  字数:2677

老夫人是疯了吗?

勇诚伯的罪证就是曲大少爷收集到的,虽然勇诚伯罪有应得,却也是曲大少爷一手送进刑部大牢的。

老夫人却想让表少爷娶勇诚伯府嫡女。

就算她想救勇诚伯仅剩的骨血,也用不着这样做吧。

这是想刑部尚书府永无宁日吗?

老夫人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

大姑奶奶一口回绝。

那是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她宁肯自己的儿子一辈子不娶媳妇,也不愿意让陈娇进门。

老夫人见她执意不肯,便道,“我也只是这么一提,既然你不愿意,那就作罢吧。”

兰芝给曲大少爷上茶。

曲大少爷端起来,准备喝一口。

茶盏都递到嘴边了,王妈妈冲过来,一把将茶盏打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曲大少爷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手里就剩一个茶托了。

茶盏摔在地上,茶水泼洒的地方有泡沫呲呲。

“茶里有毒!”碧朱叫道。

大姑奶奶惊站了起来。

比起大姑奶奶和曲大少爷的震惊,老夫人脸上的神情才叫可怕。

王妈妈居然还活着?!

兰芝不止信誓旦旦说她死了吗?!

为什么人还活着,还进了栖鹤堂?!

“把她拖下去,乱棍打死!”老夫人歇斯底里的叫着。

王妈妈噗通一声给大姑奶奶跪下了。

“大姑奶奶,奴婢对不住您,”王妈妈哭道。

大姑奶奶懵了。

刚刚才救了她儿子一命,怎么就对不住她?

王妈妈素来待她不错,又失踪许久,总不至于是她要给她儿子下毒吧。

正纳闷呢,就听王妈妈抬手指向老夫人道,“她不是您的亲娘,她是老夫人的孪生姐姐!”

王妈妈这话无异于是平地起惊雷。

不仅震懵了屋子里的人,还把赶来的苏锦和谢景宸震的不轻。

怎么会是孪生姐姐?

但瞧见地上腐蚀地毯的茶水,苏锦总算明白王妈妈为什么那么不爱惜身子了。

她伺候了老夫人几十年,了解老夫人。

曲大少爷找到勇诚伯贪墨的罪证,才导致了勇诚伯入狱,最后死在刑部大牢里。

老夫人专程找他来,就是给自己的儿子报仇的。

王妈妈是赶着来救表少爷性命的。

不过这茶水不是剧毒,服下后,要毒发身亡还要几天。

曲大少爷要真中毒死了,又隔了几天,任是谁也猜不到是外祖母要杀自己的亲外孙儿。

老夫人怒道,“这疯婆子在胡说八道!”

“还不快来人,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当真进来两婆子要拖王妈妈。

毕竟是栖鹤堂,老夫人的地盘。

在栖鹤堂,老夫人的话形同圣旨。

谢景宸冷道,“我看谁敢动!”

冰冷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威严,两婆子当真不敢动了。

老夫人望着谢景宸,眼底冷的骇人,“你敢?!”

“我自是不敢,但王妈妈说的事太过严重,她的命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谁也不许动她分毫!”谢景宸的声音掷地有声。

大姑奶奶望着王妈妈,她的声音在颤抖,“这么大的事,王妈妈不是在开玩笑?”

虽然没觉得老夫人有多疼爱她,但大姑奶奶也没想过老夫人是假的。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娘还有个孪生姐妹,她还有个姨母。

王妈妈哭着道,“是奴婢疏忽,没有发现三十多年前,老夫人生下您之后,在大佛寺马车出事时,就被人李代桃僵了。”

“她谎称失忆,奴婢也没有多想。”

“到前些天在大佛寺,宁王世子妃生了一双女儿,奴婢才反应过来,她是当年与人私奔的太姑奶奶,是勇诚伯的生母!”

“太姑奶奶与人私奔,王家羞于提她,甚至为了她举家迁移,这么多年,我一直当她已经死了,没想到她就在眼皮子底下!”

王妈妈悲痛欲绝。

她自诩对主子忠心耿耿。

可笑的是主子被人在眼皮子下换了,到现在才发现。

三十多年啊。

她伺候老夫人的时间还没有伺候一个仇人的时间长。

她罪该万死。

王妈妈哭的不能自已,那痛哭声连苏锦都动容了。

王妈妈是真的在悔恨,在自责。

哭着哭着,王妈妈就晕了过去。

“王妈妈!”红袖急唤道。

老夫人跌坐在罗汉榻上。

三太太脸色极其难看。

她没有疏忽王妈妈刚刚说的话。

老夫人是在生下大姑奶奶之后就被人给换了,也就是说三老爷是假老夫人生的?

王妈妈人晕了,可她刚刚一连串的话,大家是半天没能消化。

红袖和碧朱把王妈妈扶坐在一旁。

屋子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半晌之后,大姑奶奶望着老夫人,眼眶通红道,“王妈妈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老夫人脸色铁青,抬手指着王妈妈,“你要信一个贱婢的话怀疑你自己的亲娘吗?!”

大姑奶奶哭着笑了。

亲娘?

刚刚她的亲娘要她儿子娶一个罪犯之女。

她没有答应,丫鬟就端上来一盏有毒的茶。

王妈妈是奴婢。

可这个奴婢刚刚才救了她儿子!

大姑奶奶现在心乱如麻,王妈妈说的事是她以前从未听过的,甚至做梦都没有梦到过的。

从小到大,她就觉得王妈妈待她亲厚,远胜过老夫人。

王妈妈说勇诚伯才是她亲生儿子。

大姑奶奶不愿意相信。

可事实由不得她不信!

自打勇诚伯入狱,她被老夫人叫回来两次,被骂了两回没良心。

前儿就让她和铭儿一起回来,她知道是挨骂,她自己挨训也就罢了,不想儿子也和她一样。

她以为拖着拖着就能不来了。

这三天,老夫人每天都派人去,她拖不过去了,才不得不来。

没想到……

大姑奶奶泣不成声。

三太太走过来,递帕子给大姑奶奶道,“一个贱婢的话,你也放在心上?”

“王妈妈前些天在大佛寺就失踪了,这突然冒出来的是真是假还不知道。”

“别有人心怀不轨,中了她的圈套,伤了老夫人的心就不好了。”

苏锦很不想对号入座的。

但架不住三太太说心怀不轨的时候朝她瞥了一眼。

王妈妈是碧朱扶着进来的。

碧朱是她进沉香轩第一个信任的镇北王府的丫鬟。

说这事和她无关,也没人信。

当然了,和三太太她们解释,苏锦是不屑的。

这时候,三老爷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