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一十九章 人情

第六百一十九章 人情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3021

屋内。

老王爷躺在床榻上。

脸色苍白,双眸紧闭。

嘴角还隐约能看见血迹。

苏锦给老王爷把脉,道,“是怒急攻心导致的吐血,需要静养。”

苏锦觉得这病症说不说都一样。

任是谁都猜到老王爷为何吐血。

只是静养,怕是静不下来。

老夫人的所作所为,连她这个局外人听了都怒火中烧,何况是老王爷?

大姑奶奶哭的眼睛都肿了。

她心如刀绞。

擦干眼泪,她把王妈妈叫到一旁询问,“这么多年,你都不曾怀疑过老夫人,为何……。”

王妈妈愧对大姑奶奶,所以大姑奶奶问什么,她都回答,哪怕身体虚弱的坚持不住了。

她第一次觉得老夫人变了是老夫人把那颗掉在地上的药丸吃了。

再到她指使李妈妈偷池夫人的药膏。

还有为了暴露世子妃会医术,要给表姑娘下毒……

听到这里,大姑奶奶是浑身都在颤抖,眼泪更是止不住。

曲大少爷抱着他娘,道,“娘,我先扶您回府吧。”

王妈妈看向苏锦。

她只是怀疑老夫人变了。

却从未怀疑过老夫人其实换了个人。

谁能想到会有人预谋偷梁换柱,借着一顶软轿偷天换日。

是世子妃给她灌输了这样的猜测。

她才能及时的反应过来。

但关系到苏锦,王妈妈忍着没说了。

世子妃心地良善,如果不是有她,如今的镇北王府……

只怕早就是老夫人和南漳郡主的了。

她是她的恩人,更是镇北王府的恩人。

王妈妈身子摇摇欲坠,红袖扶着她。

苏锦道,“先扶王妈妈回沉香轩。”

老王爷需要静养,她给老王爷留了药丸,她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事,她帮不上什么忙。

谢景宸和她一起回了沉香轩。

杏儿跟在身后。

快到沉香轩门前,杏儿啊了一声叫了起来。

苏锦望着她,“怎么了?”

“北漠公主送给姑娘的同心玉落在了栖鹤堂。”

“我回去拿。”

杏儿转身就朝栖鹤堂跑。

杏儿怕东西被人顺走,跑的很快。

等她回来,苏锦一盏茶都还没喝完。

杏儿擦着脑门上的汗,气喘吁吁道,“这回多亏了北漠公主救王妈妈,她送给姑娘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

她把锦盒递给苏锦。

苏锦还没有认真看过北漠公主送给她的同心玉。

人家北漠公主打算留给自己用的,必定不会差。

锦盒里是一整块的玉。

这块玉为什么叫同心玉苏锦还真不明白。

玉雕刻精美,仔细看能发现这块玉是能分开的。

苏锦轻轻一转。

玉便一分为二。

一块稍小一些,应该是女子佩戴的。

另外一块大点的,苏锦看了看,随手递给了谢景宸。

谢景宸正要端茶盏,苏锦递玉过来,他便接了。

刚接到手心,就感觉从玉上掉了什么东西到他掌心。

等他一看,却什么也没见着。

然后就听杏儿大叫,“有虫子!”

苏锦也感觉到有东西在她手背上爬,吓的把玉给扔了。

“虫子呢?”谢景宸问道。

“好,好像钻进姑娘手背里了,”杏儿声音打颤。

太可怕了!

苏锦毛骨悚然。

“是这玉佩的缘故。”

苏锦想哭,北漠公主到底给了她什么东西啊。

她赠她夜明珠,她不至于对她恩将仇报吧?

苏锦给自己把脉,可是什么也把不出来。

但浑身燥热,心也越来越慌,好像被千万根羽毛在撩拨,想挠挠不着,人快要疯了。

谢景宸的感觉也不是很好,浑身血液沸腾,快要炸裂开一般。

他把暗卫叫进来,“追上北漠公主,问问她,这同心玉到底是怎么回事?”

“属下这就去。”

暗卫不敢耽搁,跳窗离开。

杏儿看着苏锦,又看看谢景宸,看着两人快红成猴屁股的脸,心抖成筛子,“姑娘,你和姑爷不会有事吧?”

“你先出去,”谢景宸声音沙哑,呼吸急促道。

杏儿赶紧出去。

出珠帘后,她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自家姑娘一把扑到了姑爷怀里。

杏儿,“……。”

她捂着脸。

姑娘真是太猴急了。

她终于忍不住要霸王硬上弓了。

……

暗卫骑马直奔出宫。

北漠公主他们离京回北漠。

一路上行走不快,但毕竟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

暗卫怕出事,用了八百里加急的速度追上北漠公主。

等追上的时候,暗卫勒紧缰绳,没差点从马背上栽下去。

北漠大皇子认得他,毕竟是跟在谢景宸身边的人。

“这么急的追来,可是有事?”北漠大皇子问道。

暗卫朝北漠大皇子作揖,“我是奉命来找荆山公主询问同心玉的事。”

北漠公主掀开车帘道,“怎么了?”

暗卫走过去问道,“同心玉里怎么会有虫子?”

虫子?

“那是蛊虫,”北漠公主道。

“同心蛊。”

“……。”

暗卫嘴角狂抽。

“为什么要在玉里藏蛊虫?”暗卫嗓音有点飘。

“因为藏了同心蛊,所以才叫同心玉啊,”北漠公主解释道。

“我母妃怕我和亲,不得善终,特意花了大价钱从南疆人手里给我买了同心蛊。”

“据说拥有同心蛊的一方死了,另外一方活不过七天。”

暗卫,“……。”

北漠皇后爱女心切。

那么多和亲的公主成了牺牲品,她不希望她的女儿也牺牲。

有了同心蛊,就算和亲不受宠,也因为性命相关,不得不善待她。

同心蛊北漠公主用合适,给其他人就不妥了吧?

想到谢景宸和苏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种下了蛊虫,暗卫问道,“同心蛊能解吗?”

“当然不能解了,”北漠公主道。

“同生共死,多么感人啊,为什么要解呢?”

“……。”

“那为什么种下蛊虫后,会浑身发热?”暗卫再问。

北漠公主一头雾水。

母妃没和她说过这样的情况啊。

只说成亲后,让她把同心玉的另外一半交给未来夫婿。

难道母妃被人给骗了?

有人卖假蛊?

不会有性命之忧吧?

北漠公主担忧了。

北漠大皇子掩嘴轻咳一声。

暗卫望向他。

北漠大皇子小声问道,“你们家世子爷不至于娶了媳妇至今还没有圆房吧?”

暗卫,“……。”

暗卫脸一红。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他家世子爷没和世子妃圆房为什么大家都猜到了?

有那么明显吗?

他们感情好的如胶似漆,难道看不出来吗?

“当然圆房了!”暗卫一脸严肃,不容人质疑。

“嗯。”

“也对,这会儿要还不圆房,该爆体而亡了,”北漠大皇子闷笑道。

他用手中折扇敲了暗卫胸口一下,“你家世子爷可是欠了我妹妹一个不小的人情啊。”

暗卫,“……。”

暗卫就站在那里。

一人一马,看着北漠的马车渐行渐远。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