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二十五章 情分

第六百二十五章 情分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667

苏锦望着她,绣房丫鬟哭道,“奴婢没有穿世子妃的裙裳,奴婢只是想起给世子妃送裙裳的前一天夜里,采春去绣房拿线,回来后吓的脸色惨白,躲在被子里发抖,奴婢问她出什么事了,她什么都没说,只让奴婢一定不要碰世子妃您的裙裳。”

“奴婢不想碰,可奴婢被钱妈妈点名把衣服叠好,和她一起送沉香轩来。”

“事后采春就躲着奴婢了,奴婢找她说话,她都离的远远的。”

现在想来,采春肯定是怕她传染上疠风,所以避着她的。

苏锦脸寒如霜。

门外婆子没有走,听到绣房丫鬟的话,心头也沉甸甸的。

疠风一旦蔓延开,就不知道死多少人了。

为了要世子妃一个人的命,老夫人不惜让这么多人陪着世子妃一起死。

她怎么不去死呢?!

最该死的那个人就是她!

两婆子不知道在心底问候了老夫人多少遍。

苏锦出了内屋,杏儿紧随其后。

绣院。

苏锦抬脚走进去。

杏儿端着托盘跟在后头。

托盘里摆着什么没人知道,用绸缎蒙着呢。

苏锦脸色铁青,绣房丫鬟婆子见了都心底发憷。

钱妈妈迎出来,“世子妃怎么来绣房了?”

“哪个丫鬟是采春?”苏锦问道。

一丫鬟弱声道,“是……是奴婢。”

她哆嗦着走上前来。

苏锦望着她,“那天夜里你看见了什么,才叮嘱冬兰不要碰我的裙裳?”

采春小脸一白。

钱妈妈猛然望向采春。

那冰冷的眸光把采春吓着了。

这丫鬟既然偷偷提点冬兰,又在冬兰碰了裙裳后躲着她,是个聪明的。

既然是聪明人就该知道,如果钱妈妈不倒霉,世子妃一走,倒霉的就是她了。

何况和世子妃作对的向来没有好下场,用那么下作的手段害人就该得到报应。

采春跪下道,“那天夜里,奴婢绣线没了,回绣房拿线,见屋子里有灯光,但又不亮,怀疑是有人偷绣线,便偷偷靠近,正好瞧见钱妈妈用筷子从世子妃您的裙裳里夹出来一块破布。”

“她随手把破布丢进了火盆,连着筷子一起烧了。”

采春一说完,钱妈妈要过来打采春,“你个小贱蹄子,空口白牙污蔑我!”

苏锦挡在采春前面。

钱妈妈举起来的手只能放下。

“污蔑吗?”苏锦笑了一声。

钱妈妈一口咬定她没有在苏锦的裙裳里动过手脚。

苏锦懒得和她多废唇舌。

她看了杏儿一眼。

杏儿把托盘递给丫鬟。

绸缎掀开,露出那件绣房给苏锦做了没穿的裙裳。

杏儿一把将裙裳拿起来。

她朝钱妈妈走去。

钱妈妈一步步后退。

退到绣架旁,杏儿把裙裳一把给她披上。

钱妈妈反抗,但论力气,镇北王府里还真找不到哪个丫鬟婆子能和杏儿抗衡的。

钱妈妈脸色苍白如纸,身子抖成筛子。

能不害怕吗?

冬兰只是整理了下给苏锦的裙裳,端着去沉香轩,就感染了疠风。

杏儿把裙裳披在她身上,她岂能幸免?

钱妈妈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苏锦望着她,“你是直接招还是想挨过板子再招?”

……

老夫人第七次晕倒。

丫鬟泼了半桶水,老夫人也没有醒过来。

她蹲下探了探老夫人的鼻息。

弱的她都快感觉不出来了。

李总管赶紧进屋禀告老王爷。

老王爷扶着李总管的手走了出来。

三老爷嗓子干的冒烟,眼睛已经模糊的快看不清东西了。

看到老王爷,三老爷扑到老王爷脚边道,“父亲,母亲她身子弱,她纵然有错,也陪了您三十多年。”

“三十多年的夫妻情分,您就网开一面吧。”

老王爷气的浑身颤抖。

要不是她李代桃僵,他会和她做三十年的夫妻?!

李总管使眼色,两小厮把三老爷拉开。

李总管扶着老王爷走到老夫人跟前。

“泼醒她!”老王爷冷道。

丫鬟拎桶水来。

水桶里还飘着没有融化的碎冰。

一桶水朝老夫人的脸泼下去。

只要还有口气也冷清醒了。

一阵风吹来,老夫人只觉得身子结成了冰。

朦胧的眼神渐渐清明,见是老王爷站在她跟前。

老夫人脸上带了一抹凄惨的笑。

“你招还是不招?!”老王爷声音前所未有的冷。

老夫人看着他,脸上带着嘲讽的笑,虚弱无力道,“招什么?”

“这么多年,难道我做镇国公府老夫人不称职吗?”

“她要真那么好,信任你,怎么连自己有个孪生姐妹的事都不肯告诉你?”

见老夫人理直气壮的反问。

李总管只觉得心疼老王爷,居然和这么无耻的女人过了半辈子。

因为她与人私奔,王家举家搬迁,一蹶不振。

哪个做妹妹的会主动告诉别人自己有个恬不知耻的姐姐?

就因为瞒着没和老王爷说,倒是被她抓住机会离间老王爷和原老夫人了。

只是老王爷岂是那么好离间的?

“她到底在哪里?!”老王爷握紧拳头道。

“我若是死了,你们谁也别想知道她在哪儿!”老夫人冷道。

原老夫人的下落是她唯一的护身符了。

和老王爷做了三十多年的夫妻,虽然这份感情是她用手段谋夺而来,但她也算对老王爷有几分了解。

他眼睛里容不得沙子。

当nián的事败落,老王爷就算留她一条命,她也不会有舒服日子过了。

舒舒服服的过了半辈子,也够本了。

只是最疼爱的儿子孙儿被人害死,她没法替他们报仇,心有不甘。

但最不甘心的还是老王爷否认她。

她以为做了这么多年夫妻,也为他生下了一双儿女,哪怕看在儿女的份上,也善待她几分。

到底是她高估了自己在老王爷心目中的分量。

望着老王爷,老夫人泪眼模糊道,“你我夫妻三十多年,当真就比不上和她几年的情分吗?”

“我若真那么心狠手辣,岂会留王妈妈在身边,还容王爷平安长大,继承你的爵位?”

这是老王爷唯一想不通的地方。

李总管也想知道为什么。

都不惜抢胞妹的镇国公夫人的位置,那会儿王爷又还小,老王爷又那么信任她,她要害死王爷易如反掌。

她却没有这么做,的确是匪夷所思。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