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三十一章 剥夺

第六百三十一章 剥夺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514

被轰走了,还没问出不给进的理由,这些天过的是挠心挠肺啊。

一听镇北王府大门敞开了,他们就赶着来翻墙了。

还是习惯了翻墙进,熟墙熟路。

没人阻拦,南安郡王四个直奔沉香轩。

杏儿从竹屋出来,就看到楚舜他们走过来,她高兴道,“姑娘,南安郡王他们来了。”

楚舜打着玉扇走过来,“镇北王府是出了什么大事,几天不见客?”

杏儿巴拉巴拉一阵倒豆子。

然后问道,“我家大少爷怎么都没来?”

南安郡王他们这些天一直住在东乡侯府。

没道理他们都这么关心姑娘了,大少爷不来啊。

楚舜笑道,“你家大少爷今儿是来不了了。”

“我家大少爷是挨打了吗?”杏儿问道。

楚舜手里的折扇敲了下杏儿的脑袋,“你个小丫鬟,就不能盼着点你家大少爷好吗?”

杏儿揉着脑门。

除了这个原因,她实在想不出来大少爷还能有别的事耽搁来不了啊。

“今儿是东乡侯府送纳采礼去云王府的日子,”楚舜道。

苏锦走出来,正好听到这一句。

这些天镇北王府闭门谢客,她的消息也格外的闭塞。

没想到今儿是东乡侯府送纳采礼去云王府的日子。

“送纳采礼也不用大少爷亲自去送啊,”杏儿道。

苏锦对古代三媒六聘的事不了解。

不过她出嫁,谢景宸是肯定没去东乡侯的,他本来就是从东乡侯府抬回镇北王府的。

谢景宸走过来。

南安郡王他们进凉亭说话。

杏儿端瓜果糕点来解暑。

楚舜这才道,“苏兄原本是要和我们一起来的,正要出门,结果崇国公夫人去了。”

至于为什么去?

那肯定是见不得东乡侯府喜庆,登门添堵的。

只是东乡侯府龙潭虎穴,最后添堵变成了送钱。

他们实在憋不住想笑,这才扔了苏崇来镇北王府。

苏崇是东乡侯府大少爷,可他真正的身份是崇国公府大少爷上官霆。

那日率领飞虎军归来,是要多帅气就有多帅气。

也算是当众认祖归宗了。

既然认祖归宗了,那就是崇国公府大少爷了,他娶媳妇,那是崇国公府的喜事,怎么能任由东乡侯府一手包办?

崇国公夫人这话纯属是挑刺。

苏崇迎娶云王府拂云郡主的聘礼是崇国公府大太太一手准备的,怎么能叫东乡侯府一手包办?

崇国公夫人觉得崇国公府没有分家,也不会在崇老国公还在世的时候分家,苏崇的喜宴只能办在崇国公府。

她这一挑刺,纳采礼差点没能送出门。

崇国公府大太太性子温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毕竟崇国公夫人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

东乡侯府虽然是以前的崇国公府祖宅,但毕竟更了名。

万一迎娶拂云郡主过门就有了身孕,孩子生下来姓什么?

东乡侯现在叫苏青云,他本名叫沈钧山。

难道让崇国公府的骨肉随一个信手捏来的姓吗?

崇国公夫人越说越大声,大概是觉得自己有理而理直气壮,毕竟唐氏一个字没说。

等崇国公夫人说完,唐氏这才道,“崇国公夫人说的也不错,崇儿毕竟是崇国公府大少爷,他娶媳妇这么大的事,就这么把崇国公府略过去的确不妥。”

“但送纳采礼的日子已经定下了,不宜更改。”

“我看这次送纳采礼就先将就点吧,让林总管带人把纳采礼先抬进崇国公府,再从崇国公府里抬出去,走快些,也不会误了吉时的。”

唐氏这是做了很大的让步了。

这样的让步都让南安郡王他们吃惊。

唐氏居然就这么由着崇国公夫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一点都不符合东乡侯府的行事作风。

虽然只是让小厮多绕了点路,但毕竟感觉不同。

崇国公夫人心里痛快了。

然后——

唐氏让人把礼单取了份来,递给崇国公夫人。

“崇国公府长房没有分家,崇儿娶亲所用的花费该崇国公府公中掏,这是纳采礼的礼单。”

“如果越了崇国公府的规矩,后面的聘礼酌情添减,云王府是通情达理的人家,肯定会体谅的。”

当时,崇国公夫人的脸就绿了。

她是来找茬的,不是来给人送钱的!

可唐氏说的也不错啊,而且还是顺着崇国公夫人的话说的,既然苏崇的喜宴要办在崇国公府,那聘礼就该崇国公府出,一点毛病没有。

崇国公夫人气的咬牙,她粗略的看了下礼单,准备的聘礼分明是依照崇国公世子的规格办的。

崇国公世子和苏崇打赌,输的一败涂地,公中损失惨重。

现在居然还要公中给他掏聘礼钱?

崇国公夫人不同意!

可没有分家这话是她提的,说出口的话是收不回去的。

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这就是做事冲动,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的下场,注定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崇国公夫人不能不给,敷衍道,“等过些日子我再……。”

唐氏眉头一皱,有些动怒了,“崇国公夫人都来我东乡侯府了,也提到了崇儿的喜宴要在崇国公府办,难道准备聘礼的钱没一并带来,就带了张嘴来?”

崇国公夫人气的咬牙。

这话说的她好像是来蹭饭的似的!

可这事的确是她考虑不周,她要是带着钱来的,就更显得她的诚心了。

不!

要是她考虑到要公中掏钱,她就不回来了!

为了给东乡侯府添那点堵,就要搭进去三万两,不值得!

现在说不掏钱,估计会被打出去。

她拳头攒紧,吩咐丫鬟道,“去取一万两来。”

唐氏笑了,“一万两可不够。”

“只一个纳采礼足够了!”崇国公夫人冷道。

“如果只是纳采礼那绰绰有余,可其他聘礼也预定了,崇国公夫人要的只是崇儿的喜宴在崇国公府办,不会想连大嫂给自己儿子准备聘礼的权力都一并剥夺吧?”唐氏问道。

崇国公夫人能说什么呢?

“取两万两来!”

这是她的极限了。

崇国公府和东乡侯府离的不远,丫鬟跑着来回,钱很快就拿来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