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三十二章 聘礼

第六百三十二章 聘礼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620

唐氏就坐在那里喝茶。

丫鬟取了银票递给崇国公府大太太。

钱到手了,唐氏望着崇国公夫人,道,“崇老国公病重,他说的话还管用吗?”

“当然管用了!”崇国公夫人咬牙道。

“那崇老国公同意崇儿的喜宴就摆在我东乡侯府,”唐氏轻飘飘道。

真的。

南安郡王他们是亲眼见东乡侯夫人是怎么一句话让崇国公夫人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的。

他们不敢笑的过分,可肩膀抖动的幅度不足以压下他们想笑的冲动。

最关键的部分看完了,他们就赶紧跑了。

和东乡侯府的人斗,至今没见过有谁胜利过。

也亏得崇国公府越战越勇,越输越惨。

更厉害的还是东乡侯府,那简直是只要是送上门来的通通都不放过,哪管你是国公夫人还是皇上。

试问有哪个臣子是靠打劫皇帝给儿子准备聘礼的?

东乡侯就是!

东乡侯府没什么家当,但苏崇娶亲,做爹娘的什么都不给他准备心里过意不去。

赊账吧,肯定不行。

东乡侯只能把眼睛盯上了不许他打劫的皇上。

崇国公夫人茬没找到,反倒搭进去两万两,而且唐氏的话还说的气死人不偿命。

唐氏不是没想过这聘礼的钱找崇国公府公中拿,但喜宴办在东乡侯府,娶回来的也是东乡侯府大少奶奶,没有崇国公府掏钱,喜宴办在东乡侯府的道理。

东乡侯府虽然霸道,但还真没有霸道的落人话柄过,哪次都有理有据。

但崇国公夫人登门找茬,这钱就没有理由不要了。

等拿了钱,再把崇老国公抬出来,别说今儿来的只是崇国公夫人,就是崇国公老夫人和崇国公,也得惨败而归。

“和我家夫人斗,没让她抬回去就不错了,”杏儿昂着脖子道。

她家夫人可是厉害的连侯爷都招架不住呢。

崇国公夫人还想打压她家夫人?

别说门了。

连窗户都没有。

楚舜连连点头,“我们能作证,你家夫人是真的口下留情了。”

一句重话都没说,全程带着微笑。

那才是真的喜怒不形于色。

苏锦瞥向南安郡王,道,“郡王爷心情不大好?”

楚舜他们四个一向活乏。

其中尤以南安郡王为最。

可南安郡王进屋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还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明显心里有事啊。

南安郡王叹息一声。

愁眉苦脸。

谢景宸见了道,“还没找到玉佩?”

一刀子直接扎南安郡王心口上了。

南安郡王呼吸都痛。

几个损失憋笑。

楚舜拍了拍谢景宸的肩膀道,“前几日就满一月之期了,本来南安王府也打算今儿送纳采礼的,南安郡王以和苏兄日子重了为由说服南安王妃换了个日子。”

“南安王妃把他的纳采礼安排在了三天后。”

也就是南安郡王还有最后三天能挣扎了。

等纳采礼一送,可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眼看着就要娶个不知道是谁的做媳妇了,南安郡王的心头沉甸甸的,哪还笑的出来啊。

“还不知道娶的是哪家姑娘?”苏锦嘴角狂抽。

北宁侯世子点头。

本来能知道的。

聘礼一送,不止他们,全京都都知道了。

可是南安郡王还想垂死挣扎下,他们只能按捺下好奇心了。

等了这么多天,也不差这三两天了。

苏锦是想笑不能笑,“南安王妃总不会坑你个亲儿子。”

南安郡王抬眸看了苏锦一眼,“现在我回府,府里的下人都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我,大嫂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苏锦,“……。”

那啥。

她都有点同情他了。

苏锦望着楚舜。

楚舜他们憋笑不止。

三人齐点头。

他们能作证南安王府的下人是真的用那种我家郡王爷真可怜的眼神看南安郡王的。

可南安郡王手都掐住了下人脖子,愣是没一个敢泄密的。

不告诉南安郡王,不一定会死。

告诉了南安郡王,那是一定会死。

反正怎么威胁,都没法从下人口中透露半个字出来。

不过更重要的是一大半的南安王府下人并不知道他们未来的郡王妃是谁。

南安郡王气大了,南安王府的小厮则道,“郡王爷还是别挣扎了,早点让王妃送纳采礼,我们也好早点知道未来要伺候的郡王妃是哪位。”

南安郡王就是这么被气的不愿意回南安王府的。

南安郡王望着苏锦和谢景宸,“就三天了,大哥、大嫂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帮帮我?”

“没有,”谢景宸道。

“……。”

回答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南安郡王心都碎了。

“能不能先想想再回答我,”南安郡王郁闷道。

“这可是兄弟我的终身大事,不是儿戏啊。”

楚舜拍着南安郡王的肩膀道,“不是不帮你,找不到定亲玉佩,什么办法都不管用啊。”

南安郡王一脸挫败。

北宁侯世子看着南安郡王道,“你看苏兄,让他帮忙把拂云郡主娶了,伯父伯母没意见,他就坦然接受了。”

杏儿看北宁侯世子的眼神瞬间就变成看傻子了。

她家大少爷怎么可能那么听话啊。

侯爷和夫人的话他有时候都不听,何况是他们了。

那么坦然,肯定是正中他下怀了啊。

……

东乡侯府。

崇国公夫人被气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任是谁找茬不成反搭进去两万两都会气不顺。

而且找茬就算了,走的时候,聘礼还没有送出门。

林总管望着唐氏道,“纳采礼真的要先抬进崇国公府,然后再抬去云王府吗?”

“这样虽然麻烦了些,但不算是,可不知道的还以为谁给崇国公府的姑娘下聘了。”

唐氏望着崇国公夫人。

这聘礼就要抬出门了,是直接送,还是迂回下,听崇国公夫人的。

崇国公夫人只觉得嘴里有了血腥味,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坐进软轿走了。

林总管都摇头。

没见过这么想不开的。

“出发!”

一声令下,小厮抬着聘礼鱼贯而出。

两小厮抬箱子,道,“夫人这是在箱子里装了多少绸缎,怎么这么沉?”

“大少爷娶媳妇,聘礼当然要丰厚了,他可我们飞虎军少将,”另外一小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