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四十三章 惩罚

第六百四十三章 惩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724

苏小少爷反抗不了,被带到东乡侯和唐氏面前。

“娘,我回来了,”苏小少爷横着道。

“是我主动回来的,不是大哥抓我们回来的!”

唐氏瞪他,“主动回来的也要挨打。”

苏小少爷,“……。”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

她这儿子上回没吃亏,倒是胆子越养越肥了。

苏小少爷胆怯的看着东乡侯。

东乡侯见不得他这样子,“少跟我装胆小。”

“我问你,是怎么想到用纸人蒙混过关的?”

东乡侯问话,尤其是在挨打之前,那是必须要一五一十回答的。

回答的好,可能会少挨两板子。

回答的不好,是要多挨几板子的。

“前几天,我上茅厕回来,九皇子站在书桌前,影子拉的很长,我以为爹爹来了,吓了一跳,进屋才知道是九皇子的影子,”苏小少爷道。

“我们觉得好玩,就玩了半天,然后就想到这办法了。”

虽然要挨打,但苏小少爷觉得自己的金蝉脱壳之计很完美。

可惜再好的计划在自家爹娘面前也只能用一回。

下回想溜出府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苏小少爷有点后悔了,反正都是要挨打,他应该明天逛一天街再回来,那样挨打也不亏了。

做事果然不能冲动,都没地方后悔了。

观察细致,偷溜出府怕爹娘担心,还知道留小纸条,有可取之处。

但偷溜出府是不被允许的,必须要罚。

东乡侯看着自己的儿子,“既然溜出去,应该做好挨罚的准备了。”

“爹,我没有准备,一点准备都没有,”苏小少爷急急否认道。

“你觉得自己要受什么样的惩罚?”东乡侯问道。

“……。”

完了。

这是要把他往死里打的节奏啊。

他虽然溜出去了,但是也没有闯祸啊。

唐氏道,“跟你爹保证,下回不溜出去了。”

苏小少爷不说话。

保证了做不到,惩罚会加倍的。

男人说话是要算数的。

一样的死倔,唐氏头疼。

“今天我就不打你了。”

“从明天开始你们走梅花桩,在规定时间内走不完,休想再出府一步,”东乡侯严肃道。

走梅花桩?

苏小少爷一脸惊恐。

摔下来会疼死的啊。

他宁愿挨鸡毛掸子打手心打屁屁!

但是和东乡侯是没有商量余地的。

东乡侯说完就走了。

苏大少爷也出去了。

苏小少爷望着唐氏,道,“娘,大哥生我气了怎么办?”

“你怎么惹你大哥生气了?”唐氏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苏小少爷一脸惆怅。

然后沈小少爷把苏小少爷惹怒苏大少爷的经过一说。

唐氏嘴角抽搐不止。

她抬手扶额。

丫鬟们是肩膀直抖。

苏小少爷挨个望过去,然后望着唐氏。

唐氏给苏小少爷解释有些事能偷偷做,但不能说出来。

还有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不能单方面毁约。

毁约是要付出代价的。

为了让苏小少爷谨记这次的教训,明白诚信二字的分量。

唐氏让苏小少爷赔偿苏大少爷二百两的违约金。

苏小少爷,“……!!!”

为了一百两银子他才答应在云王府多待三天的。

现在好了,一两银子没收着,还要赔进去二百两。

这对缺钱的苏小少爷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啊。

可娘说的有道理,他也不能反驳。

苏小少爷理解后,鼓了腮帮子道,“那大哥丢掉的脸还能捡回来吗?”

“捡不回来了,”唐氏道。

“……。”

苏小少爷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脸上愁眉不展。

唐氏失笑道,“去跟你大哥赔个不是,告诉他,云王府既然知道他中意拂云郡主,娘就把他们的喜宴再提前一点,想来云王府也能理解。”

如果是她知道未来女婿想见她女儿,不惜把自家亲弟弟押在府里,只为有借口来,她肯定高兴。

苏小少爷跑去找苏大少爷。

苏大少爷和楚舜他们正打算去南安王府。

虽然夜里宵禁,但只要避开巡城官就不是什么大事,再者,他们大晚上的在街上溜达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连他们大半夜偷男人的事都是从巡城官那里传开的。

苏小少爷跑过去跟苏大少爷认错,苏大少爷不会真和自家弟弟见气,他才多大点人啊。

再加上唐氏要把喜宴提前,也算是坏事变好事了。

更何况,苏小少爷还要赔他二百两。

苏崇摸着苏小少爷的脑袋道,“这回是长记性了吧。”

“大哥,你就别往我伤口上撒盐了,”苏小少爷惆怅道。

“大哥,我暂时没钱赔给你,我算过了,今年我能收二百两的压岁钱,我都给你。”

“……。”

说的这么可怜。

楚舜他们都心疼。

可惜,苏小少爷这只小狐狸骗不过苏崇这只大狐狸。

压岁钱,他有吗?

每年的压岁钱,不都乖乖上交。

只是往年是上交给唐氏,今年则是给苏崇。

这才认祖归宗,连冀北侯府长辈过年会包多少红包都打听清楚了。

大概是缺钱到了极致,现在就开始琢磨到时候钱怎么能不上交了。

这么点血汗钱,苏大少爷哪能真要。

苏崇拍拍苏小少爷的脑袋道,“行了,二百两就不让你赔了,回头大哥找本兵书给你,背熟了。”

苏小少爷高兴的合不拢嘴。

苏崇他们出府。

苏小少爷回院子,半道上想起梅花桩,又去了训练场。

看着围成圈的或高或低的桩子,但最高也只到他胸口处,苏小少爷松了口气。

还好,不是比他人都高。

只是细沙里混着石子,苏小少爷捡起一颗问小厮道,“细沙里怎么有石子啊,这要摔下来,得多疼啊。”

“这石子是侯爷特意吩咐的,”小厮笑道。

“侯爷说小少爷只有摔疼了才会长记性。”

“……。”

苏小少爷把石子扔回去,气呼呼道,“我就知道,打板子在我爹那儿才是最轻的惩罚!”

南安王府。

祠堂内。

苏崇他们翻墙进去。

确定没人在,他们就不偷偷摸摸,鬼鬼祟祟了。

屋内。

南安郡王盘腿坐着。

听到有脚步声,他赶紧跪好。

发现是楚舜他们来,他又坐回原样道,“我还以为是我父王来了,原来是你们。”

“给你送吃的来,”楚舜拎了拎食盒道。

“吃不下,”南安郡王郁闷道。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