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四十四章 绝食

第六百四十四章 绝食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557

只要一想到自家父王母妃给他挑的未婚妻是南阳侯府那丫鬟后,南安郡王就生无可恋了。

楚舜把食盒打开。

一股子烧鸡香味散开。

南安郡王就把刚刚自己说的吃不下三个字抛诸脑后,揪下来一个鸡腿啃着。

烧鸡配花雕酒,人间最美味。

看南安郡王把一食盒的饭菜都吃干净了,再加上又没人看着,想坐就坐,想躺就躺,楚舜他们放心的离开。

只是他们走后没多会儿,南安王妃心疼儿子,让心腹丫鬟送了他最喜欢的饭菜来。

打断崇国公世子腿的事,南安王妃没认为是自己儿子的错,再者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哪里舍得他挨饿,趁着南安王去写奏折反省,赶紧差丫鬟给南安郡王送饭菜。

只是饿了两顿刚刚吃撑的南安郡王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郡王爷,您多少吃点儿吧,”丫鬟劝道。

“不饿,”南安郡王道。

“怎么会不饿,都饿两顿了,您要饿坏了身子,王妃怎么办?”丫鬟苦口婆心的劝着。

可惜南安郡王不为所动,“不饿就是不饿,拿下去,拿下去。”

南安郡王跪的笔直。

丫鬟能怎么办,饭菜是偷偷拎来的,也不敢留下。

她把饭菜拎回了屋,南安王妃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郡王爷不肯吃,”丫鬟道。

“不肯吃?”南安王妃皱眉。

“王妃,郡王爷不会是恼您给他定下南安侯府姑娘,在闹绝食吧?”丫鬟猜测道。

南安王妃眉头拧成一团。

她儿子是会绝食的人吗?

要是没有闹出铜靴子打断崇国公世子这回事,亲事退了也就退了。

可现在事情闹的这么大,南安王府退亲,就是把人家姑娘往死路上逼。

南阳侯府就那么一根独苗了,南安王府怎么能这么绝情?

何况这事也不是人家南阳侯府的错。

让她儿子穿铁鞋铜靴,又不是为了让他惹事。

若是知道他穿铜靴子出去会和人打架,她也不会硬逼他穿,而是百般阻挠了。

再者,为了安南阳侯府的心,南安王已经决定这两天就把纳吉礼送过去。

“不吃就不吃吧,饿一两顿也饿不死人,”南安王妃道。

丫鬟们面面相觑。

王妃和东乡侯夫人相处久了,心真的变大了不少。

这要在以前,王妃早急成什么了。

只是想到崇国公世子和郡王爷打架导致腿断,丫鬟们就替自家郡王爷捏一把冷汗。

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啊。

让崇国公世子不报断腿之仇可能吗?

这一晚上,南安王妃是没能睡好。

登门去崇国公府赔礼道歉吧,不情愿。

事情是崇国公世子先挑起的,她儿子人都倒在了豆腐摊上,崇国公世子还要揍她儿子,她儿子只是把脚抬起来,稍稍自保,他便腿断了。

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可要不道歉,崇国公府必定会报复,南安王妃只有南安郡王一个儿子,哪舍得他受一点伤?

就这样纠纠结结一晚上没能睡好。

翌日早朝,南安王把写好的反省奏折呈给皇上,是他教子无方,没有管教好南安郡王,才导致他在街上与崇国公世子打架,致使崇国公世子断了一条腿。

皇上听着,道,“朕怎么听说是崇国公世子揍南安郡王,结果自己把腿给打断了?”

皇上丝毫没有给崇国公留面子。

论反省,头一个该是他。

结果崇国公站在那里一点反应没有,皇上看他很不顺眼。

不过崇国公也憋屈,自己的儿子和人打架,别人只是受点皮外伤,自己腿断了。

事情又发生在醉仙楼前,大庭广众之下,丢人呐。

可再丢人,那也是他儿子。

昨天崇国公老夫人进宫,太后还宣旨训斥了镇北王,要镇北王一个月之内查清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案,他不信皇上会不知道。

说到底不过是对太后施压不满,拿他出气罢了。

崇国公没说话,有大臣站出来道,“打架之事虽是崇国公世子先挑起,但究其祸根还在镇北王府,假老夫人污蔑太后和崇国公老夫人,有损太后威望,崇国公世子也是为了维护太后声誉才和南安郡王斗起来,性子急躁了些,但孝心可嘉。”

皇上深深的看了那大臣一眼,“据朕所知,他们打架也不是第一次了。”

大臣,“……。”

打脸来的太快,而且还是被皇上公然打脸。

大臣脸色刷白,身子摇摇欲坠。

这件事昨tiānhuáng上还未过问,太后便做了处置,皇上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早朝主要还是商议朝政,为了崇国公世子和南安郡王打架议论半天,成何体统。

不过今天的早朝皇上并不高兴。

商议到一半的时候,崇国公一党提到旱灾。

上次皇上写了罪己诏,百姓对皇上的文采赞不绝口,但文采好没用,感动了百姓,没有感动老天爷。

旱灾日益严重,再不降雨,恐成祸端。

崇国公提议皇上祭天祈雨,泽披天下。

虽然皇上心里有准备要祭天,但真的被臣子提出来,皇上还是一脸的不爽。

他从来没觉得下雨是谁能求来的事。

老天爷要真对他这个做皇帝的不满了,直接降道雷电把他劈了不更省事,何苦让万千百姓跟着受罪?

可是历朝历代的皇帝都是这么做的,他也不能例外。

不想写罪己诏,可以让人代劳,这祈雨却是不能了。

崇国公望着皇上道,“祭天祈雨不是小事,还请皇上早日定下,救万民于水火。”

东乡侯出列道,“这祭天祈雨的事就交给臣负责吧。”

皇上都还没有答应,东乡侯就出来抢活干了。

皇上两眼睛瞪着东乡侯。

他不是和崇国公不对盘吗,怎么现在向着崇国公了?

崇国公也有点懵。

他和东乡侯作对,举朝皆知。

东乡侯要么和他处处作对,唱反调,要么向着他,给他挖坑。

现在他把差事往身上揽,崇国公不可避免的怀疑他又要闹幺蛾子了。

不管东乡侯打的什么算盘,崇国公都不想他掺和进来。

怕皇上顺了东乡侯的意,崇国公忙道,“皇上,祭天祈雨是礼部和钦天监的事,历来有专人负责,东乡侯是武将,让他来负责此事,恐出纰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