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五十三章 募捐

第六百五十三章 募捐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799

见皇后上了心,周嬷嬷稍稍放心。

扶着皇后朝前走去。

这宴会由李贵妃住持,但做主位的还是皇后。

这就是母仪天下的威严。

看着李贵妃春风得意的样子,皇后心下冷冷一笑。

这凤印她以为能永久的掌握下去,这是她最后一次风光了。

过不多久,等她把凤印收回,看她还如何嚣张。

皇后坐下,瞥了周嬷嬷一眼。

周嬷嬷轻点头。

那是她们主仆多年养成的默契。

皇后端茶轻啜,眼底闪过一抹瞧热闹的神情。

在花园里逛了一圈,虽然有冰块,没那么热,但太阳晒在身上,还是添了几分烦躁。

坐下后,一掌冰镇银耳莲子羹下肚,再烦躁的心情也都平静了下来。

李贵妃笑道,“本来早就该宴请诸位夫人的,一再耽搁到了现在,诸位大臣对朝廷忠心耿耿,捐赠银两赈灾,慷慨之情令人佩服。”

“本宫敬诸位一杯。”

李贵妃喝的是果酒,苏锦她们也是。

清香果酒,喝着不醉人,但芳香甘醇,回味无穷。

只是捐赠的是诸位大臣,怎么李贵妃把他们夫人请进宫?

苏锦都有些糊涂了。

她估摸着李贵妃就是找个理由办个宴会,这个理由也算凑合。

苏锦不知道,本来李贵妃是打算把贵夫人请进宫,让她们捐赠的,只是没想到她还没有筹备下去,就被东乡侯捷足先登了。

他捐了两万两,逼着崇国公捐了两万两,那些大臣纷纷跟着表态,硬生生的把李贵妃一个邀功的机会给抢了去,还不敢抱怨。

和东乡侯作对可没好处,何况她还占了人家女儿的便宜才捡了凤印。

本来这宴会也不打算办了,前几日有嫔妃旧事重提,李贵妃也觉得她应该显摆下。

让这些贵夫人知道皇后失宠,她得宠,再回去吹吹枕边风,对她和三皇子大有裨益,这才有了这场宴会。

皇后什么话都没说,但大家看李贵妃的时候,眸光总是从她脸上瞥过去。

毕竟李贵妃抢的都是她的风头啊。

但是皇后真的不生气。

一点都不生气。

“这些天有李贵妃帮本宫打点后宫,本宫实在省心,这宴会办的有条不紊,本宫都自叹不如,”皇后夸赞道。

“娘娘谦虚了,”有贵夫人道。

李贵妃则夸苏锦,“要说后宫省心,还多亏了镇北王世子妃,皇上政务繁忙,极少进后宫,嫔妃又多,有了麻将,后妃们相处都融洽多了。”

这话,没人会反驳。

有了麻将后,不止后妃们相处融洽了,她们这些贵夫人来往也密切多了。

没事约了一起打麻将,在美人阁泡泡澡,捏捏肩捶捶背,再敷个面膜,不要太舒服。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夸苏锦,苏锦觉得自己都能飘起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有宫女凑到一贵夫人耳边嘀咕了两句。

贵夫人愣了下,朝李贵妃这边看了一眼,轻点了下头。

等宫女走后没一会儿,那贵夫人就说话了,“我们坐在这里喝茶闲聊,想着那些百姓还在暴晒挨饿,实在于心不忍,我也帮不上他们什么,只能尽一点心意了。”

这时候正好一宫女端着托盘走过来,准备给她换茶。

那贵夫人把手腕上的玉镯和头上的金簪取下来放在托盘上。

很显然,这些是她捐赠的。

李贵妃眉头拧的紧紧的。

兄嫂这是做什么?

她还没反应过来,皇后笑道,“我还纳闷,贵妃怎么突然办宴会,原来是为了旱灾募捐。”

“妹妹有心,做姐姐的不能不支持。”

说着,把手腕上的一对羊脂玉镯褪了下来。

周嬷嬷接过,送到宫女端着的托盘里。

李贵妃脸色大变。

皇后都把玉镯摘下了,其她贵夫人能不照办吗?

只是摘首饰的心情真的很不美好。

此番为了进宫,戴的都是最喜欢的首饰,就这么捐出去,哪里舍得。

嘴上不说什么,可心底已经在埋怨李贵妃了。

没有这么捋羊毛的,捋了一回不算,还要再捋一回!

虽然没人抱怨,但大殿上空是怨气冲天。

苏锦对捐赠无所谓,只是李贵妃这做法太蠢了些,为了讨好皇上得罪这么多贵夫人值得吗?

宫女端着托盘挨个的收首饰,很快托盘就满的装不下了。

那些贵夫人之前还插满金簪玉簪的发髻上,这会儿已经差不多干净了。

拂云郡主把头饰取下,其他头饰她舍得,可苏崇送给她的那支玉簪,她舍不得捐赠。

她几次从发髻上摸过去,都略了过去。

丫鬟珊瑚看出来她的不情愿,过来帮忙,趁机把玉簪收入袖中。

苏锦在杏儿的帮助下把头饰摘了个干净,包括耳坠。

摘了首饰,脖子都轻松了不少。

不远处,文远伯府姑娘盯着苏锦,那是气从四肢百骸往脸上涌上啊。

文远伯府回来的不凑巧,回京的那天,正好是宫里通知各府进宫参加宴会的日子。

宫里并不知道文远伯回京了,自然也就没有邀请她了。

为了争取这个进宫的机会,她昨儿特意去了崇国公府,把在金玉阁挑的那套头饰送给了崇国公府大姑娘上官凤儿。

上官凤儿才帮忙给她弄了张贴子。

结果!

这宴会是为了募捐。

她头上戴的是她最最最喜欢的头饰!

而镇北王世子妃,那个让她沦为笑柄的人戴的是从她那里坑走的头饰。

不是花钱买的,捐起来一点都不心疼,那淡淡的笑容,恨不得叫人扑过去挠死她。

她这一回京,什么都没做,就差不多损失一万两了。

心肝脾肺肾都在灼烧的疼啊。

要说最疼最生气的还属李贵妃。

她到这会儿都还是懵的。

她没有让娘家兄嫂带头捐赠,她在乱搞什么?!

嫌她不够招人恨吗?!

真是要把她活活给气死!

皇后望着李贵妃道,“妹妹设宴请大家来是为了募捐,也该提前说一声,大家都是慷慨之人,不会不捐,你瞒着不透露,大家戴身上的都是心头好,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了。”

李贵妃是有口说不清。

窝了一肚子邪火不知道朝谁发好。

她望着皇后,极力的压抑怒气,从牙齿缝里蹦出话来,“姐姐怎么这么说?”

皇后没有回答,只瞥向杏儿。

她这一瞥,把所有人的眸光引了过去。

杏儿头上的金簪格外的扎眼啊。

这金簪是苏锦早上送给杏儿的生辰礼物。

可大家不会这么觉得,只当苏锦是舍不得那金簪,放在丫鬟头上,好避过捐赠。

苏锦很是无语,好像只要她在,火总会以莫名其妙的方式烧到她身上来。

真当她好欺负了!

苏锦不疾不徐,眸光从杏儿头上的金簪收回望向皇后,“今儿是我丫鬟的生辰,这金簪是我早上送给她的生辰礼物,有什么不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