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五十九章 生辰

第六百五十九章 生辰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35更新  字数:2881

最后杏儿还是从屋顶上下来了。

是碧朱搬了梯子来,她才下来的。

苏锦醒过来,没见到杏儿,就问碧朱。

碧朱见杏儿跑进后院的,但没见她出来,便去后院找她。

见到碧朱,杏儿没差点感动哭。

再不来,她要晒成黑炭了。

“你怎么上的屋顶?”碧朱好奇道。

杏儿能说是暗卫带她上屋顶威胁她的吗?

这么掉面子的事,杏儿是肯定不会说的。

她现在晒的有点头晕。

暗卫赶紧办完差事回府,直奔后院正好看到杏儿从梯子上下来。

杏儿那小眼神几乎要把他瞪成灰飞。

暗卫武功不弱,可杏儿的眼神,他还真有点胆怯了。

他去了书房。

苏锦醒来后,谢景宸就被轰去书房看书了。

暗卫走进去后,禀告差事办完,然后欲言又止。

谢景宸望着他,“有话就说。”

“属,属下刚把世子妃的小丫鬟带上屋顶晒了半天,”暗卫声音有点飘。

“……。”

谢景宸望着暗卫,面色凝重,“你知道那丫鬟调制的毒药,世子妃都没把握能解吗?”

暗卫,“……。”

“罢了,看在你跟了我大半年的份上,我会厚葬你的,”谢景宸翻书道。

“……。”

他还以为世子爷说会帮他求情的。

世子爷在世子妃的丫鬟那里还是有点面子的啊。

世子爷!

你不能这样!

本来暗卫就心情沉重了。

谢景宸的话,让他心情更重了。

呼吸不畅,他都有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下毒了。

……

牡丹院。

南漳郡主歪在贵妃榻上,丫鬟帮忙捏肩捶背。

丫鬟红缨进来道,“郡主,今儿世子妃的丫鬟过生辰,在大厨房大摆筵席。”

作为大丫鬟,还是南漳郡主身边的大丫鬟。

红缨可没有享受过杏儿这般待遇。

做主子的众星捧月就算了,几时轮到丫鬟也被人这么捧着了。

作为大丫鬟,红缨妒忌了,见不得杏儿太嚣张,在南漳郡主煽风点火。

南漳郡主脸色冷沉。

不用煽风点火,南漳郡主火气就够大了。

一个小丫鬟都被人这么捧着,足见世子妃在府里的威望有多大。

而这样的威望是踩着寿宁公主和太后她们踩出来的。

只是她虽然还管着中馈,但她的上头还有王妃。

她要把苏锦叫来训斥,只怕王妃就该叫她去训话了。

再者府里大丫鬟过生辰,小丫鬟凑钱置办酒席是常有之事,只是她们办一桌酒,三五个丫鬟陪着,没这么大阵仗。

既然不是先例,又没有妨碍谁,把世子妃找来训斥,说不过去。

要是以往,南漳郡主肯定会直接把苏锦传来训话,现在她身份尴尬,反倒多了几分谨慎。

要是老夫人没出事,让她来出这个头最好。

南漳郡主眼神黯淡,脸拉的很长。

外面,谢锦瑜走进去,她从崇国公府回来,就听说了杏儿过生辰办宴席的事,她道,“一个小丫鬟过生辰就闹的这么沸沸汤汤了,这要哪天大嫂过生辰,是不是要整个京都都为她庆生?!”

说到苏锦庆生,谢锦瑜挨着南漳郡主坐下道,“娘,今儿姨母问我大嫂生辰是哪天。”

“她怎么会对世子妃生辰感兴趣?”南漳郡主皱眉。

“我问姨母了,但是姨母没说,只让我找您问问,”谢锦瑜道。

可是问南漳郡主,她也不知道。

一般成亲嫁娶,肯定要合八字的。

但苏锦和谢景宸成亲,这些步骤通通省了。

不论他们八字合不合,南漳郡主都是要苏锦嫁给谢景宸冲喜的。

南漳郡主非但没问过苏锦八字,反倒是东乡侯问谢景宸八字,南漳郡主担心他们八字不合,给东乡侯理由拒嫁女儿没给……

现在想来,南漳郡主肠子都是青的。

她为什么要为了那一口气招惹这么个煞星回来,硬是把自己的王妃之位给坑没了。

要是没有苏锦——

谢景宸早死了。

池夫人毁容的脸也不会恢复,她不会走到王爷跟前和王爷相认。

棋错一着满盘皆输。

南漳郡主闭紧双眸,免得被人看到她眼底的悔意。

“去把世子妃叫来,”南漳郡主道。

沉香轩。

苏锦慵懒的歪在小榻上,信手翻书。

杏儿在一旁打扇子。

碧朱进来道,“世子妃,南漳郡主派人来传话,让您去牡丹院一趟。”

“她叫姑娘去牡丹院做什么?”杏儿好奇道。

不止杏儿好奇,苏锦也一样。

自打王妃和王爷相认后,南漳郡主就没有再要求过她晨昏定省。

这会儿时辰已经晚了,南漳郡主却传她去,苏锦还真猜不透为了什么。

虽然南漳郡主现在只是册封,但毕竟还管着中馈,再者她还是郡主。

她要苏锦跑一趟,苏锦没有理由不去。

从小榻上起来,苏锦带着杏儿出了门。

等到了牡丹院,知道南漳郡主叫她来只是问她生辰是哪天,苏锦眉头拧紧了。

这么点小事让丫鬟跑一趟不就行了吗,还要她来一趟。

更重要的是南漳郡主怎么突然对她生辰是哪天感兴趣?

“我不记得自己生辰是哪天,”苏锦道。

苏锦说的是真话。

她是真的不记得自己生辰是哪天。

虽然杏儿说过,但她没放在心上。

这会儿绞尽脑汁也没回忆起来。

南漳郡主望向杏儿,杏儿摇头。

南漳郡主脸一沉,呵斥道,“你一个丫鬟自己的生辰记得,做主子的哪天过生辰反倒不记得了?!”

“姑娘的生辰我当然记得了,”杏儿昂着脖子道。

“那你还不快说!”谢锦瑜不耐烦道。

杏儿更靠近苏锦一点道,“我不想说。”

几乎是瞬间——

南漳郡主和谢锦瑜的脸就充满怒火了。

谢锦瑜望着苏锦道,“大嫂,你这丫鬟有做丫鬟的样子吗?!”

“我娘问话,她居然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回答!”

这要是镇北王府的丫鬟,早被拖出去乱棍打死了。

苏锦也觉得杏儿这话够挑衅,但她喜欢。

瞥了谢锦瑜一眼,苏锦道,“我的丫鬟不会无缘无故说这话。”

很快,杏儿就把不说的理由补上了,“我家侯爷第一次来王府,要姑爷的生辰八字,镇北王府就没给,我家侯爷可生气了,现在却要我家姑娘的生辰八字,我家侯爷肯定不会给的。”

“我不能忤逆我家侯爷的意思!”

自己不给别人八字,还要别人给八字,想的倒美。

不给就是不给!

有胆子去找我家侯爷要啊。

谢锦瑜被堵的气不顺,咬牙道,“那你家姑娘这辈子是不是都不过生辰了?!”

这个问题把杏儿难住了。

她家姑娘肯定是要过生辰的。

“等我过生辰那天,自然就知道了,”苏锦淡淡道。

“我哪天过生辰也不妨碍谁,大姑娘不必对我的生辰这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