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六十一章 隐瞒

第六百六十一章 隐瞒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630

浩浩汤汤,皇上率百官出宫。

皇上乘坐御撵。

文官坐轿,武将骑马。

往前走了半个时辰,大家就看到了被翘掉的青石地面。

半里地真不是盖的。

皇上坐在御撵里,都一晃一晃的。

那些坐轿子的大臣就更惨了,轿夫脚踩到石子一歪,轿子差点翻了,脑袋磕着轿子都是轻的。

南安王看着被翘掉的路,几次望向东乡侯。

他是服了东乡侯府人办事能力。

这是来了多少人,在崇国公眼皮子底下把路给毁成了这样。

东乡侯也无话可说。

手下人办事太尽心了。

但老天爷下雨的事说不准。

小厮们也是怕这一次破坏之后,想再破坏就难了,所以破坏的彻底了些。

谁能想到今儿就会下雨。

好在有理由搪塞过去,不会误事。

这段路难走,但毕竟也只有半里路,过了便快了。

到了祭台所在处,皇上从御撵上下来,进入大殿。

皇上和百官在大殿。

皇后和那些大臣夫人在偏殿。

女眷来的不多,祭天祈雨是辛苦活,这大热天的,不是必须,没人愿意来。

来的多是当家主母,只有苏锦一个世子妃。

大家坐下后,宫女上茶上点心。

待会儿祭天肯定要跪一段时间,喝茶吧,怕要上茅房,不喝吧,太阳一晒,到时候肯定口渴。

那些贵夫人只盼着老天爷早点下雨,她们早点回家。

宫女端了糕点来,苏锦喝了半盏茶后,拿了块糕点吃着。

周嬷嬷站在皇后身边,苏锦吃糕点的时候,她手下意识的握紧了。

苏锦尝了一口,觉得这糕点有点不对劲。

当然了,糕点没毒。

她只是觉得味道很特别。

山楂糕,她也没少吃,可这山楂糕很特别,好吃的停不下来。

这要不是祭天,她真的要找糕点师傅问问了。

一块糕点吃完,苏锦又拿了一块。

这会儿将近正午,差不多吃饭的时辰了,她早上吃的不多,这会儿实在有些饿了。

苏锦连吃了三块,见没人吃,她不好再拿。

大家安安静静的坐着,等着祭天。

喝了大半盏茶,苏锦就有点坐不住凳子了,后背发痒。

大庭广众之下,她还真不好挠,可痒的厉害,不挠人要疯掉啊。

南安王妃坐在她对面,一瞥眼,她惊道,“这是怎么了?”

所有人眸光望过去,被苏锦脸上起的红疹吓了一跳。

“不会是中毒了吧?”北宁侯夫人担忧道。

苏锦想死。

她就说怎么觉得那糕点特别的喜欢吃,又说不上是什么。

现在想来,那糕点可不是带着点淡淡的荔枝味吗?!

是谁把荔枝弄成汁和粉的,因为是山楂糕,山楂味道重,掩盖了荔枝的清香,饶是她鼻子灵,也没能及时分出来,只觉得好吃。

脸上的红疹越来越多,苏锦不敢挠,南安王妃走过来道,“快请太医。”

皇后蹙眉,“南安王妃是急糊涂了吗,论医术,太医院的太医哪里比不得镇北王世子妃,本宫想也没人能给世子妃下毒吧?”

这话就有点诛心了。

没人能给苏锦下毒,可苏锦又脸上起了红疹,一看就是中毒模样,皇后是在怀疑苏锦是自己给自己下毒,目的也很显然,是为了逃避祭天。

靖国侯夫人道,“这样子也没法参加祭天,还是先回府吧。”

崇国公夫人则道,“这眼看着就要祭天了,世子妃却在这时候病了……。”

她笑了一声,不再继续说。

但意思大家都明白。

苏锦的暴脾气,对荔枝过敏能怪她吗?!

苏锦望着皇后道,“看来不请太医来检查下,真要被人误会我是为了躲避祭天给自己下毒了。”

皇后抬手要请太医,周嬷嬷把她抬起的手抚下道,“祭天是大事,皇上又宠爱世子妃,知道她脸上突然起红疹,必定担心,万一影响祭天,娘娘岂不成罪人了?“这么多人祭天,少世子妃一个也不妨事。”

周嬷嬷是皇后的心腹。

她突然向着苏锦,皇后都有点懵了。

祭天是要跪的,跪上半个时辰都是轻的。

他们这些贵夫人,从深闺里就娇生惯养,哪里吃的了这个苦头。

皇后没格外给苏锦添点苦头就不错了,怎么能让她躲过去,结果她脸上起红疹了,正好有借口避开。

皇后心底很不痛快。

但周嬷嬷说的也不错,万一影响祭天,就成她之过了。

这会儿不宜闹大,事后再追究也不迟。

皇后没再说什么,周嬷嬷吩咐宫女道,“送镇北王世子妃回府吧,不可惊动皇上。”

苏锦虽然身上带了药,但不是医治过敏的。

其实过敏不吃药也行,只要能扛到过敏源代谢完就成了。

就是这过程太难受了点。

杏儿也不知道自家姑娘怎么突然就起红疹了,虽然看着挺像荔枝过敏,可也没吃荔枝啊。

杏儿扶着苏锦从偏殿出来。

谢景宸他们不在大殿内,和南安郡王他们在说话呢。

远远的看着苏锦,楚舜惊道,“大嫂这脸是怎么了?”

谢景宸快步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没事,只是过敏了,我先回府,”苏锦道。

谢景宸没法送苏锦回府。

但他又不放心。

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过敏,他知道的,苏锦只对荔枝过敏。

万一是别人调虎离山之计,就像上回在大佛寺,后悔都来不及。

谢景宸让暗卫护送苏锦回府还不放心,道,“父王应该带了暗卫来,我去找父王。”

谢景宸去找王爷。

王爷眉头一皱,“过敏了?她吃荔枝了?”

谢景宸望着王爷,“父王怎么知道她吃荔枝过敏?”

这事,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这是弱点,越少人知道越好。

“听你母妃说起的,”王爷道。

王爷把暗卫叫出来,让他护送苏锦回府。

王爷吩咐完就走了,但是王爷的话,谢景宸并不信。

杏儿那丫鬟虽然有时候咋呼,但她很听话,东乡侯和唐氏叮嘱的事,她不会告诉任何人。

她不可能在闲聊时,泄露给喜鹊她们知道,还经过母妃的口传给父王。

王爷要说早就知道了,谢景宸反而不会多想,毕竟王爷和老王爷这么多年和东乡侯有往来,知道也不足为奇。

但父王很显然在隐瞒。

只是对荔枝过敏而已,有什么可隐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