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六十二章 红疹

第六百六十二章 红疹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504

扶苏锦坐进马车,杏儿钻进去。

苏锦掀开车帘望着谢景宸道,“我没事,我先回去了。”

谢景宸点点头。

待车帘放下,马车徐徐往前。

暗卫护在马车左右,以确保苏锦周全。

马车内,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是吃荔枝起红疹的吗?”

“糕点里掺了荔枝,”苏锦郁闷道。

只吃了三块小糕点,连贪口腹之欲都算不上,就这么倒霉了。

苏锦那叫一个郁闷。

她现在都有点心理阴影了,以后出门在外,东西绝不能乱吃。

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混合点荔枝。

对别人来说,那是美味,对她却是毒药啊啊啊。

苏锦赶着回府,所以马车跑的略快些,出了那半里路不好走外,其他路是一路狂奔,畅通无阻。

但到了闹街上,耽误了一会儿。

马车路过一赌坊的时候,里面扔出来一人。

要不是车夫及时拉住了缰绳,都要从人身上撵过去了。

马车及时停下,但马车刹车太突然,苏锦脑袋磕到了马车,疼的倒抽气。

杏儿的爆脾气,一把掀开车帘,瞪着赌坊拿着棍子的人,“谁让你们往街上扔人的?!”

“都害我家姑娘撞了头!”

赌坊的人凶神恶煞,根本没把杏儿一个小丫鬟放在眼里。

可是一看马车左右两暗卫不是好惹的,态度就软了些。

再一看马车是镇北王府的,顿时就怂了。

惹镇北王府,那不是活腻了吗?

赌坊管事的陪着笑,指着被扔在地上痛的直打滚的男子道,“他在我们赌坊出老千。”

“出老千就是……。”

怕杏儿一个小丫鬟不明白出老千是什么意思,赌坊管事的赶紧解释。

杏儿打断他道,“我知道出老千是什么意思,他作弊不对,你在屋子里打不行吗?!”

在屋子里打不是不行。

只是一旦开打肯定会影响屋子里的气氛。

再者在屋外面打,也能震慑人。

只是这话,赌坊管事的是肯定不敢说出口的,连连点头,“姑娘说的对。”

“走吧,”苏锦道。

杏儿把车帘放下。

赌坊管事的赶紧招呼人把那男子抬进屋。

差点招惹上镇北王世子妃,还被训了几句,赌坊管事的后怕,那男子就惨了,本来打一顿给个教训就成了,毕竟是第一次出老千,手法生疏,不然也不会轻易被发现。

这一怒,男子被打断了一条腿,只剩一口气被扔出去。

嗯。

习惯了扔在路中间,又默默的抬回来了一点,不能影响马车路过。

一老者得知自己的儿子被打了,匆匆赶来,就看到自家儿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模样。

“我的儿啊……。”

他痛哭流涕。

找了两人帮忙抬到附近的药铺,但很快就被轰了出来。

老者身无分文,儿子断腿,没有钱还想治病,药铺又不是善堂。

这儿子要是个善良的,救了也就救了,一个连老爹棺材本都拿去赌的人,救他只会祸害更多的人。

老者跪在地上,围观的人都指着他儿子骂不孝,连累老爹低三下四的求人。

老者没办法,只能用板车把儿子拖了回去。

苏锦去祭天祈雨,结果先回来了,王府守门小厮都有点懵。

苏锦脸上罩着轻纱,但额头露在外面,能看着点点红疹。

一个半时辰前出去还好好的,回来就这样了,丫鬟小厮都揣测世子妃是出了什么事。

苏锦回了沉香轩,直接去了后院竹屋,抓了药让杏儿煎药。

王妃听闻苏锦回来了,脸上还有红疹,派了喜鹊来询问,杏儿在回廊下煎药,手中蒲扇煽的飞快,抽空瞥了喜鹊一眼道,“我家姑娘没大碍,只是吃错了东西,脸上起了点红疹,待会儿喝了药,很快就消了。”

“世子妃没事就好,王妃可担心了,”喜鹊松一口气道。

她凑到杏儿身边,小声道,“世子妃医术那么高,还会吃错东西吗?”

是不是毒药,世子妃一闻便知啊。

也正因为苏锦医术高,比一般人更能防备,她起了红疹,才更叫人担心。

杏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她道,“一般人闻花粉没事,有些人碰到花粉就浑身发痒,我家世子妃就是这样的,别人吃东西没事,她吃就起红疹。”

苏锦医术是高,可东西本身没毒,又如何发现的了。

喜鹊明白了,“我回去告诉王妃,让她别担心。”

杏儿连连点头。

她继续煎药,等药煎好了,端进去给苏锦喝。

苏锦坐在小榻上,看着铜镜里自己长满红疹的脸,是要多抓狂就有多抓狂。

吃别的东西起红疹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是荔枝?!

不能吃荔枝,还要起红疹,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双重折磨。

杏儿心疼道,“姑娘,已经早过午时了,你也没吃东西,我去叫小厨房给你做些吃的。”

想到这些天斋戒,小厨房做的素菜,苏锦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那些素斋就够没食欲了,何况现在还起了红疹,她道,“等下雨过后再吃。”

杏儿看着屋外阳光灿烂的天,她有点怀疑江妈妈的老寒腿是不是进了京就不准了,不然怎么到现在还不下雨。

可老天爷下雨,那是说下雨就下雨,说变天就变天的。

苏锦吃了药不过半个时辰,阳光灿烂的天空就浓云密布了。

狂风呼啸了一刻钟,便大雨倾盆。

苏锦站在回廊上,看着雨被风吹斜。

她在回廊上站了会儿,裙摆就被打湿了。

她连忙退进屋来,杏儿把门窗关好。

久旱逢甘霖。

这一场雨,真是叫人等的太久了。

杏儿听着窗户的雨声,蹲在小杌子上看着苏锦脸上的红疹道,“虽然姑娘脸上起红疹了,但早早的回府了,也就不用被大雨淋湿了,这应该就是夫人常说的祸福相依了吧?”

这丫鬟倒是会安慰人。

可也顶不住她浑身发痒啊。

这会儿时辰本就不早了,再加上狂风下雨,天更是暗沉。

远处波云诡异,看起来很压抑。

苏锦就在竹屋待着,哪都没去,直到碧朱冒雨跑过来道,“世子妃,世子爷回来了,他受伤了。”